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明天下> 第一零九章就因為多了一點!

第一零九章就因為多了一點!

    第一零九章就因為多了一點!

    “福伯,如果一群戰士,每日都好吃好喝的供著,每日要經歷最劇烈的戰斗,他們最后是不是就能成長為最強悍的戰士呢?”

    “少爺啊,沒有這個可能,他們只會因為每日都要作戰,傷上加傷在很短的時間里死掉,沒機會成長為最強的戰士的!

    “會不會有例外?”

    “如果你繼續讓云猛,云虎,云豹,云蛟,高杰,云楊他們輪番的帶著人去跟那幾個建奴對打,我保證他們活不過兩年,就會被活活打死!

    “我沒有讓他們下死手!”

    正在喝土豆湯的云福抬起頭舉著手里的木勺道:“莫說每日戰斗,我只需每日用這個木勺在隨意的時間里敲你一百下,不出一年你就會瘋掉,或者自殺!”

    “哦,這樣的話,咱們家里的建奴不夠用這如何是好?”

    云福大口的喝著土豆湯不愿意理會話多的已經妨礙他吃飯的云昭。

    云昭安靜的等著云福吃完。

    云福最喜歡吃這種用土豆煮化之后形成的濃湯,每天下午,廚娘都要給他準備一碗的,這是他最大的享受。

    “蜀中有人來討要武庫里的兵刃了!

    “告訴他,已經沒有了!

    “這要你親自去告訴他!

    “誰?”

    “馮英!”

    “他是從哪里鉆出來的鳥蛋?”

    “人家不是鳥蛋,是遼陽之戰的遺孤,她父親是最后一批慷慨赴死的戚家軍,她父親戰死四個月后,她出生了,被趕來為弟弟收尸的秦良玉收養了。

    按照道理來說,比你更有資格接收這批武器!

    “哪個秦良玉?”

    “就是你最擔心的那個上柱國光祿大夫,中軍都督府左都督,駐四川提督、總兵官,鎮東將軍,一品夫人,字貞素的那個秦良玉!”

    云福見云昭已經驚恐的將手都塞嘴里了,就微微一笑道:“這批武器雖然是我戚家軍的,卻也屬于三千川軍,屬于戰死的秦民屏,秦邦屏兄弟。

    這個馮英雖然只大你一歲,人家身兼兩家之長,那一邊的關系都比你硬扎。

    這就是我當初為何不愿意把武庫輕易交給你的原因!”

    “這個馮英在哪?”

    云福放下飯碗,遺憾的瞅了一眼空空的碗底打了一個飽嗝道:“快來了吧,我收到信的時候,算算信里出發的日子,應該已經出發六天了,再有十來天就到藍田縣了!

    云昭的眼神陰郁,準備扭身離開的時候,又看著云福道:“你怎么可能泄露他的行蹤給我?”

    云福哈哈大笑起來,似乎聽到了這個世上最大的笑話,指著云昭道:“你要是能下得去手,盡管下手!”

    云昭在腦海中迅速的衡量了一番,慢慢坐下來道:“我確實下不去手!”

    云福不屑的道:“你不是下不去手,是不敢下手!你要是這樣做了,你現在辛苦聚攏的一切都將成為一盤散沙。

    你想用戚家軍,川軍將士死戰不退的英靈來凝聚你需要的軍隊,你知不知道,馮英才是那九千將士的英靈所化!

    加上秦帥視馮英如骨肉!殺了馮英?你不如去自殺來的痛快些!”

    云昭哆嗦著嘴唇喃喃自語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天不會這么便宜我的,老子最近缺德事干多了,他就丟下一枚鳳凰蛋壞我的好事!

    云福冷笑一聲,掏出煙袋吧嗒吧嗒的抽煙,很少能看見這頭野豬精失魂落魄的模樣,他想多看一會。

    云昭慌亂了片刻就心思就逐漸變得清明起來。

    攤攤手對云福道:“我留一半可行?”

    云福搖頭道:“不是成不成的問題,這批武器正好是一營的裝備,分拆兩半之后,大家拿的都不全,戰力會損失一半還多,不論是誰拿,都要拿全了,才能徹底的發揮這批武器的價值跟威力!

    云昭皺眉道:“我給他錢糧可以嗎?”

