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黑夜之永世傳說>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抉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抉擇

    奕國,白崗城。

    這些日子以來,神織一直心神不定。每每回想起數天前與垠戈川在磬蘭寺賞山茶花時所聊起的事情,她就感到心煩意亂,甚至夜不能寐……

    那天,他們正閑聊游玩于磬蘭寺中,垠戈川突然轉身問她:“神織姑娘答應這門婚事,其實也是情非得已吧?”

    神織聽后笑容卻瞬間僵在了臉上,不知道他為何會這么問。

    “你怎么會這么想呢?”她問。

    “因為神織姑娘,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子,讓我感到有些自愧不如。”他有些慚愧地笑道,臉上清朗的笑容卻依然如微風浮動,非但沒有讓人感到半分不適,反倒令人有些憐惜。

    “怎么會呢?你可是武行榜第一,是整個玄界首屈一指的人物,”神織說著又微微笑道:“你知道嗎?在認識你之前,每當我周圍的人提起你來,無一不是帶著敬仰之意,而且大家都覺得你是個很神秘。”

    “本來我也以為,武行榜第一應該是個很高冷、很難接近的人,但后來我又常聽嵐兒提起你,她說你是個很溫柔善良的人,并不像傳聞中的那樣。如今真正認識了你,我才相信她所說的。”

    垠戈川聽后則笑而不語,良久,才又問她:“神織,你可聽說過靈族幽蘭閣?”

    “聽說過,但并不太了解,我們奕國與靈族未曾有過深交。”

    “我不想欺騙神織姑娘,”垠戈川突然停下了腳步,看著她,“我曾經拜幽蘭閣的仙主為師,但后來卻因為一件事引起了靈族族人的不滿,被驅逐出了幽蘭閣,”說著,他又有些無奈地苦笑道:“說實話,我在靖國的名聲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在惹怒靈族之后,由于幕龍府與幽蘭閣世代交好,因而此番婚約其實也是幕龍府為了與我脫清關系才訂下的。”

    “原本姨娘還囑咐我不許說這件事,但我不想對你有所隱瞞,畢竟這是終身大事,我認為你有權知道我的一些不堪的過往。”

    “是這樣啊,”神織聽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確實是有些驚訝,因為要說武行榜第一被門派驅逐,估計這件事傳到誰的耳朵里大家都不會相信。可你是因為什么事情呢?”

    垠戈川伸出手,指尖輕輕觸碰著自己眼前溫白如玉美如顏的白山茶,良久,才平靜地說:“因為我愛慕幽蘭仙主。”

    一陣微風吹過,山茶花在他的手中輕輕搖曳著,嬌嫩的卻像是不堪一擊。

    神織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她感到有些失落,又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愛上自己的師父,還將這件事如此平靜地說出來。

    “所以我想現在告訴你這些,”他還是笑著對她說,笑得像個單純的孩子,“趁一切還未成定局,若是你覺得不合適,大可以拒絕這門婚事,我絕不會有半分怨言。”

    “那你現在還愛她嗎?”她明知故問地問。

    “或許吧,但我會試著去忘掉她,因為我們兩個畢竟是不可能的。”他有些遺憾地低下了頭,嘴角卻依然帶著一絲微笑,就好像沉醉在美好的夢境之中不愿醒來。他輕撫著手中山茶花潔白如玉的花瓣,微微閉上了眼眸,輕嗅著它微弱的芳香,指尖似是劃過仙女身上輕盈的白紗。

    “我不愿意讓神織姑娘為難,如果傷害了你的感情,我真的非常抱歉。”

    “如果我嫁給你,你會為了我,盡最大的努力去徹底忘記她嗎?”神織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問道。

    垠戈川的手指輕輕松開了那束潔白的山茶花,目光有些不舍地離開了它,望向湖對岸更為鮮艷奪目的百花叢。

    “如果那樣的話,我愿意為了你,盡最大的努力去忘記她。”

    ***************

    傍晚,神織獨自一人穿梭在神府漆黑無光的游廊之中,從小到大,她從未感到如此孤獨。有時她也會捫心自問,明明有很多愛惜自己的人,比如自己的姨娘,對自己像親生女兒一樣,又比如疼她愛她的祖父和爺爺,但不知為何,她還是會時常感到有些空虛。

    她有些無聊地坐在游廊一側的木雕欄桿上,隱約感到不遠處漆黑無光的地方似是有人在那里,但她并不害怕,不用看她也知道,是清風在那里,不管自己走到哪里,他都會形影不離的跟在身旁。

    清風比她大三歲,是十年前她十一歲的時候,偶然間救下的一個少年。

    那年銀髻宗與宣武陵府之間剛剛進行了一場惡戰,雙方在那場戰爭中都蒙受了慘重的損失,神織的父母也在因此而不幸喪命。

    那是她最悲痛的一段時間,在那些日子里,她將自己封閉起來,不與任何人說話,仿佛對任何事都已經失去了興趣,直到她遇見了清風……

    他是銀髻宗的人從珩國抓來的戰俘,原本是要被處死,那天神織無意間路過處決俘虜的刑場,看到那些可憐的人被烙上奴隸的烙印,接著推到一個巨大的鐵籠子里,鐵籠里關押著三條饑腸轆轆的餓狼,它們露著尖利的獠牙,轉瞬間便將被推進來的俘虜撕咬成碎片。

    神織不喜歡這血腥的場景,她剛要離開,卻突然聽到鐵籠之中傳來了餓狼的哀嚎,在回頭望去,卻見一個身形消瘦的少年,將手中尖利的鐵片刺入了一頭餓狼的喉嚨之中,他視死如歸般地怒視著那另外兩頭餓狼,眼中竟沒有恐懼,有的只是不甘和憤恨。

    那兩頭餓狼朝少年猛撲過來,少年也如猛獸一般朝那餓狼撲去,與他們扭打在一起,廝殺著。神織從未見過那樣的景象,那一刻,她看到了一個身處絕境之中的人,明知沒有任何希望,明知沒有勝算,卻還是在拼死反抗,仿佛就算與那餓狼同歸于盡也不愿卑微地去屈服。

    她看到了他與不公命運的抗爭,看到了他拼命想要活下去的渴望,于是她最終選擇了去救他。

    她把少年帶回自己的住處,請最好的大夫為他療傷,但他高燒了整整七天,清醒之后卻徹底失去了過去的記憶,不記得自己是誰,也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叫你‘清風’吧,”十一歲的神織俯身貼在床前,看著躺在床上面容俊秀卻依舊有些虛弱無力的少年說:“我希望你能像一陣清風,陪在我身邊,好嗎?”

    少年看著她,良久,他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清風從來沒有笑過,永遠只穿一襲黑衣。神織小時候曾經試過各種方法來逗他笑,但他好像天生就不會笑一樣,臉是僵硬的,仿佛帶著一副冰冷的面具,再加上他后來顯現出超群的練武天賦,銀髻宗的人很快便忘記了他曾經的戰俘身份,反而一個個都很害怕他。

    但只有神織知道,在他冷酷無情的外表之下,一定藏有一顆情深意重的心。

    頂點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