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明天下> 第六十四章兩只肥鵪鶉

第六十四章兩只肥鵪鶉

    第六十四章兩只肥鵪鶉

    “咦,咱們義軍中,你才是最討厭奸淫擄掠的那個,怎么到了這里你居然變得如此暴躁?”

    李定國瞅著路上來往的人群低聲道:“我討厭這種處處受人掣肘的感覺,不知為什么,自從進了藍田縣,我就覺得自己像是掉進了漁網里,處處不得勁,處處不對勁。”

    張國鳳笑道:“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被人用正常的模樣對待過,你以前見到的有錢人都是王八蛋,你見到的地主都是敲骨吸髓的,你見過的官府都是吃人的虎狼。

    來到這里你發現人家地主都是自己干活的,給他們干了活就有工錢,有錢人都有有錢的理由,官府沒有吃人,只拿走必須拿走的那份賦稅。

    沒有吃個飯就中蒙汗藥,沒有住個店就被人拿去包包子,在這里你見不到幾個心懷不軌的人,所以啊,你不習慣。

    可憐的娃,一天好日子都沒過過。”

    李定國被老友說的臉上掛不住,抬腿踢了張國鳳一腳,張國鳳嘻嘻哈哈的向前邊跑,李定國在后面追,引來路人側目,只看到兩個精壯的少年人在那里嬉鬧,一個個臉上露出笑容,年長的還喝罵兩聲,嫌棄兩人胡鬧擋了路。

    李定國確實全身不自在。

    這里沒有攔路搶劫的盜賊,沒有心黑如墨的壞蛋,更沒有皮里陽秋的惡人,讓他積累了很多年的生活經驗失去了目標。

    最終他發現,自己能在亂世里縱橫天下,所向無敵,卻不能在人間仙境里有半分作為。

    這是驕傲的李定國所不能容忍的。

    給人家收割了麥子,人家管飯,給了六百個銅錢,飯食不差,招待也周到,沒有不把他們這些麥客不當人,銅錢給的也扎實,每一個銅錢都黃燦燦的,沒有混雜什么鐵錢,破錢,如今,都沉甸甸的在背囊里,走一步都嘩啦響一聲,時時提醒他,他是一個有錢人。

    李定國以前有過更多的錢,尤其是攻破鳳陽府之后,他見過堆積如山的白銀,黃金,以及巨量的金珠寶貝,到手之后,他一個子都沒有留,全部賞賜給了作戰勇猛的部屬。

    這背后叮叮當當的銅錢居然讓他第一次有了自己是有錢人的感覺。

    “四個銅子就能買一碗面?”

    當李定國張國鳳兩人走了半天的路,人困馬乏的時候就走進了一家面館,見客人登門了,掌柜的笑的跟彌勒佛一般,殷勤的招待。

    “面吃完了肚子還餓,可以添湯,把你包袱里的鍋盔拿出來讓灶上給你烤烤,然后泡進湯里就是一頓飽飯!”

    李定國眼看著勤快的小伙計拿走了他們的干糧,不一會又端來一大碗酸湯,上面居然飄著兩粒肥肉。

    張國鳳等伙計又把烤好的餅子拿來,就學別的麥客把烤的焦黃的鍋盔掰碎丟進酸湯里,吃了一口就朝李定國豎起了大拇指。

    “確實好吃。”

    不等李定國回答,旁邊的老掌柜就笑呵呵的道:“等你們收割完麥子,就去西安城耍耍,那里的羊肉泡饃一定要咥一碗,再去鼓樓下面的番人街開開眼界,可不敢去明月樓啊,去一遭,你今年賺的錢就算是丟進無底洞里去了。”

    “明月樓?”正在吃泡餅子的張國鳳立刻抬起頭。

    正在給他添湯的老掌柜沒好氣的在他腦袋上拍一巴掌道:“學點好,賺到錢了,就回家好好地孝敬爹娘,攢錢娶媳婦買田地積攢家業才是正經,別想那些狐貍精。”

    張國鳳咧開嘴笑道:“等我有錢了一定去見識一下。”

    掌柜的挑挑大拇指道:“這就對了,有錢就干有錢人才干的事情,沒錢就好好賺錢,賺多了錢在去開眼界也不差。”

    在眾人的哄笑中,李定國,張國鳳吃完了自己的飯食,其余的麥客紛紛向老掌柜打聽哪里有人家需要勞力。

    不大功夫,老掌柜就給這些麥客安排的妥妥帖帖。

    見李定國跟張國鳳還在等他,就舍了眾人走過來道:“吃飽了?”

