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尋尸人> 第1046章 博弈者

第1046章 博弈者

    老瞎子說:“你說的也是那么個理兒,可是你現在想這些,未免就有些杞人憂天了。”

    他這話給我懟的一時啞口無言,就我的能力來說,管這些事情,確實有點拿著賣白菜的錢,操著賣白~粉的心的意思,我現在自身都難保了,考慮這些又有什么卵用。

    我意識到了自己是瞎操心之后,老瞎子卻又開了腔,這次,他像是在對我說話,卻又有些像在自言自語,“許多事情,只是世間之人不知道罷了,上古之局,各界禁地,并非只有眼前這里,在未知的地方,或許還存在著許多,當初的布局人,那些手眼通天,叱咤風云的大人物,又豈是會花大力氣,做無用功的主?”

    我說:“你這話什么意思?他們不會做無用功,難不成幾千年過去了,他們還活著?”

    我說出這話時,感覺老瞎子行走的腳步微微一頓,少頃,他幽幽道:“對于凡夫俗子來說,死亡如影隨形,可對于有些人來說,死卻沒那么容易,可以在六界紛爭中活下來的存在,穿越洪荒萬古又有什么不可能?只是那類人多超脫在紅塵之外,不被人所知曉罷了,而今,大世將至,他們必然會陸續出世,好戲就要開始了,這片地域,可能你下次來就不會再是這么安靜了。”

    “大世?好戲?什么意思?”我更加皺緊了眉頭,感覺這老瞎子似乎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那將是一場高手與高手之間的博弈,那盤棋,從上古下到今天,成與敗,在不久的將來,大概就能見到分曉了。”

    老瞎子意味深長的說了這么一翻深奧的話,聽了我更是云里霧中的,什么高手之間的博弈?什么從古至今?你把話說明白了。”我說。

    “有些話,說不明白,就像有些謎底,只能自己去揭曉,這些,你現在還管不了,也無需管,你現在要做的,是去找回你自己,待某天,你尋回自我,你或者也是那站在紫禁之巔,可以翻手云覆手雨的博弈者。”

    從我知曉我身份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未來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可我沒有想到,老瞎子會將我跟那些有著通天手段的人歸為一類。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先前我聽說過的一些話,那些話說,我的出生就是一場算計,是有人布下的一個局,布局人或者是我爺爺,或者是靈界的某個存在,又或者是覬覦靈界之人,我是局中的一顆棋子,子起子落,全掌控在別人的手中。

    那番話,與今日老瞎子所說,倒是有幾分相似,其中都有布局者,不過在兩場棋局中,我的身份卻變了,從棋子,變成了博弈者,我自覺,老瞎子這番話,并非信口而說,他知道的似乎特別多,這不僅讓我重新審視起了這個神秘的,等在陰陽路上的老家伙,他究竟是什么人?有著怎樣的身份?

    通過他方才的一番話,我可以聽出,他并非不知道我的身份,相反,對于我的身份,他知道的非常多,或許比我本人還要多,并且聽他的話,似乎對我并沒有惡意,因為他提到了將來,在他看來,我是有將來的,并且將來我將是有大成就之人,既然有將來,就說明我能活下去,此行大抵也不會遇到什么危險了。

    這倒是讓我去了一樁心事,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兒。不過,心中卻又生出了無數的疑問,什么是“大世將至”就字面意思來說,難道,世道要有變了?“他們必然會陸續出世”這話中的他們,聽起來似乎是上古強者,難道,上古之戰后,各界遺留下來的強者,在不久的將來,會陸續的出現?進行一場對搏?而屆時,我也會被牽扯其中?

    我瞎猜著,很想讓老瞎子再多說些什么。

    “你……知道的好像不少呀,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側面向老瞎子的方向,問他。

    老瞎子嚯嚯笑道:“我就是一個瞎子,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身份。”

    這回答讓我老大的不痛快,我說:“我跟你說個話怎么就這么費勁兒呢,我就不信你沒有身份,你姓甚名誰?家在何處,師出何門?”

    “哈哈,你要聽這個呀?我名為“少師”是個孤兒,至于師門,我本不該說,既然你問起,我說了也無妨,我曾是盲派之人。”

    盲派?難道老瞎子說他算準了我會到這里來,不是騙我?

    盲派是算命的祖師爺,鬼谷子所創的一個門派,創派的初衷,是他見盲人在世上生存艱難,就把一套研習出來的算術傳給了他們,盲派算命是算命術的一個特殊分支,據說他們有一套獨特的算命口訣,算卦簡潔、快速、又極為準確。但是有個規矩,盲派算法只許傳授給眼盲者,不得外傳與非盲之人,假若非盲者演習盲派算數,最終結果會導致雙目失明,因為,盲派算數算命,算的太過準確,天機泄露的多了,自身就會遭到反噬,因此,盲派在算命術中,顯得異常的神秘。

    這時,又聽老瞎子道:“不過,那都是曾經了,我因為觸犯了師門規矩,在多年前就被逐出了師門,早已沒有了身份,如果,你非要讓我說出個子丑寅卯來,那我算是這陰陽路上的接引人吧。”

    “接引人”我重復了這三個字,說:“你這意思,不會是接引我吧?”

    老瞎子說:“在你身上,我擔任的確實是這個使命。”

    “那在別人身上呢?”我繼續問道,我不相信,一個所知如此淵博,能只身通過陰間重鬼都無法通過的禁地的老家伙,會是寂寂無名之輩。

    “這些年,我確實只有接引人這一個身份,等在此地數年,一寸一寸的摸索著這片地域,摸索出一條路,等著你的到來。”

    老瞎子這番話說的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這番話,同樣讓我啞口無言,為了帶我走過這條路,一寸寸的摸索了無數年,這話說的輕飄飄,其中的付出卻是何等的沉甸甸?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