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太陽神的榮耀> 第兩千零九十二章 軍方行動 魯莽打擊

第兩千零九十二章 軍方行動 魯莽打擊

    轟轟隆隆的裝甲部隊在歐洲的各個主干道上涌動,如同密集的蟻群開始工作一樣,借由著交通的便利飛快地深入到了歐洲的各大城市之中。

    這種舉動并不尋常,尤其是當有那么一兩個依然在大街上游蕩的公民注意到軍隊的這種調動,并且把他們發布到網上的時候,社會上立刻就傳來了對這種調動的質疑之聲。

    歐洲人不想參與戰爭,尤其是他們在了解到了如今戰爭的規模已經進行到了什么地步之后。那些自東南亞逃難過來的所謂流亡政府,把東南亞的局勢描寫的非?膳。哪怕說是在攝像機前,面對著整個歐洲的觀眾,他們也是直言不諱的聲稱,那里的戰爭規模已經擴大到了二戰的水平,每一天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在東南亞的土地和叢林之中。

    對于這種言論,歐洲人表面上是嗤之以鼻的。為了維持他們一貫對東南亞人的作風,很多人都是逢人便說,那些流亡政府果然是東南亞的猴子,沒有見過什么世面就胡亂大驚小怪什么的。

    當然,這是在表面上,而在私下里,他們的表現可就不會想是表面上那樣了。

    九頭蛇也算是歐洲人的老對手了,跟著曾經的美國,他們沒少瞎折騰。不管是在最早神盾局時期滿世界的打擊九頭蛇勢力,還是后來在南亞的登陸作戰,他們都派遣過自家的士兵親身參與過。

    和以往那些戰爭一樣的,他們在試圖扮演那些敲邊鼓的角色,好為自己謀取一些特殊的利益。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事情的發展到底是和以往不同,他們期望的是獲取戰爭的勝利,然后以勝利者的身份謀取更多的利益。然而現實卻是,戰爭幾乎等用于失敗,而他們所派遣的軍隊也是損兵折將,許多都變成了烈士。

    這在歐洲內部一度引起巨大的風波,因為承平已久的他們實在是沒法接受這種本該如度假一樣輕松的走過場,結果卻變成血淋淋的殘酷戰爭這么一個事實。

    政府不能接受這種輿論以及撫恤上的損失,而民眾們也不能接受他們曾經的親人、朋友,變成一張張國旗覆蓋的棺槨,以這樣的方式回歸到自己的面前。

    所以自從南亞戰爭之后,歐洲這邊的軍事行動就幾乎算是陷入到了停擺。除了說某些充門面的動作外,整個歐洲的軍隊都不打算有,也不會有太大的動作。而像是眼下這種大規模的軍事調動,在民眾們看來簡直就是政府在抽瘋。

    他們是打算干什么?把自己的軍隊送到戰場上,送到那個恐怖的絞肉機里嗎?難道他們忘了之前的教訓了,還是說他們已經瘋狂到為了利益不惜拿士兵的生命去鋪平戰爭這個無底的深淵?

    民眾們雖然不敢在核輻射的威脅之下,走上街頭,組成游行的隊伍對他們的政府發出質問和抗議。但是在網絡上,在所有能夠交流的平臺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問這樣的一個問題。

    他們可不想再經歷一次像是二戰那樣的可怕戰爭,所以但凡是有能力在網絡上發聲的,幾乎都是在一邊倒的聲討著,各國政府這未經他們允許就擅自參與戰爭的莽撞行為。

    當然,這是一個美妙的誤會。因為各國的政府高層其實和他們是一個想法,他們誰都不愿意參與到位于東南亞的那場戰爭之中。

    簡單點說就是,他們已經被打怕了。在意識到了九頭蛇不同于以往他們所欺負的那些敵人之后,在親眼目睹了如今美國那個凄慘的模樣之后,歐洲人已經不想主動摻和到這其中去了。

    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他們自然是不能允許有什么人在背地里搞鬼。但是出了歐洲這片土地,他們已經是有了一種任你們打生打死,我就在一邊看看的意思。

    眼下的軍事調動,純粹是為了解決那些因為感染體所造成的畸變。但是這事又不能明說,所以在對公眾的宣傳上,這也就成了政府宣傳上所謂的針對中東復雜局勢變化而所采取的必備措施了。

    中東這邊的局勢的確是復雜,歐洲雖然單方面斷絕了對中東的聯系,但是在那里所發生的變化,他們也是會有所耳聞的。

    中東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一個突然崛起的勢力開始以無可匹敵的氣勢,風卷殘云一般的橫掃起了那片土地上的大小勢力。那些過往的政權,作威作福的軍閥,要么選擇投降,徹底的被吞并入其中;要么就只能是在徒勞的抵抗之下,如同重錘之下的雞蛋一樣,被敲打的粉身碎骨。

