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九十三章:洞中相遇

第九十三章:洞中相遇

    南燭的劍在半空中被林易峰擋在那里,二人僵持了一下,便各自撤開,南燭使出九鳳游,只見一只鳳凰向林易峰沖去,林易峰使出長劍,用的竟也是九鳳游的功法,一只鳳凰也飛來,此刻兩只鳳凰盤旋,隨著一陣巨大的力量,兩只鳳凰均掉落在地,南燭有些蔑視的笑了笑,不禁心想,易煙竟將九鳳游的心法給了林易峰,他使出九鳳游第五層功法環落,三只鳳凰盤旋成弧狀,將林易峰包圍,眼見三只鳳凰若是一齊向林易峰攻入,他定是必死無疑,林易峰不知從袖口拿出的什么,催動自己的內力,將手中的物件像那三只鳳凰打去,罌粟看在眼中,大腦中極快的搜索,那是金蟬蠱,那次在玉溪山,她便是被林易峰偷襲,中了金蟬蠱,掉落山崖,她語氣很是急促的喊道“南燭,小心”

    話音剛落,南燭急忙收回三只鳳凰,卻還是晚了,南燭向后退了一步,身子有些不穩的站在那里。

    若是論起武功,林易峰自是不如南燭,可是林易峰詭計多端,做事情沒有底線,擅長偷襲。

    南燭眼神兇狠的看著林易峰,站直了身體,將疼痛拋之腦外,這點傷與他來說不算什么,雖說那三只鳳凰受了重傷,影響他的內力,可他一點都不懼怕,趁林易峰得意放松警惕,他用盡力氣,飛步向前,利劍直接刺入心臟,那般猝不及防,那般迅速,那般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林易峰眼睛直直的看著南燭“你,你……”

    最后哪句話始終是沒有說出來,便摔倒在地,南燭將劍收了起來,并無任何停留,就連多看林易峰一眼都沒有,直接走向罌粟,背起二夫人,向來時的入口走去。

    從這邊一路向出口走去,路上竟無一人,不像來時那般熱鬧,也不見那洞主的蹤影,罌粟不禁覺得可疑,這件事怎么這般就解決了,追根到底,無非就是死了一個林易峰,沒有無涯洞洞主的任何事,可是,這里卻是無涯洞,這里的主人是他,他怎么可能不管不問讓別人在這里打殺呢,罌粟總覺得這件事這般簡單的解決了,反到是哪里不對。

    走到那出口,罌粟不禁想回頭看看剛才走過的路,轉過頭去,她清澈的眼睛隨機現出了驚慌的神色,又急忙轉過身去,只見秦艽走在最前面,已經出了那洞口,南燭背著二夫人也已經踏出那洞口,可是,玉衡呢,為何不見玉衡人呢?

    罌粟向洞中走去,口中喊道“玉衡,玉衡”聲音中充滿焦急,卻不見有任何回響,罌粟想道,明明剛才玉衡就在自己身側,怎會突然不見了呢?

    正當著急之時,那洞口的石洞門竟一點點的關了起來,南燭幾乎與秦艽同時喊道“罌粟,快出來。”

    南燭身上背著二夫人,沒有秦艽靈活,秦艽飛步向前,去擋住那洞門合起,卻還是晚了一步,那洞門已經僅剩一道裂縫了,他聲音撕扯道“罌粟,罌粟……”卻怎么也打不開那洞門。

    罌粟見那洞門合起,卻還不見玉衡,只能去洞內去尋玉衡,她剛向前走了幾步,便看到了玉衡正急忙的向她走來“罌粟,可找到你了”他著急的說道。

    “你去哪了”罌粟上下看了看他,并無受傷。

    “剛才經過那屋門時,我被一個人捂了嘴弄進屋里了,還好我能言善道,他們才相信了我,讓我出來了”

    罌粟不禁松了一口氣,回頭看了看那洞門“洞門已經合住了,我們出不去了”

    玉衡有些嚇著“出不去,那可怎么辦”

    罌粟看了看玉衡,她認真的樣子極是動人,她像是在思考什么,隨即說道“玉衡,我陪南燭此來不止是為了救二夫人,更是為了查明無涯洞,不讓他們再傷及無辜”

    玉衡哈哈笑了笑“你可是也發現了這里處處都很詭異”

    “沒錯,從咱們進來,便入了洞主的套,這里遠比我們想象的復雜,占卜之術不是一般人能夠破解,我本想著先出去,待我問清了若宇哥哥關于二十八星宿,再來會一會這個洞主,既然現在咱們出不去,便再去探一探這無涯洞”

    玉衡不禁笑了笑,很是開心,他本以為罌粟一心跟著南燭,忘了自己要做之事,沒想到,是他想錯了。

    “你笑什么,出不去這里兇多吉少。”罌粟看到玉衡笑的那般高興,不禁說道

    “沒事,走吧”玉衡看著她,嘴角依然是笑意,她與南燭終究不是一類人,南燭此來只是為了救他娘,而罌粟心中卻有這世間百姓,除去危害世間之人,尋一方安寧。他們或許都不自知,自己這般的心思吧。

