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神級小商鋪> 第九百三十三章

第九百三十三章

    激烈的大戰蔓延過高空,都是絕頂的強者,很難分出勝負。

    冷天鵬展開領域,身化神劍,同云霄連連碰撞,但雙方都是巔峰強者,短時間內誰都奈何不了對方。

    王大壯和邪尸也是一樣,十八層冥府威勢無雙,但他畢竟只有恒星級巔峰的修為無法完全壓制邪尸,只能是個平手。

    在另一片天空中,兩面天碑和紫宵神劍一個沉凝如山,一個紫光沖天,迸發出層層光圈擴撒開來,充滿著毀滅之力,同樣堅持不下。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天空忽然響起了陣陣悶雷,幾道流光隨著悶雷而來,正是云家族長云峰幾人。

    漆黑的天空中,他們神情肅穆,捏動印決,立身在一面古樸的天碑之上,攪動起漫天風雷,滾滾而來。

    在這一刻,王不凡駕馭著的兩面天碑感應到了氣息,劇烈的顫動,歡快的在空中翻騰,蕩起蓬勃的能量,竟似要穿越空間,同那一面天碑合在一起。

    刷!

    第三面天碑化為流光,沖出了云峰等人的束縛,瞬間出現在王不凡面前,同兩面天碑會和在一起,三面天碑分鎮三方,奇異的能量在它們中間流轉,像是割裂了天地,讓這一小片時空都脫離開大世界的束縛,迷迷蒙蒙,時間空間都紊亂了。

    天碑之威無可揣度,三面天碑合在一起的時候天地都在搖動,巨大的轟鳴如警世神鐘,悠悠的在天地間回響,神文一道道璀璨如流星,將三面天碑包裹在里面,神秘的氣息讓人生畏。

    王不凡眼中爆發出兩道明亮的光彩,盯著第三面天碑,整個心神都陷入了里面。

    天碑之上,神文道道,璀璨奪目,除了王不凡之外卻沒有人能夠看懂,其實王不凡也不認識神文,但天碑和他心意相連,自有一種明悟在心中升起,不需只言片語,心領神傳,玄之又玄。

    “這是……虛空之術。”王不凡恍然,第三面天碑中的大道奧義在他的面前鋪展開來,為他打開了另外一面神奇的大門,不是他臆想中的鍛煉靈魂秘法,而是虛空神術,可以縱橫虛空,甚至穿越空間。

    這絕對是一種逆天神術,修士要到宇宙級境界才能夠縱橫虛空,但是虛空之術卻可以讓他以恒星級的修為飛翔云天,縱橫虛空。

    神文在擴散,一個個神光閃爍,如同星辰,照亮了前路,讓王不凡徜徉在虛空大道的無邊奧義中,一一去探尋。

    圍繞在三面天碑周圍的這一片空間完全紊亂了,王不凡感覺像是過了數年,但外面只不過眨眼,當他沖出三面天碑中間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有會過神來,愣愣的盯著三面古樸蒼然,神威凜凜的天碑。

    “這就是傳說中的天碑?實在是令人震撼,如此威力崩碎天地都有可能。”

    “剛剛我看到天碑穿越時空而來,似乎有很多異象在顯化,可以追溯到很久遠的上古。”

    “傳說天碑分鎮四方,四天碑合一能夠毀天滅地,封禁世界,現在三天碑同出,相信即便不能達到那種恐怖的境界,但倒卷山河不會有多困難。”

    所有人都停止了爭斗,齊齊望向天空中,三面天碑圍成半圓,神秘的神文糾纏在一起,化為沖天的光柱射入牛斗,似乎震顫了宇宙,連遙遠的星光都在搖晃,忽閃乎明。

    冷淵駕馭著紫宵神劍快速后退,他發現連紫宵神劍都在顫抖,嗡鳴著響個不停,似乎遇到了天大的危機,甚至有要破空逃走的趨勢。

    沒有任何猶豫,他果斷逃遁,以紫宵神劍開道,很快就遁出了三千米外,沒有停下來,不逃出萬里他心里不會有安全感,天碑的威勢太強了。

    “冷淵,你走不了。”王不凡眼中殺氣凌厲,陡然踏碎了虛空,帶著三面天碑消失在了虛空之后,在黑暗的時空中穿行,有三面天碑護航他不擔心會被時空之力磨滅。

    這就是虛空之術的神奇,借天碑之力王不凡短暫的實現了橫渡時空,穿過疊加的時空追擊冷淵。

    嘩啦……

    在冷淵的前方,虛空忽然裂開了一道縫隙,王不凡駕馭著三面天碑從裂縫后面踏出,從容肅殺,揮手間封困了時空,以三天碑禁錮了云天,隔絕了大世界之力,在千米之內里只有天碑在震顫。