    李定國拍拍肚子道:“很飽。”

    “正好,西安城里的連升客棧跟老漢訂了一車杏子,店里的伙計走不開,你們哥倆隨老漢走一遭如何?一天半的時間,兩百文錢!”

    張國鳳快活的跳起三尺高,李定國眼中卻多了一絲陰霾。

    “好啊,好啊,杏子在那里,咱們現在就走。”

    老掌柜笑呵呵的指指屋檐底下的竹筐,張國鳳立刻就跑過去搬起一筐杏子道:“馬車在那里?”

    老掌柜牽來了騾車,張國鳳高興地將杏子裝在騾車上,中間還偷吃人家一枚杏子,老掌柜只是笑罵,也不在意。

    李定國裝完最后一筐杏子,朝空曠的原野瞅了一眼,沒發現異常情況,便邀請老掌柜坐在車轅上,他跟張國鳳一左一右隨著騾車向三十里地外的西安城走去。

    “老人家,這里并非藍田縣境,為何人人都自稱是藍田縣呢?”直到現在,預料中的危險并未到來,李定國忍不住發問。

    老掌柜笑道:“以前我們都說自己是西安人,也就是自從四年前,我們開始自稱是藍田人了。”

    “這是為何?”

    “還能為何,就是為了過一個安穩日子,以前呢,這里叫做長安縣,人們發現當了長安縣人,吃不飽飯,還時時有賊寇來劫掠,然后呢,我們就把藍田縣的界碑往這邊挪挪。

    再然后啊,就有藍田縣的官差來這邊丈量土地,開始要這里的百姓修整水渠,挖水塘,修建水庫,裝水車,桔槔,挖水井的,還要我們在荒地上種植新莊稼。

    這些事情干完之后,縣尊就把那些大戶人家召集起來商量減租子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談得,那些大戶人家都愿意把租子降到三成以下,接下來,愿意種地的人就多了。

    幾年過去了,長安縣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由于稅賦要交到藍田縣去,大家也就認為自己是藍田縣人。”

    “沒有強迫?”李定國的眼珠子依舊骨碌碌的瞅著四周,貌似無心問了一句。

    “可能,大概,應該沒有吧,沒聽說有強迫的事情發生……”

    李定國一路上跟老掌柜攀談甚歡,張國鳳則是一邊走一邊吃騾車上的大黃杏子。

    走了三個時辰,眼看著西安城墻近在眼前,李定國預料中的事情還是沒有出現。

    進城門的時候,張國鳳左看右看的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李定國全身肌肉緊繃緊緊跟隨老掌柜寸步不離。

    眼看著老掌柜往交了進城稅,跟那個睡眼惺忪長相兇惡的光頭稅吏打了一個招呼,三人趕著騾車就進了西安城。

    才進城,張國鳳就覺得自己眼睛不夠用了,他從未見過如此多的有錢人……此時此刻,他覺得世界不太真實,他很想問一句,那些他看慣了的衣衫襤褸的人都去哪里了。

    老掌柜親昵的在張國鳳的后腦勺拍一巴掌道:“別看了,快些趕到番子街,再磨蹭,老漢車上的杏子就要被你吃光了。”

    李定國笑呵呵的道:“番子街在那里?”

    老掌柜指指遠處高大的鼓樓道:“就在那邊,這里是城門口,我們不可在這里停留,礙人通行是要被罰錢的。”

    說罷,就在前邊領路,示意李定國,張國鳳兩人跟上來。

    越往前走,行人就越發的密集,等他們好不容易到了番子街,老掌柜擦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道:“你看看,要不是有你們兩個壯小伙子,老漢一個人可沒有把貨物送過來的本事。”

    李定國笑笑不說話,手卻按在長長的包袱上不離開。

    張國鳳見李定國的模樣,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臉上的笑意也就沒有了,將背在背上的包袱也掛在肩膀上,很自然的跟李定國保持三尺距離,如果仔細看的話,他們兩人的步幅都是一般大小。

    馬車來到一個熱鬧的客棧,李定國仔細看了客棧名字,確實是一家叫做連升的客棧。

    老掌柜才來到客棧門口,一個肩膀上搭著毛巾的伙計就大聲道:“好我的洪掌柜喲,杏子這時候才送來,你這生意做得可不怎么樣啊。”

    老掌柜陪著笑臉道:“小七哥莫怪,老漢也沒有想到今日城里會有這么多人,莫非是有什么熱鬧看嘛?”

    伙計笑道:“明月樓的十一個清倌人今天出閣,聽說一個個都是絕色,這不,十里八鄉凡是身上有點錢的人都出動了,就算是得不到美人兒,看一眼也好啊。”

    老掌柜指著一臉嚴肅的李定國跟張國鳳道:“可不敢去,那里就是妖精窩!”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