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明天下> 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

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

    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

    田野里的糜子,谷子已經收割了,等麻雀啄食過地里殘余的谷子之后,秋霜也就落下來了。

    田野里光禿禿的,南飛的鳥兒已經走了,偶爾有兩只孤雁哀鳴著從長空掠過,即便是心腸最硬的獵人也不忍心拉動弓弦。

    云昭拉動了小小的弓弦,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崩響,孤雁卻沒有從天上掉下來。

    “驚弓之鳥的傳說畢竟只是傳說。”云昭不滿的對先生道。

    “《戰國策》書成的時候正是莊周之說大行其道的時候,既然北冥之魚有數千里大,一只驚弓之鳥算得了什么。

    所謂的‘大人’做事就要與眾不同,‘大人’做的事情不夠大,不夠驚奇,如何能凸顯出‘小人’的小來?”

    “所以遼餉就變成了一畝地收三兩銀子?這就是‘大人’們做的事情?”

    徐元壽晃晃手里的大弓道:“‘大人’用大弓,‘小人’用小弓,這跟能力有關,與大小無關。

    ‘小人’做了‘大人’能做的事情,自然就是‘大人’,‘大人’做了‘小人’的事情,自然就成了‘小人’。

    豬!你給我聽著,人世間的事情沒有恒定不變的,事態是在變化中進行的,所以才說‘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個道理你一定要要明白。

    與你接觸了小一年的時間里,某家發現你有時候固執的厲害,似乎有一套當做信念的東西在操控你的行為。

    某家不知道你小小年紀哪來的這些執念,不過呢,你似乎對這一套很是迷信,你確定這是正確的?”

    云昭想了一下道:“基本上是正確的,都是血淚教訓后總結出來的經驗。”

    徐元壽贊嘆的看著云昭道:“果然是天賜福緣。”

    云昭嘆口氣道:“腦袋里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東西,我都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妖精。”

    徐元壽仰天大笑道:“這就是‘天時’啊!”

    徐元壽大笑完畢,就扶著云昭的雙肩道:“我忽然覺得當初問你要一萬兩銀子實在是太少了。”

    云昭咧嘴笑道:“我也是這么認為的。”

    徐元壽臉上的笑容逐漸隱去,仰頭瞅著白霧隱隱的玉山道:“以前跟我一樣固守玉山書院的人有七個,后來,因為種種事端,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那些人走的時候,每一個都痛斷肝腸,我就問你一聲,某家如果召集他們前來,你能否負擔?”

    云昭拍拍肥肚皮道:“我可以吃糜子飯,每日再少吃一些也無妨!”

    “那好,給你的一千兩百兩銀子不用先修建大門了,緊著那些破爛的殿宇修繕,再儲備一些糧食,準備筆墨紙硯,沙盤,某家準備重開玉山書院!”

    云昭仰視著這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平生第一次彎下一條腿跪在地上哽咽的道:“弟子就不說謝字了。”

    徐元壽俯視著云昭一字一句的道:“我此生已經身許玉山書院,不會進你帳下聽用。”

    “弟子明白,弟子在此盟誓,此生必不負玉山書院,不負先生,有違此誓,天雷擊之!”

    “好!我記下了,這蒼天,大地記下了,這天地間的鬼神也記下了,除此之外,我還要問你要一個特權!”

    “先生請講。”

    “從今往后,一旦你有所成,我要你的政令不得進入玉山書院!”

    云昭沉默片刻道:“請先生說出理由!”

    徐元壽笑了,拍拍云昭的肩膀道:“你若是一口答應,我還會心生忐忑,你鄭重其事,要我出具理由,我很欣慰。

    我現在就給你這個理由。

    玉山書院將來會是一個培育天下英才的場所,在這個場所里,我們要準許所有人暢所欲言,允許他們做任何模樣的猜想,不能因為他們的猜想與你的政令相違背就刀斧加身。

    學問是什么?學問就是猜測,學問就是暢想,從許多無稽之談中尋找出路,從許多大逆不道的悖論中尋找真理。

    自靈光一閃中尋找永恒,自癡人說夢中探究自然……你的政令是一時之政,你的政令不可能萬世不改。

    所以,我要你的政令不得進入書院,我也會約束學子們,可以在書院中暢所欲言,離開了書院,就等于進入了世俗,不再受書院保護。

    當然,作奸犯科,貪瀆枉法者不在書院保護之列!”