    “王不凡,冷月是我妹妹,你不能殺我。”冷淵臉色慘白,手臂都在劇烈的顫抖,紫宵神劍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想要遁走。

    王不凡冷冷上前,以虛空之術踏步虛空,道:“冷月何曾有過大哥?你又何曾盡過做大哥的責任?你們冷家從來就沒有把冷月當成是家人看待,你們給她的沒有溫暖,只有災難。”

    “你說再多都是枉然,今日必殺你。”王不凡不再多言,寶體燦燦生輝,和刻有鍛體秘法的那面天碑融合在了一起。

    強大的體魄再次提升,晶瑩中閃爍著燦燦古銅之色,一拳轟擊而下,打碎了虛空,像是整面天碑壓落而下,將冷淵轟擊的倒飛出千米,而后被刻有封天三式的那面天碑擋住。

    刷!以虛空之術為引,王不凡化為電光,一步千米,瞬間同刻有封天三式的那面天碑融合唯一,再次殺向冷淵。

    碩大的天碑,像是山岳一樣沉重,和王不凡融合在一起,每一次轟下都讓冷淵感覺到窒息的壓力,身體劇烈顫抖,宇宙級的修為都無法抵御,血液翻涌如浪,張口就倒涌了出來。

    “王不凡,你若殺我冷家和你勢不兩立。”冷淵勉強握緊紫宵神劍,沖了上來,迎著天碑劈斬。

    但是,天碑何其強悍,除了被天外那個未知的恐怖存在打碎過之外從來沒有過破損,即便是紫宵神劍也不能傷其分毫,更何況是三天碑齊出,王不凡感覺現在就是那個天外強者都不能將天碑打碎。

    “聒噪!”王不凡冷喝,轟殺而下,根本不想和冷淵說什么,這個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真的沒有什么好說的。

    遠處,冷天鵬厲嘯連連,連續十八道殺招轟出,將千萬道劍芒都匯聚在了一起,斬向云霄,把云霄逼退數千米,流出了一個空隙。

    刷!

    冷天鵬撇下云霄,化為虹芒沖到天碑邊緣,遠遠的看著里面被打得不斷吐血,身體都崩潰了的冷淵,忍不住大吼。

    “王不凡,快將淵兒放出,否則我將你挫骨揚灰。”冷天鵬怒吼,祭出沖天劍芒,在三天碑凝聚出的一片空間上轟殺上百下。

    可是,三天碑齊震,浩蕩出蓬勃的能量,封潰天地,任由冷天鵬劈斬卻沒有任何破碎的趨勢,王不凡立身在三天碑中間,寶體無雙,不斷地轟擊在冷淵的身上。

    這完全就是虐殺,赤裸裸的挑釁,是在狠狠地大抽冷家的臉,冷家的高手們全都憤恨的沖了過來,道道神光轟向天碑。

    最后,他們終于無奈的停了下來,三天碑隔離出的世界固若金湯,被他們轟擊了十幾分鐘都沒有半點毀壞,而王不凡卻在里面大展手腳,將冷淵轟來砸去,幾乎打成了豬頭。

    冷天鵬終于堅持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叫道:“王不凡,快住手,我答應你,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冷月你也可以帶走,只要你放了淵兒。”

    “哼,你也算是梟雄,在梟雄眼中從來就沒有信用可言。”王不凡不削的道:“如果我真的放過冷淵,等你們修養好了真的會就此收手,不要說我不信,就是你自己也不信吧?”

    他根本就不相信冷天鵬這種梟雄會被一句承諾束縛,如果今天放過他們必定是放虎歸山,將來后患無窮。

    冷天鵬目眥欲裂,死死的盯著王不凡,忽然眼睛一轉,威脅到:“如果你敢殺淵兒我就將云家殺光,一個不留。”

    以云家威脅王不凡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可是,他忘記了云家族長云峰,和幾位長老,連同云霄全都回來了,此時在整合齊育等人會合在一起,宇宙級高手的數量已經完全超過了他們。

    云峰立身黑云之下,冷冷喝道:“冷天鵬,你真是自不量力,云家此時此刻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冷家,今天你能否走出這里都不一定,那什么來滅我云家?”

    刷刷……

    幾道流光閃過,云峰,云海,還有云家幾位宇宙級長老,連同齊育四人齊齊的沖上了高天,匯聚在一起的威壓鋪天蓋地,完全將冷家壓制了。

    從第三面天碑出現的一刻形勢就已經逆轉了,完全傾向了王不凡一邊,此時他以三天碑分困天空,生生的將冷淵大的鮮血潺潺,血肉淋漓,連手中的紫宵神劍都握不住了。

    嗡嗡……

    紫宵從天而起,但卻被三天碑封困在里面,難以沖出,不斷的嗡鳴。

    王不凡眼光一閃,虛空展出,瞬間出現在紫宵神劍旁邊,一把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