    云福搖頭道:“蜀中其實并不缺糧,缺糧的是陜西,山西,河南,河北,山東,你從缺糧之地運糧食去蜀中,會被人笑話的。

    你可以試試比武!”

    聽了云福的建議,云昭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不用猜就知道結果的事情,那個家伙自幼跟著秦良玉這個武功強悍的婦人,如果不能學一身好本領,哪里會有討要武庫的需求?

    云福這樣的建議實在是沒必要提出來。

    “我聽說蜀中缺少戰馬,我們這一次弄了不少戰馬,福伯,你覺得兩百匹戰馬換這些兵器,應該可行吧?”

    云福聽了這話,忍不住站立起來,驚疑不定的看著云昭道:“你舍得你剛剛組建的兩百人的騎兵隊伍?”

    云昭嘆口氣道:“在我眼中,這批火器比騎兵重要,我必須在這兩者之間做出一個選擇。

    所以,我選火器!”

    云福欣慰的摸摸云昭的腦袋道:“你到底是一個很好地孩子,把你逼迫到了這個地步,你還是愿意作出退讓,而不是選擇除掉對手,很好,很好,這說明我沒有選錯人!

    少爺,你就不問問馮英如此占優,我為何還是會選擇把武庫交給你,而不是馮英嗎?”

    云昭低頭看看自己的肚皮哀嘆道:“難道是因為我長得肥碩?”

    云福嘿嘿怪笑道:“是因為你比馮英多長了一點東西!”

    云昭不明就里,捏著自己肚皮上的肥肉往上提提道:“難道是因為我肉多?”

    云福嘿嘿奸笑著把目光定在云昭的胯下……

    云昭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猛地跳起來爬到桌子上抓著云福的肩膀道:“這個馮英是女的?”

    云福大笑道:“確實,在我沒有答應你之前,我確實不知這個馮英是男是女。

    在你們兩人中間我沒法子作選擇,這才拿出規矩來說事。

    誰先拿到韃子,建奴,倭寇的人頭,誰就先得武庫!

    馮英既然已經出川,我覺她可能已經拿到了所需要的人頭,所以,就違背諾言從武庫中取出來了一些鳥銃跟火炮,希望能幫你一下。

    只是沒想到,少爺的運氣實在是太好,搶劫鏢局也能遇到真正的建奴,還殺死了建奴中勛貴。

    就在老奴終于松了一口氣的時候,我接到馮英傳來的信,說明了她是一個女娃的事實。

    至此,少爺獲得武庫,老奴心中再無半點心結!”

    “就因為馮英是女子?”云昭心驚膽戰的追問了一句。

    云福臉上的笑容慢慢褪下,哀嘆一聲道:“戚家軍處處受人排擠,是因為戚家軍得張居正賞識,不論是軍餉,還是待遇都是最高的,這才引來別人的不滿,最終煙消云散。

    秦帥以婦人之身率領白桿軍南征北戰所向無敵,堪稱巾幗英豪。

    也就是如此,秦帥也處處被人貶低,哪怕有皇帝御制詩文贊揚,白桿軍依舊處處被掣肘,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秦帥是婦人!

    老奴不敢猜測馮英是何等人物,不過,既然秦帥允許馮英藍田縣起出武庫,就說明這馮英也非泛泛之輩。

    這狗日的老天從不給好人一個好活路,馮英既然是川軍與我戚家軍中最后的血脈,老奴希望她能平安過一生,而不是如同秦帥一般半生作戰,半生孤苦,最后連兄弟都搭進去……”

    云昭掀開褲子低頭瞅瞅,發現小兄弟依舊好好地在老地方待著,頓時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

    以前他對老頑固一般的福伯沒有多少好感,現在,他只想讓福伯變得更加封建一些,更加重男輕女一些。

    只因為自己胯下多了一點,就讓鳳凰一般的馮英沒了下場,這種不用比本事,只因為生理原因就讓別人敗的無話可說的感覺……云昭覺得實在是太好了……

    對別人最大的不公,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公平云昭如是說!

    “福伯你明日派人去西安城,將城里最好的金匠通通招來,我打算拿出二十斤金子給馮英打一套金飾,只要是家里有的寶石珠翠,能用的全用上。

    這一次,我不求好看,只求貴重,一定要上馮英小姐感受到我云氏對戰死的川軍,以及戚家軍將士們的無上敬意!”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