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明天下> 第六十章云氏霸業的開端

第六十章云氏霸業的開端

    又過了一天,大差市上的商戶就散了。

    留下來的人也不少,原本空蕩蕩的大差市多了一些商家,這些人才是人群中嗅覺最敏銳的人。

    明月樓的搶劫案依舊在發酵,由于找不到可疑的人,官府嚴令捕快們加緊搜查,據說,到了限期還捉不到兇犯,捕快們將集體受罰。

    云氏在大張旗鼓的購買農具……

    捕快們像餓狼一樣四處搜索,還放出風聲,這批銀子還在西安城,導致無數城狐社鼠也紛紛行動起來,一時間,偌大的西安城里風聲鶴唳的讓人緊張。

    云氏在明目張膽的購進棉布……

    洪承疇留給云氏的銀子最終還是到了洪承疇的手里,云氏通過他,購買了數量龐大的農具,跟棉布,棉花……

    每日里都有裝滿農具跟棉布,棉花的車隊離開西安城。

    為了保險起見,運送這些貨物的人,同樣是督糧官署的人,貨物也是他們給裝的,云氏只出了領路人。

    即便是這樣來路清楚的車隊,到了城門口,依舊被守城兵丁翻得亂七八糟,這讓洪承疇的臉面非常的難看。

    云娘帶著全家出城的時候,手里積存的一千五百兩白銀,更是成了官府仔細查勘的對象。

    當著洪承疇的面,這些白銀被知府麾下的官吏仔細的用藥水洗過,又用了刷子用力的刷,弄得每一錠銀子都白亮亮的惹人喜愛。

    云氏收到的銀錠都是雜銀,有幾錠銀子上有明月樓的標記,云氏掌柜拿出賬簿,指明了這幾錠銀子的來路,衙役們迅速去追尋了銀子的來路,直到中午時分,云氏的車隊才離開了西安城。

    云氏查驗過關,秦培亮才派了管家給云氏送行,這一次,管家的表現很是謙恭。

    云氏的野豬精孩兒用了五天時間就給云氏賺取了萬兩銀子的傳說,讓秦培亮感慨不已。

    銀子這東西拿來買糧食,是不經花的,拿來買棉布,農具,棉花這些東西卻表現出了驚人的購買力。

    這一次回家,云昭沒有跟母親擠在一起,而是一個人乘坐一輛馬車,車里除過他之外,就是那個很沒有存在感的錢少少。

    這孩子很喜歡看書,非常的喜歡,才來云氏幾天時間,就把云昭帶來的書看完了,現在正津津有味的看黃歷。

    “看到殺人的場面害怕了嗎?”云昭放下書本,騾車里顛簸的厲害,就沒法子好好看書。

    “不害怕,見的多了,梁媽媽處死幾個不聽話的女子的時候,繩子都是我掛到房梁上去的。”

    云昭點點頭道:“這種經歷我沒有!”

    錢少少抬起頭看看云昭又道:“我之所以愿意干這樣的活是因為我擔心有一天這種事會輪到我姐。”

    “有道理,你姐姐的性子不好,很容易讓人生出弄死她的想法。”

    “不對,我姐姐是最乖巧的,梁媽媽說過,我姐姐是明月樓里最有可能成為紅倌人的美人坯子。”

    “你姐姐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一點都不乖巧!”

    “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錢少少微微嘆口氣,似乎覺得這是一件讓人很煩惱的事情。

    “剛才過關的時候,你連躲藏一下的意思好像都沒有。”

    “不用,沒人能記得住我,尤其是我現在穿了干凈衣衫,洗了臉之后,就算是梁媽媽當面,她也認不出我來。

    如果你肯讓我吃的再飽一些,三五個月的時間我的個子就能長起來,還能幫你干更多的事情。”

    “什么事都成嗎?”

    “害我姐姐的事情不成,其余的都成!”