    罌粟與玉衡一直向前走去,走到了第一個岔路口,這兩條岔路她們都已經走過了,而“朱、玄”兩個岔路卻還不曾去看過,按照正常規律,朱玄兩條岔路定也是同那青白兩條岔路里面是一樣的,可是,凡事沒有絕對,還是親自去走一走。

    罌粟與玉衡來到了朱、玄兩條岔路口,罌粟看了眼玉衡“咱們分開走,你走朱,我走玄”

    玉衡露出不悅之色“不行,這么多人,他們欺負我怎么辦”

    “他們定是以為咱們都走了,不會的”

    罌粟看他突然變的那般膽小的樣子,很是無奈。

    玉衡清了清嗓子“好,若是我沒有出來,你快去找我”

    “好,知道了”罌粟說罷便向那玄字岔路走去,剛踏入那條路,便發現了這條路與先前走的那條青字路口的不同之處,這玄字岔路里竟隱藏著一條地下溪流,應是從這山中的泉水處引過來的,相比其他處來說,這里的人格外的少,只有前面不遠處那七個分岔路口處有人站在那里把守,除了他們便是拿著竹筒打水的人,罌粟像是明白了,這里的水流是他們的飲用水,這般將山泉水引進來,倒也是圖了個方便,溪流兩旁,還中了些開著粉色花瓣的樹,這種花兒長得奇怪,罌粟不禁想道,自己在玉溪山與月流也是見慣了各類奇花異草,倒真是沒有見過這個,可是這里大多是男子,竟將這里的花樹養的這般好,這洞主倒也是愛美之人,這般有水有花,也是洞中美景了,聽秦艽說過這洞主的娘親本是雪湖仙人,倒也不足為奇了,雪湖仙人是個美人,愛鉆研各類花草,他從小在他娘親身邊定也是耳濡目染了。

    “你也是來打水的?”一個看著有些年長的老士問道

    罌粟本沒有在意,被他的話語有些驚著,隨即便輕緩下來,壓低聲音,盡量讓嗓子發出粗糙的聲音“是,我來打水”

    “你的桶呢”那老士又問道

    “黑三去拿木桶了,我在等他呢”

    那老士點了點頭,便挑起自己的木桶離開了。

    罌粟不禁松了一口氣,自己的聲音看來學的還可以,算是蒙騙過去了,那黑三是她剛才在那大路上聽別人喊的名字,倒也是派上了用場。

    罌粟走到那七個岔路口,這七個岔路口上寫的字果真與她心中所想的一字不差,她眼睛直直的看向那七個岔路口,嘴中輕聲道“斗、牛、女、虛、危、室、壁”只見她念完這幾個字,嘴角輕笑,便轉身回去找玉衡,確定一下朱字岔路里的七個字是否也如自己心中所想。

    不遠處,刀劍相互撞擊的聲音傳入罌粟耳中,她邁動的雙腿停了下來,眼珠極快的轉動,耳中也一直在傳來響聲,她不禁疑惑,南燭已經出去了,林易峰也已經死了,這洞中的廝殺聲會是誰呢,她停了幾秒,便向壁字岔路走去,她可以確定,聲音是從這里傳來的,她的腳步不禁加快了許多,那刀劍撞擊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

    “顏以清”她既驚訝又知道他們出現在這里是意料之中,可是,怎么打起來了呢?

    與他們對戰的只是十名無涯洞弟子,他們極熟悉這洞中的一切,就連一塊石頭的位置都再清楚不過,以顏以清的武功他們早該命喪于他的長云劍下,可是,那十人卻安然無恙,罌粟絕得很是奇怪,便站在那里仔細觀察他們的路數,那些無涯洞弟子的出招極其的快,卻不好傷他們,而被對戰的人,卻必須連攻帶守,罌粟突然明白了,或許他們對戰中的人看不明白,她在一旁卻看的很是清楚,無涯洞洞主擅長占卜,此刻他派了十名劍法如風的弟子來,是想看一下顏以清他們的功力,看來,無涯洞洞主要對顏以清他們下殺手。

    她飛步向前,拿出手中匕首刺向對面的黑衣人,極迅速的出現在顏以清水靈子與丁凝松處“不要與他們打,撤向室字岔路”

    話音剛落,雖是聲音極其輕微,幾人卻都聽在了心中,瞬間轉變招式,只是幾招,便進入了室字岔路口,只見那十個黑衣人站在那室字岔路口,遲疑了下便都離開了。

    “他們都走了”水靈子話語中充滿疑惑

    “為何不讓我們與他們打斗”顏以清目光注視著她,問道。

    “那十人劍法如風,極是快,這般出劍你們既要防又要攻,是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