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十一章:時間流轉憶從前

第十一章:時間流轉憶從前

    第二日,清晨,弟子們便都在盤龍峰腳下的鳳云臺修習,罌粟已經學會了基礎的功法,便從今日開始與大家一起修習。

    弟子們分為兩個陣列,罌粟在的陣列自是谷芽峰,而旁邊則是枯草峰的弟子,南燭從來都不會去陪弟子們晨練,而枯草峰那邊卻是顏以清與丁凝松都在,而谷芽峰這邊也并不是沒有一位管事的在,他們的大師姐卻是每日陪著他們。

    林易煙看著弟子們晨練,走到他們身邊還會給他們指導,谷芽峰的弟子們對這位師姐可是尊敬的很,加上林易煙人長得如出水芙蓉般,更是谷芽峰的弟子們心里都愛慕的,不光谷芽峰,就連枯草峰的弟子也經常會偷偷看她。

    林易煙是五年前才來到玉溪山的,當時恰好風玉下山,碰見了她與他的哥哥,二人皆是練武之才,風玉見他們二人并無親人,便帶他們來到了玉溪山,她的哥哥林易風雖資質也不錯,卻沒有她勤奮,所以三年前的選拔林易風才沒有被選上親傳弟子,不過風玉待他卻是不薄。

    雖說,罌粟昨日都已經把入門的功法練得差不多了,不過與這些弟子相比,顯得差了許多,林易煙走到她面前,替她指導動作,她便認真的看著,只是林易煙卻多看了她幾眼,還問道“你是何時來谷芽峰的,我怎么從未見過你”她雖是人人敬重的大師姐,說話倒是很溫和,不急不躁,很有大家的風范。

    “回師姐,我是前兩日剛到谷芽峰的”

    林易煙看了看她,不知為何,看到這個女子的第一眼便讓她心里覺得不舒服,既然她能待在這里,而她不知道,那定是南燭應允的,她也不便多問,便輕輕說道“繼續練吧”便離開了。

    晨練過后,林易煙沒有去吃飯,便來到了南燭那里,南燭與往常一樣,坐在院中的草廳下看著書,他與林易煙是老搭檔了,自是不必客氣,看她走來,也并沒有站起來,直到林易煙坐在了他的對面,他才放下手中的書籍,一雙眼睛笑得清澈泛光,“師妹,這個時間不應該去吃飯嗎”

    林易煙看到他笑得那般開心,心里倒覺得踏實了不少,她看了看南燭“師兄,何時又收了一位弟子”

    林易煙問了出來,南燭卻是面無表情,像是他早就料到她會這般問了“師妹,這點小事你怎么也關心起來了”平常谷芽峰幾百弟子,多了位弟子,她是不會過問的。

    林易煙笑了笑,也覺得自己這是怎么了,多了位弟子怎的這般上心,只是那女子在那人群中卻讓她一眼便看到,便心生不快。

    “沒有,我只是見那女子覺得不是一般人,怕是誰派來的玉溪山的”

    南燭笑了笑“師妹難道是以貌取人,美貌了些便成了惡人”

    林易煙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南燭定也是被她的美貌吸引了,便說道“自古都是紅顏禍水,英雄難過美人關,自是要多防著些”

    被林易煙這般一說,本來沒有那么防備的南燭,便心生困惑,那女子眼中有恨,難不成真是誰派來的,可是,就算派來的那也是顏以清的事,與他谷芽峰有何關系。

    “師妹,你不知道,那女子名為罌粟,是顏師兄前幾日下山帶回來的”

    林易煙一聽竟是顏以清帶回來的,便更加疑惑,顏師兄辦事可是從未有過差錯的,卻也不知再問些什么了,便說道“師兄去吃飯吧”

    南燭突然覺得確實是有些餓了,便說道“好”就起身與林易煙一起去吃飯了。

    弟子們有的已經吃好了,便都回自己的山峰,準備接下來的練劍,看見南燭與林易煙一起走來,有的很是羨慕,有的則在小聲討論。罌粟看到他們一起走來,也并不吃驚,前兩日便聽人說谷芽峰還有一位德才兼備的大師姐,今日便見到了,這位師姐確實對弟子們都很關懷,人長得也漂亮,看這樣子,南燭還真是好福氣。她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吃過飯,罌粟便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昨日,教書的先生給了她一本書,她回去拿起那本書便徑直的向書院走去。

