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太陽神的榮耀> 第兩千零九十一章 嚴峻事態 分道揚鑣

第兩千零九十一章 嚴峻事態 分道揚鑣

    “你是說,他們還活著?而且像是這些動物一樣,變成了這種惡心的模樣,活在了這些怪物的身體里?”

    政府的官員臉色一變再變,他就是做了最糟糕的那種設想,也絕不曾想到事情會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展開。而對于如此的一個事實,不論是他屬于人類的個人情感,還是他作為政客的職業要求,都是讓他萌生出了無法接受的心理傾向。

    “不,不,事情不該是這樣的才對。這種怪物他們怎么可能會好心的放過我們的士兵,這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錯了,一定是你們搞錯了才對!”

    內心里的難以接受,讓他就差扯著哪個專家的衣領對他咆哮了。而面對這種無法接受現實的心態,幾個見慣了這種事情的專家就已經是面面相覷著搖起了頭來。

    “先生,你應該相信科學才對。即便說你不相信科學,你也該相信眼前的事實不是。這個姑且被你稱之為怪物的家伙,它的確沒有表現出那種該有的攻擊傾向。你也看到了,他在完全有能力傷害這些動物的前提下,卻用這種方式保存住了他們的生命。而基于這一點,我們就不該認為他會有什么動機去傷害那些人類。畢竟,在這種生物的眼里,人類和這些動物應該是沒有什么區別的才對。所以,他們理應是幸存下來了......”

    “幸存?你管這種方式叫做幸存嗎?看看這些動物的鬼樣子,你覺得如果那些人也變得和他們一樣的話,這真的能算是一件好事嗎?如果真的是這樣,我該怎么向他們的家人,還有那些普通的民眾們交代?難道告訴他們,真的非常抱歉,你們的親人已經和這樣的一個怪物合為一體了,我們現在不能安排你們去探望。但是如果你們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安排你隔著一道玻璃去遠遠地看上一眼?”

    官員有些搞怪的話語也是讓在場的這些專家們立刻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而話雖是這么說,他們卻也是一時間理不出什么頭緒來。

    這可不是做手術那么簡單的事情,只要把人推進手術室操刀一番,推出來之后來一句手術很成功或者我們已經盡力了就算了。

    這是真的要負起責任的,誰都沒有資格在這種時候說什么大話出來。尤其是當他們作出了承諾,卻沒有取得相應結果的時候,那時候葬送的恐怕就不僅僅只是他們的職業名聲,恐怕連蹲監獄都會變成一個理想的狀況。

    不是說他們不愿意盡這個力,而是在理智的驅使下,他們不愿意做那種冒險,而且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嘗試罷了。

    為了防止有人不理智,或者這些政客們耍什么陰招把自己拖下了水來。這也是立刻的,就有人這么聲明了起來。

    “我們可以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對他們做出有效的分離。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并不認為這會是多么切實的可能。冒險嘗試的結果可能就是造成傷亡,而你也看到了,實驗品就這么多,在有限的嘗試次數之中,我們其實沒有多大的把握。”

    “那也要給我去嘗試。如果這里沒有你們要的實驗品的話,那么我們的隔離區里有的是你們用來實驗的對象。只要能夠做到你們所說的一切,政府愿意給你們的這種實驗買單!”

    這算是代替政府許下了承諾,而以他的職位來看,這已經足夠代表政府方面的意見了。

    專家們自無不可的點頭答應,對于他們來說,不論結果怎么樣這都算是一場收獲。如果能把人給救出來的話那最好,名利雙收的結果足夠把他們的事業推動到人生的頂端。而哪怕說事情不盡如人意,親手操持過這樣的生命個體也足以讓他們在科學研究的道路上擴展出一條新的路徑來。怎么都不算是虧的。

    至于說他們所謂的嘗試會造成多大的傷亡,不好意思,這不在他們的考慮范疇之內,也不在那些政客們的考慮范疇之中。

    政客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他們寧愿看到自己手下的那些士兵全部得犧牲在了某種事故之中,也絕對不會希望他們是以這種方式,詭異的生還了下來。

    這對他們造成的壓力必然會大過前者,因為這已經涉及到了人類所能接受的倫理底線。恐怕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是寧愿希望自己的親人朋友變成烈士,犧牲在某場戰斗之中,也是絕對不會希望看到他們變成一個怪物,在某一天以一種恐怖而且詭異的方式,活生生的來到自己眼前的。