    “我覺得你姐姐對你不好。”

    “我對她好就成了。”

    “嗯嗯……”

    云昭對錢少少這個人很滿意,如果他說出可以幫著害他姐姐的話,云昭就打算找個地方把他給埋了。

    兩人相處了兩天,這兩天里云昭發現錢少少是一個很純粹的人,尤其是對于吃的一點都不嫌棄,哪怕是云昭啃過的骨頭,他也不嫌棄,還要再啃一遍,最后還要把骨頭敲碎,一點點的吸里面的骨髓吃。

    至于云昭擺在桌子上的吃食,他是一口不吃的,哪怕是云昭拿給他,他也堅決不吃,就是喜歡撿云昭的剩飯吃,所以,云昭往往把肉骨頭啃一口,剩下的就全是錢少少的了。

    錢多多看到云昭喂狗一樣的喂她弟弟,就老大的不高興。

    “你知不知道,你弟弟將來就是一個富貴人!”

    “富貴人就跟狗一樣吃飯?”

    “你知道個屁啊,皇帝就是這么吃飯的。”

    “瞎說!”

    “誰瞎說了,皇帝的每一道菜都是別人嘗試過后,他才吃,你弟弟就是這么干的,我這是給他試毒呢。”

    “以后,我幫你試毒!”

    “滾遠……”

    錢多多跟云昭吵得不可開交,錢少少卻用雙手抓著一根大骨頭把上面的肉啃得精光,咧著嘴看兩人吵架。

    直到云猛過來了,錢多多才停止了吵架,溫婉的坐在一邊給她疼愛的弟弟擦臉上的油脂。

    “彭和尚派人來了,認為我們應該分他一半東西。”

    “告訴他,只給三成!”

    “真的給嗎?”

    “真的給!”

    “在那里交割?”

    “讓彭和尚選地方。”

    “知道了,彭和尚的妻弟要三百兩銀子,給不給?”

    “給,如果能說動他姐姐,我們給五百兩,先給三百兩現銀。”

    “彭和尚死了之后,誰去掌控長安縣大大小小的十七個峪口?”

    “你跟云霄去!”

    云猛思忖片刻道:“有個兩年時間,我就能把長安十七個峪口掌握在手中。”

    云昭看了云猛一眼道:“兩年后,我不僅僅要長安縣的十七個峪口,我還想要秦嶺七十二個峪口!!!”

    云猛打了一個哆嗦道:“你要所有的峪口?”

    云昭輕聲道:“現在啊,關中真正能活人的地方不多,平原上看起來水草豐美,種糧食方便,可是呢,這幾年災害不斷,渭南原為什么會有好收成,還不是依仗這座秦嶺?

    有秦嶺保護,我們才能好好地種地,活著,才能有休養生息的機會。

    有了足夠多的地盤,我們才能收納流民,加強自己的實力。

    去做吧,彭和尚只是我們平滅的第一個人,以后還有很多人,比如渭南的張瘋子,一溜煙,何三巴……”

    “我們的人手不夠用!”

    “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我們總會弄到合適的人的。”

    “郝搖旗……”

    “殺了他!”云昭不給云猛任何思考的余地:“有名的賊寇我們一個都不要,我們的人手只能從自己人中間提拔,從農夫中提拔。”

    “這么一來,我們會殺好多人!”

    “猛叔,你害怕了?”

    云猛嘆口氣道:“你要這么大的地盤作甚?”

    云昭坐在椅子上挪挪肥碩的屁股慢慢的道:“我長得胖,家里的地方太逼仄了。”

    面對這個侄兒,云猛發現自己越來越難以面對了,盡管自己依舊有踢他肥屁股的權力,他卻越來越難以抬腿了。

    “或許,你真的是野豬精下凡。”

    云猛大力的揉搓一下面頰喃喃自語。

    離開了云昭的房間,云猛猶豫一下最終還是踏進了云福的房間。

    云福正蹲在一張條凳上抽煙,見云猛進來了,就挪挪腳,指指剩下的半條長凳道:“坐下吧。”

    “云昭他……”

    不等云猛把話說完,云福就不耐煩的道:“他說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這還是我侄兒嗎?”

    “你不是驗看過嗎?”

    “身體沒錯,我就是覺得……”

    “你覺得?什么時候輪到你覺得了?三五天時間就能弄來相當云氏上百年才積攢起來的家業的人,你有什么資格反駁他的話?”

    “不,不,不,我只是覺得自己跟做夢一樣。”

    云福磕磕煙鍋子慢慢的道:“如果是做夢,我們不妨將這個夢做的長一些,做出一個結果。”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