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黑夜之永世傳說> 第七十三章 賦稅

第七十三章 賦稅

    馬車接連不停地行駛了好幾天。

    夏雨芊抱著紅狐擠坐在父母之間,車上塞滿了像他們這樣離開天煌城回家的小老百姓。山助已經去精誠武院報道,夏雨芊走的時候只來得及跟韓少坤告別,而棘花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只好留下了一張告別信。她也沒有再見到神域軒,自從醒來之后就再沒見過他,夏雨芊又想起了自己身后那道烙印,猜想著神域軒可能是因為這件事生她的氣,不覺有些后悔起來,責怪自己不該瞞著他……

    她迷迷糊糊地閉著眼睛,馬車突然停了下來,父母推醒了她,夏雨芊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竟已經到了紅山村的村口?粗鴿M山的紅色楓葉,她頓時感到一種強烈的親切感,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雖然時隔千年,雖然她的親生父母實際上早已化作飛塵,外面的世界也已是滄海桑田,但紅山村卻依舊留在這里,仿佛一直都在等著她回家。

    夏雨芊灰色的心情瞬間一掃而空,她看著自己現在的父母——或許一切都是緣分使然,他們曾經失去的女兒,又通過另一種方式回到了他們的身邊。她的臉上又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跟隨父母往村里走去……

    正走著,卻見不遠處的村民都聚集在一處稻田旁的空地上,空地上還停著一輛豪華的馬車和幾個騎白馬的軍官,打著紅色的“煜”字旗,一看便知是王室派下的官兵。

    夏父夏母對視了一眼,仿佛預感到了什么,牽著夏雨芊的手慌忙湊上前去,紅狐此時也睡醒了,它從夏雨芊懷里躥出來,自己下到了地上。

    村民聚集的中央站著一個油光滿面,身材略顯發福的軍官,衣領下帶著四道金色的斜杠,王室的軍官肩下的金杠代表著等級,因而夏雨芊便知道他是一名四級軍官。而他身后幾個手持賬本正在忙著記些什么的軍官肩下只有一條金杠,應該只是最低等的一級軍官。

    “大人,我們村子里今年的賦稅明明年初便已經交夠了,為何現在又要加收?”村長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站出來問,他是一個慈祥的老爺爺,夏雨芊和韓凌霄小的時候經常跑到他家的屋檐下給他家的小山羊喂草吃,他也會大方地拿出點心來招待他們。

    “哪那么多廢話!”那四級軍官將記好的賬本甩給他,道:“按照上面寫的,你們這村的民丁一共三百二十人,按人頭交稅,凡十歲以上七十以下者每人每年再多繳納銀幣五百,此外每頃耕地在之前基礎上多繳粟三石、黍兩石、禾桿四石、菽兩石……”那軍官還沒念完,人群便不安地騷動起來,村民們紛紛叫苦連天,抱怨賦稅太過苛責,大家根本負擔不起。

    “這簡直是獅子大開口!把人往死里逼!”夏雨芊的父親也攥緊拳頭抱怨道。

    “行了行了!不聽拉倒!自己回去拿著賬本上寫的好好研究!過幾天等你們收割完了我再帶人來征!到時候敢少一兩你們給我試試!”他說著揚起手中長鞭在地上狠狠抽了一下,一聲尖銳巨響后四周瞬間安靜下來,全村老少都不敢再做聲,只隱隱聽見人群深處婦女小聲啜泣的聲音。

    那軍官撲了撲身上的塵土坐上馬車揚長而去,留下一村子的人呆愣在原地。

    “看來這紅山村算是留不住我們了……交不上的話,官兵可是要沒收咱的田產的……”一個村民悲嘆道。

    “唉!可我們又能去哪兒呢?走哪兒都能被官兵抓住,根本無處可逃!”

    “要不咱們聯名寫信給國王,說明情況?前兩年都遇年饉,今年好不容易有了點兒收成,這一增加賦稅我們吃什么!”

    村長聽罷擺了擺手,道:“國王才不會管百姓的死活,若是交不上稅,大家都得挨鞭子!”

    夏雨芊在一旁聽著村民們唉聲嘆氣地議論著,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們一家四口人在紅山村里也算是殷實之戶,而每年的收入最多才不過三千銀幣,雖說自己從紅坊走的時候墨仙給了她遠遠多于勞動報酬的兩千銀幣,但眼下既要給山助交學費,又要應付王室增收的賦稅,她實在是想不出法子了。

    以往每逢年饉,她都厚著臉皮去求少坤少爺,或寫信給韓凌霄借錢,而且每次借的錢都還不上,就這樣越攢越多,到現在為止她都記不清自己已經欠下韓府多少債了。

    她經歷了心情的大起大落,無精打采地回到家里,坐在院子里的大石頭上看著夕陽發呆。父母則在屋內商量著怎樣節省糧食才能熬過這一年。

    塵可凡看著她那一籌莫展就跟失了魂魄似的樣子,湊到她跟前的石頭旁邊。夏雨芊本來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卻失去了神色,塵可凡在心里無奈地暗想:若是現在恢復了人形,這點兒小錢肯定幫你們解決,但奈何現在這般我也幫不了你……

    夏雨芊吹著清涼的晚風,腦子里卻是一片混沌,她搞不懂,同樣都是人,為什么有的人就能天生錦衣玉食,而有的人卻連好好活著都難。她又想起了紅坊,那里簡直是一半天堂一半地獄,對于有錢有勢的人來說紅坊是他們揮霍玩樂的寶地,而對于像夏雨芊這種下人來講,那里簡直就是隨時都有可能送命的墳地!

    她又不覺想念起阿方、大壯、二丁和石頭,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每次一想起與他們飯后閑聊的場景,夏雨芊便感覺心中涌過一股暖流,她有時奇怪,為何當初大家都活著好好的時候她會覺得阿方說的那些低俗的八卦很無聊,但現在回想起來卻又甚是懷念。

    她呆坐著,仿佛與世隔絕了一般,仿佛又回到了紅坊的餐飲室里坐在他們之間,看著阿方的側臉竟又開始后悔,倘若那時她不離開該有多好,那樣的話,或許他就不會自殺。

    突然她眼前閃過最后那晚,阿方提到過風云閣擂臺賽的獎金……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