    以前,她流浪的時候,最羨慕那些可以識字的人了。

    書院里課堂上坐著的都是比她小的弟子,最小的是五歲,最大的也才八歲,而她明年三月就十七歲了。

    不過,大家并沒有嘲笑他排斥她,只是沒有人愿意與她多說話罷了,不過,她倒覺得挺好,至少清凈,教書的夫子也不多管她,她倒是比誰都認真,昨日夫子看她已經認識了好些字,便送給了她一本書。夫子明白,這丫頭年齡大,加上她既認真又聰慧,用不了多久,她便學的差不多了

    一節課一個時辰便結束了,別的弟子聽完課便急忙離開了,罌粟并沒有急著離開,反倒是拿著那本書去問夫子問題,夫子是一位老人,應是玉溪山的弟子,年級大了便教起了這些孩子,他脾氣極好,對她的問題也回答的也很仔細。

    罌粟問完問題后,夫子便離開了,罌粟便也要走了,剛出房間的門,便看到南燭在院內的石凳上坐著,喝著茶水,本想直接離開,卻又覺得他是這谷芽峰的主人,是這兒的大師兄,便上前去行禮“師兄”

    南燭雖沒有看她,卻知道她在向自己走來,聽到她喊他,便抬起頭,對著她笑了笑“我可等你好久了”

    罌粟臉上有些許驚訝,不過只是瞬間,她看向他“等我何事”

    “來,做下”

    南燭嬉笑的說道

    罌粟有些煩躁的看了看他,“師兄有什么事就說吧”

    南燭見她竟然不領自己的情,也并不生氣,站了起來“我來看看你學的怎么樣”

    “夫子教的太慢了,昨日他給我的書我也已經看完了”

    他說的話南燭是相信的,他能看出她的聰慧“想不想看更多的書”

    南燭那副得意的樣子讓她看了很是討厭,便沒有理他

    她看他便笑的更加開心了,卻好像也沒有那么討厭了

    “我帶你去個地方,那里有很多的書,你都可以看”

    罌粟的眼中有些波動,南燭知道她是心動了,便拉起她“走吧”

    罌粟抽出自己的手臂,她可不想讓人看到南燭竟然拉著她,對于她的這些行為,南燭到一直都是笑意滿滿的,讓罌粟有點不知所措。

    南燭果真沒有騙他,她面前成千上萬的書本,什么書都有,她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玉溪山的藏書閣”他隨口說道

    她拿起一本書看了看,好像書上的字有魔法一般,讓她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心里想到,這里的書可比夫子教的精彩多了。

    南燭看她看的入迷,也不打擾她,反正自己也愛看書,陪她在這里看也沒什么,便拿起一本玉溪山的功法書籍看了起來。

    藏書閣里空空蕩蕩的,并沒有什么人來,這藏書閣一般弟子是進不來的,只有位分尊貴的人才可以來,所以顯得空空蕩蕩的,一般弟子要看書只能從夫子那里借,罌粟算是沾了南燭的光。

    不知不覺幾個時辰已經過去了,罌粟發現只有自己在這里,卻并不見南燭,便起身去找他,才發現在在另一排書籍那里正看的認真,便走了過去“你還真是清閑”

    南燭從書上移開視線看向她“那里清閑了,我很忙的,我是看你學字學的太慢了,才帶你來這里的”

    罌粟聽他這么一說,反倒是他是個好師兄了“師兄還真是關心弟子啊”

    “這是自然”

    “我以后自己可以來這里嗎”

    南燭遲疑了片刻“不行,你自己來,若是被發現了,可是要受罰的”

    “怎么才可以來”她說道

    “想來這里看書了就去找我,我帶你來”

    罌粟看了他一眼,眼中多了些嚴厲“師兄是在跟我開玩笑嗎,若是每個弟子想看書了都這般讓師兄帶來,師兄可不是要忙壞了”

    南燭眼中的笑意突然便沒了,看來自己的好意她不一定領情,便拿出身上的一塊硬硬的東西,上面寫著藏書閣三個字遞給了她“拿著,你以后想來,拿著它就可以進來”

    罌粟看了看那牌子,遲疑了片刻,南燭便直接塞在了她的手里“最好是趕快收起來,不然我可是會后悔的”

    罌粟把那牌子收了起來,輕輕的說了一聲“謝謝”聲音中沒有一絲的感情,淡淡的。

    玉溪山風景極好,前段時間樹葉深綠深綠的,花兒也都開的極其艷麗,大片大片的綠蔭遮蓋了玉溪山,只能聽到溪水流淌的聲音,清脆響亮,不過才一月有余,樹葉便已經開始變黃,開始飄落,花兒也都拜了,只有山峰上的草藥還都長得旺盛,溪水里的魚兒也都不再往上直竄了,許是秋天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