    這要是某個個例,或者說是偶然事件,那么政府大可以置身其外。可眼下發生的這一切,政府作為主導者,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從中脫身的。而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必然會承擔起民眾的怒火,哪怕說他們在這中間扮演的也是一個受害者的角色,民眾也必然會因為無法接受現實的情感趨向而把怒火灑向他們。

    這個時候,政府自然不愿意承擔這樣的風險的。所以他們決定不惜一切代價的,也要想辦法改變這個事實。如同這些專家們所努力的方向,即把那些受害者從中分離開來,讓他們不至于和這些怪物們再產生什么聯系,這固然是他們最優的選擇方案。但是這條路如果行不通的話,那么他們也不介意做些見不得人的手段,直接把他們所謂的幸存者統統得判定為烈士算了。

    交一筆撫恤金總比一邊吊著這些人的命還順帶被整個社會的輿論口誅筆伐的來得好。政客們只要算清楚這筆賬,自然也就知道該怎么選擇的是好。

    奧創看出了這些家伙的意圖,心中卻是在瞬間做出了計較。而緊跟著,他不等這個政府官員對他三令五申的做出保密方面的要求,就已經是先一步的這么對著他說道。

    “先生。我覺得現在與其擔心怎么處理這些扭曲造物的問題,倒不如考慮一下,其他一些更加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的神啊,難道這還不夠讓我焦頭爛額的嗎?難道你就一定要挑這個時候嗎?拜托,別告訴我,還有什么事情能比眼前的這些還要更加讓我糟心的!”

    奧創雖然沒有回答,但是他沉默的應對無疑是已經表明了答案。這讓政府官員當即就是一拍自己光禿禿的腦門,然后干脆就有些破罐破摔的說道。

    “說吧,告訴我還有什么是能比這更糟糕的。說出來讓我們大家都聽一聽,了解一下這個世道到底是有多么的糟糕!”

    “是這樣的,先生。你應該明白,我們的隔離工作做的并不徹底。除了那些被我們發現的感染體之外,理論上還存在著大量沒有被發現的感染體,存在于這個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之中。而如果說,我們手中的感染體已經畸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那么那些沒有被控制起來的感染體,他們是否也同樣如此,更或者說,他們會因為身處于一個更加復雜的環境而變得更加的迥異和畸形呢?”

    這句話一說出來,一眾專家們也是認同得點起了頭來。他們清楚這里面的差距,比方說他們眼前的畸變物,就是在一個相對空白的環境中生長出來的。奧創控制著他們的生存環境,而這個環境理論上要比外界優越一千倍。而如果是放在外界,那種自然環境的話,這種畸變未必會有這么嚴重。

    當然,反過來想也可以。那就是受外界的刺激,這種畸變式的發展很有可能會達到一種恐怖的規模。尤其是在這種怪物的個體傾向上,誰也不敢保證面對著外界那種無比復雜的自然環境,這種看似無害的個體會保持眼下這種人畜無害的傾向。而一旦它們生出了所謂的攻擊欲望,那么依造它們這種詭異的同化共生能力,它們很容易就成為人類的噩夢。

    政府官員無法從生物學的角度上考慮到這種種存在的可能,但是只要一想到在那些他們所沒有發現的角落里,有著一個又一個類似于眼前之物的東西存在著,他就本能地感覺到了一陣毛骨悚然。

    他自問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從諜報機關一路爬到現在這個位置,縱然是因為常年的安逸而有些發福,可真要是碰到了什么危險的事情,他也是不會發虛的。可饒是如此,他只要在腦子里設想一下自己的身邊出現了這么一個怪物的可能,一種莫名的恐懼到底還是會從他的內心里滋生出來。

    他無法坦然地接受這種怪物,哪怕它們沒有表露出任何的攻擊傾向。而試想連他尚且都是如此,那些尋常的人類,又怎么可能受得了這樣的刺激。恐怕見一個瘋一個都是好的。

    他不擔心這玩意會嚇瘋多少人,他擔心的是這種怪物的出現會對整個社會造成的動蕩。一旦他們出現在公眾的眼中,那么再想要隱瞞住他們的出身就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畢竟,就算是絕大多數人都是傻子,也總是少不了有那么一兩個精明一點的存在。而只要他們把真相給摸索出來,那么公眾就會在第一時間里把恐懼變成憤怒,然后直接就把怒火灑在他們的頭上。

    現在的歐洲社會已經是火上烹油,這要是再來上這么一招暴亂,那么很有可能的結果就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