    云昭笑道:“如果我真的能制定出長久的國策呢?”

    徐元壽輕蔑的道:“不可能,就算是孔子復生,諸葛復活,也是如此。

    政令就是政令,是一時之令。“

    云昭笑道:“好,我答應先生,云昭雖然不是一個心胸開闊之人,一座玉山書院我還能容得下。

    既然先生提出要特權了,那么,也容我討價還價一下。”

    徐元壽笑道:“盡管說,商量出來的結果才是好結果!”

    云昭咬著牙道:“若有罵我的家伙,他不能躲在書院里逍遙自在,你要允許我手持大棒親自去教訓他一下!”

    “單打獨斗?”

    “一對一!”

    “好,我同意了!”

    徐元壽仰天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大笑還沒有結束,就舉起大弓,只見他手閃電般的一勾,一道寒光就’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云昭的目光追著寒光看去,只見一只正在飛翔的孤雁像是觸電一般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然后就努力的煽動翅膀,沒兩下,孤雁的身體就筆直的掉了下來。

    追隨在徐元壽身邊的那條黃狗立刻就追著黑點跑了出去。

    徐元壽輕輕地撥動一下弓弦道:“以后,射術,武技都是學院必修課程,有本事你就來!”

    云昭的臉皮不斷地抽搐……那只該死的大黃狗銜來了那只該死的大雁,不斷地蹭他的大腿,孤雁軟塌塌的脖子甩來甩去,像是在控訴命運的不公。

    “你跟你母親來玉山書院的時候,某家若不是吃了不干凈的東西鬧了三天的肚子,豈能輕易答應去你一個地主家教授頑童!”

    說罷,再次摸摸云昭圓圓的腦袋,輕笑道:“以后答應別人要求之前要好好思量,別以為你會占便宜,在你覺得你在占便宜的時候,就該是你吃虧的時候!”

    云昭立刻就沒了打獵的心思……瞅著先生飄然而去的瀟灑背影,他舉起了自己的小弓,搭上一尺長的小箭,拉動柔軟的弓弦,手一松,那枝小箭就“嗖’的一聲飛了出去,只可惜飛了十幾步之后就無力地掉在地上。

    先生說的話,果然是蓋世名言——他是‘大人’一射三千丈,云昭是‘小人’只得十步!

    說實話,先生與學生的關系,其實就是一個相互欺騙的關系!

    先生往往會用一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大道理來欺騙學生,學生往往會假裝被先生騙,學會了那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大道理,離開校園之后,只要把那些大道理反著用往往就能收到奇效!

    云昭自認為已經拿出了畢生所學……結果,在面對自家先生的時候,不但被人看個底掉,還被人家生生的訛詐了一把。

    重建玉山書院是徐元壽夢寐以求的執念,幫助云昭不過是順帶的事情,反正他以后教出來的弟子需要有出路。

    云昭這個人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個很好的目標。

    最重要的是——云昭是玉山書院的大師兄……有這個關系在,玉山書院的學生進入了云昭的隊伍,一定是一個最穩妥,最公平的所在。

    哪怕云昭沒有出人頭地,也能在玉山書院初期盡到最大的貢獻。

    云昭與徐元壽的情義自然是深厚的,可是呢,將這么大的事情寄托在情義上,不論是徐元壽,還是云昭都不會這樣做。

    互惠互利,才是長久的相處之道。

    畢竟——利益才是永恒的!

    云昭聽到過這個道理,而徐元壽是深深領悟了這個道理!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