    這種變化已經初顯出一種大一統的征兆。如果任由著這個勢力發展的話,那么說不定就會如同當初的大食或者波斯帝國一樣,出現一個橫跨三洲的新政權出來。而這,已經屬于在整個歐洲的臥榻之側多了一個酣睡者,要說歐洲人能夠坐視這樣的一個勢力崛起起來,那你可真的太高看他們的節操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突然之間內部出了這樣的變故。他們也差不多是要以維護地區和平的名義把軍隊開赴到那片土地上的。

    眼下只不過是提前動用了這個借口,也算是給民眾打了一個預防針。而歸根究底,他們真正的目的還是,阻止畸變的擴散,以及在公眾得知其中的真相之前,將畸變怪物給徹底地銷毀掉。

    這難免會驚動一些不小心牽扯到的民眾,但是就目前來說,這些民眾大都還是可以用清除間諜,打擊恐怖分子這種謊話給糊弄過去的。

    動用了軍隊,本身就已經表明了政府不打算做完全的保密。因為就目前來看,想要把真相徹底的從公眾面前抹除掉,已經是一件不怎么現實的事情了。他們目前求的只是一個快?斓交償U散并且影響到社會的秩序之前,快到公眾反應過來那些畸變的怪物和感染者有什么聯系之前。

    只要能在這之前把所有的畸變怪物給處理掉,那么在事后,他們怎么編排原因,捏造事實,甚至說把鍋甩到九頭蛇的身上都是看他們心情的事情。

    以有限的真相誤導群眾,讓他們把一個錯誤的答案當做是正確的結果。這種事情,歐洲政府可以說得上是輕車熟路,基本不存在什么問題的。所以現在唯一的阻礙就是,如何清除掉那些該死的畸變怪物。

    這是重中之重。在奧創不愿意提供幫助的前提之下,政府能倚靠的就只有他們手下的專家。而盡管說是相關方面的專家,在這個問題上,他們的進展也是非常有限的。

    首先一個嚴重制約他們的問題就是研究的來源。盡管說政府手里有著遠比奧創更加嚴重的畸變情況。但是和奧創那里監管嚴控,設備齊全的情況不一樣的是,政府這里的畸變是完全不受控制的。

    沒有人敢冒那個風險去擅自開啟被封閉起來的隔離區。因為誰也不清楚,在那隔離區下面究竟是怎么樣的一種場景。如果說那底下是一座醞釀許久的火山,就等著一個宣泄口噴發出來的話,那么他們這么做無疑就是要鑄成大錯的了。

    沒人敢于承擔這樣的風險,所以專家們能夠入手的就只有那些新近被發現的畸變造物。而這種東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好入手的。

    依舊是巴黎,不過是遠離城市的郊區地帶。一棟有些殘破的老式樓房之中。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專家的陪同之下,開始對一層已經被完全封閉起來的樓層發起了突襲。

    整棟樓的居民已經被完全得疏散走了,所以士兵們并不需要有太多的顧忌,一腳踹開面前的大門,他們就開始瘋狂的對陰影處潛伏的血肉造物傾瀉起了彈匣里的子彈。

    一時間,噗嗤噗嗤的聲音不絕于耳。某種巨大的存在也好像是受痛了一般,隆隆作響的敲打起了腳下的地板。

    房屋在震蕩,樓層中不時有散落的灰塵飄散下來。這足以證明那潛伏在暗中的怪物所擁有的的力量。而面對這一切,士兵們也是不由得滲白了臉色,內心里變得無比緊張起來。

    他們完全是被趕鴨子硬上架的,根本就沒有做好那種和怪物對抗的準備。所以當這個怪物展現出這樣的力量之后,他們也是立刻的心生怯懦了起來。

    這要是那個潛藏在暗中的怪物趁機發動襲擊的話,說不準就要造成大多的損傷。而慶幸的是,那個怪物并沒有這樣攻擊的欲望,而是在一陣好似發泄的動作之后,悄無聲息的向著樓層的更深處躲藏了過去。

    這種膽怯的反應讓躲在后面的專家連聲吆喝,要求士兵們立刻追趕上去。而也是意識到了這種怪物并沒有看上去的那么可怕,士兵們也是紛紛壯了膽一般的,持槍圍堵了上去。

    到底是被封閉起來的樓層,怪物到底還是沒有能逃出士兵的圍堵。就在一番激烈的槍聲之后,它已經被逼入到了角落里,如同遭遇了暴徒的普通人一樣,瑟瑟發抖的蜷縮了起來。

    當然,這種瑟瑟發抖也只是在有一定意識的前提之下才能做出來的判斷。而像是一無所知的士兵,他們只能看到這些畸形的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