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我的位面物語> 第五章靈臺方寸山(求收藏,求推薦)

第五章靈臺方寸山(求收藏,求推薦)

    “觀棋柯爛,伐木丁丁,云邊谷口徐行。賣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蒼徑秋高,對月枕松根,一覺天明。認舊林,登崖過嶺,持斧斷枯藤!

    “收來成一擔,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無些子爭競,時價平平。不會機謀巧算,沒榮辱,恬淡延生。相逢處,非仙即道,靜坐講黃庭!

    在這林深幽靜的大山之間,忽然有一個雄厚的聲音,唱著詩歌回蕩在這天地之中。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動靜,一路上風塵仆仆的石猴和晏子英兩個,都沒有被嚇到,反而倒是心中一喜。

    他們自離開花果山,到現在已經有十數年的時間了,其間歷經風雨,到處尋仙訪道,可惜卻始終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收獲。

    說來也奇怪,明明在西游記開始之后,到處都是妖魔鬼怪,仙真神圣的蹤跡。

    可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不管是東勝神州,還是南瞻部洲,卻是一點仙神的蹤跡也無,甚至都不見多少的妖怪出現。

    是以晏子英和石猴,才能漂洋過海,一路上并無遇見多少危險,安全的到達這里。

    對此,一無所知的石猴,自然不會多想什么,只會感慨行路之艱辛。

    可對西游之事,心知肚明的晏子英,卻暗自感到心驚不已。

    這一路上走來,雖然世人多談玄論道,向往修仙成道,但對于諸仙真神圣卻無多少崇敬之心,鮮少有人禮神拜佛。

    這讓他心中有些明悟,西游之事,當中所摻雜的絕不僅僅只是兩教的相爭,更多的則是為了,能夠讓世人禮敬神佛,傳播道統。

    難怪西游之事,明明西天佛門主導,弘揚佛法,可道門人士,卻沒有多少阻攔之意,起碼沒有明面上的阻撓,而是默許此事的發生。

    不過即便是心中有了這么多的猜測,但是晏子英卻并沒有表露出來,因為在眾多大佬的注視下,哪怕他就是揭露西游的真相又有什么用呢?

    沒有人領情不說,自己還惹得一身騷。

    好不容易到了這,真仙隱匿之地,他可不想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的下場。

    話說,原本晏子英以為花果山就已經夠令人稱奇道絕的了,可沒有想到此山雖不知其名,可壯麗奇絕的程度,絕對遠超大部分的名山勝地。

    如斧似戟的高峰,并排而立,直戳天際,滿山巨木郁郁蔥蔥,清泉間響,幽鳥聲啼,生機勃勃,靈氣四溢,當真不愧是,仙人隱居之地。

    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忽然聽到有人在山中放聲高歌,石猴和晏子英相視一笑。

    “賢弟,看來我等此行會有些收獲!

    陪著石猴到處瞎逛了十數年,晏子英聽到這動靜,也是有些激動:“這深山中能知曉這黃庭的,必是道門中人,即便不是神仙之流,也定然知道這神仙洞府在何方!

    “是極,是極!

    石猴聞言大點其頭,深以為然。他下山之后,多年尋仙訪道,自然是知道黃庭經,乃是道門不二經典,一般人哪里能知曉此書。

    “走,我們過去看看!

    晏子英分辨了一下方向,一馬當先帶著石猴,朝著聲音的來處追尋而去。

    歌聲的來處,和他們二位相去不遠,七拐八彎走了沒一會兒的時間,就找到了深山中,高聲唱歌的人。

    頭上戴箬笠,乃是新筍初褪所制,身著木棉麻繩所編制之布衣,腳穿草履,手執一口鋼斧,擔挽火麻繩,乃是山中一砍柴的樵夫耳。

    “老神仙,弟子起手!”

    這么多年過去了,也經歷了許多的事情,這石猴還是改不掉急躁的性格。

    一看到人,心中歡喜之下,連問也沒問,當下就急急忙忙的上前施禮叫到。

    那知這樵夫一聽石猴的話語,慌忙的丟下斧頭,轉身回禮,著急的否定道:“不敢,不敢。我不過是一衣食不全的樵夫罷了,怎敢當神仙二字!

    “老哥,莫慌!标套佑⑸锨肮笆质┒Y道:“我兄弟二人,欲往名山訪仙求道,不期來此山中,聽聞老哥閑唱黃庭,故有此誤!

    這樵夫也奇怪,常人一看石猴,那一副毛手毛腳,毛臉雷公嘴的模樣,又會人言都害怕的不得了,可他卻視若無睹,沒有絲毫害怕之意。

    “呵呵,原來是這樣!

    那樵夫聞言就笑了,釋然道:“實不瞞你說,這個詞名做滿庭芳,是這山中的一位老神仙教我的!

    “那老神仙與我舍下相鄰。他見我家事勞苦,日常煩惱,有所不忍,故而教我遇煩惱時,即把這詞兒念念,一來散心,二來解困,我才有些不足處思慮,故此念念。不期被你們聽到了!

    晏子英聞言心中卻是一動,暗中用起了望氣術,悄悄的朝那樵夫一看。

    果不其然,其頭頂之氣白中帶紫,貴不可言,再看其身體筋脈之中,已然有著些許的靈氣穿行其中,為其伐毛洗髓。

    在心中仔細品鑒一番,晏子英這才發現,那詩歌赫然便是一篇修煉的法訣,一篇專門為樵夫定制的法訣。

    雖然略有些粗糙,但是立意深遠,也頗為不凡。

    “……懇請告知那老神仙的住所,我等也好前去拜訪一二!笔锕笆衷俣仁┒Y道。

    “不遠,不遠!蹦情苑蚧厣,指向自己身后的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笑道。

    “此山叫做靈臺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個老神仙,稱名須菩提祖師!

    “那祖師出去的徒弟,也不計其數,現今還有三四十人從他修行。你順這條小路兒,向南行七八里遠近,即是他家了!

    “多謝老哥指點,身無長物,僅有新衣一兩件,以聊表謝意!

    拉住一心想要帶著樵夫,一起前去拜師的石猴,晏子英遞過了一身新布衣,口中感謝不已。

    倒不是他小氣,拿不出更多的錢財來酬謝,只是看這樵夫乃是一憨厚老實孝順之人,怕是不會要他的錢財。

    “這使不得,不過順手指路而已!

    即便就是一身衣物,這樵夫都連連推辭。

    “拿著吧!不過一身粗麻所制的布衣罷了,不值多少錢。而且這山中冷熱多變,我見你衣裳單薄,萬一病倒了,誰可以去照顧你的家人!

    晏子英一把將衣服塞到樵夫的手里,不容拒絕道。

    “拿著吧,趕緊拿著吧!”石猴也在一旁認真道:“一點謝禮,”

    “這……”

    樵夫聞言,遲疑了一下,見兩位盛情難卻,于是就道:“那……我就厚顏收下了!

    兩方拱手示意,相辭而別。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