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一百八十一章:意想不到

第一百八十一章:意想不到

    玉衡看向她的眼睛,他終于鼓起勇氣看著她滿是冰冷的神色“罌粟,三公子對于你來說當真那般重要嗎?”

    罌粟不知玉衡為何這般問,她直直的看著玉衡“你知道,暗雪劍是什么劍嗎?”

    玉衡搖頭。

    “暗雪劍,為破滅之劍,一個人心中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美好,所有的一切瞬間破滅。”

    正是她心中的一切美好全都破滅了,這暗雪劍才會破開封印的。

    玉衡心中一震,是啊,若不是她至親摯愛之人,那暗雪劍怎會問世呢,可是,他怎么就沒有想到呢,他看她這般傷心,他本以為,若宇只是與她相處了沒多久的一個哥哥,他因覺得愧疚于罌粟這些年沒有好好照顧她,而加倍的待她好,他以為,罌粟雖是與他那般安好的相處,心中始終待他有隔閡,卻不成想,她與若宇的感情竟已是這般深厚了。

    水靈子見他們二人說起那些事,顯得一切都那般的悲傷,都已經三日了,罌粟定是日日深受煎熬,如今,卻還在說這件事情,在這般下去,她如何受得了,她打破罌粟與玉衡之間的沉默“罌粟姐姐,你給我傳的信我收到了。”

    “夜明砂前輩可有方法醫那女子?”

    罌粟說罷,便想起來,南燭的娘已經死了,想必那女子已經恢復了容貌吧,便又道“也罷,已沒有用了,那女子的容貌想是已經恢復了。”

    “罌粟姐姐?”

    水靈子不知她為何那般說,很是疑惑,其實,若是她能在順天府待上一會,便都知道了,只是,她才剛走到順天府的城門外,便遇到了顏以清。

    “南燭他娘已經死了,同風玉一起去的。”

    她話語中并無太多的感情,只有一些世事無常的感嘆。

    “風玉師叔死了?”水靈子眼中滿是驚恐與疑惑“怎么回事,誰敢將風玉師叔殺了?”

    罌粟看向她“水靈子,是南燭殺了他,雖然我不知道他們之間是如何打斗的,但是,我從南燭的眼中看到了懊悔。”

    水靈子突然聽到這般消息,心中很是受不了,可是,此刻,她若是太過悲傷與難過,定是會再惹得罌粟更加傷心,她便沉默不語,許久,才平靜了自己的心情,讓自己將那些悲傷之事忘卻,勉強的笑了笑“其實,罌粟姐姐,我找到了醫治那女子相貌的方法,也已經去了小王莊,她們都很感激你,讓我替他們對你說聲謝謝。”

    罌粟微微笑了笑,神色依舊那般悲傷“謝謝你水靈子,我應允了他們,卻遲遲沒有做到,謝謝你幫我做到。”

    “還有一件事,我憋在心里,就等著見到你,與你說了。”

    “何事。”罌粟見水靈子說的那般開心,想必定是愉悅之事,這些天,好像身邊全是悲傷的事。

    “夜明砂將他畢生所學醫術都傳給了我,他本是想讓我跟著他走,將醫術學精了,可是,我并不愿意,他便教了我許多,只能我自己一點一點的消化了。”

    罌粟看她開心的樣子,不忍讓她看自己這般嚴肅的面容,便笑了笑,當年在那客棧時,大家都看出了夜明砂的心思,只是,沒有想到,他竟這般將畢生所學都傳給了水靈子,夜明砂一個人隱居山林,想必是想找一個弟子可以陪著自己說說話的,他待水靈子卻做到了寬容,想是水靈子的娘親是他極滿意的弟子。

    “你有幸得到夜明砂的親傳,便將他的醫術傳下去,多幫需要的人。”

    水靈子點了點頭“我就是這么想的。”

    罌粟看著水靈子,她已經從云前輩的離開中走了出來,這般開心的笑著,多么幸福啊!

    “水靈子,你身上有沒有什么藥可以補身體?”

    “罌粟姐姐,你身子弱,我便給你吃了些簡單的補藥,若是,一下子吃大補的藥身體會吃不消的。”

    “水靈子,你只管給我吃便好了,我體內的功法可以將他們消化。”

    水靈子看她說的那般認真,像是真的一般,她自是知道,這補藥和功法是沒有關系的,正想要說些什么,只見罌粟便又道“沒事的。”

    水靈子只好從懷中拿出一個黑色的藥瓶“每日一顆。”

    罌粟接了過來,打開瓶蓋,便吃了一顆,水靈子看她那般心急的樣子,害怕她自己的時候偷偷一日吃幾顆,便道“你別看這藥丸這般小,功效可大著呢,你可別多吃。”

    罌粟看她那樣子有幾分可愛,便道“你放心吧,我不會的。”

    一旁的玉衡站在那里,身子一動不動,不知在想著什么!

    “走吧,咱們去順天府。”

    罌粟堅定的同水靈子說道,隨后看向玉衡“想什么呢,走了。”

    剛到順天府,秦艽便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了,罌粟看了看一旁的水靈子“想必你還未曾見到丁凝松,不用陪我了,我沒事的,去找他吧。”

    水靈子被罌粟說的有些臉紅,她確實許久未曾見他了,心中很是想念他“罌粟姐姐,我明日便去找你。”

    “好。”

    說罷,水靈子正要離開,回來的路上罌粟一直都在想有些事要不要與水靈子說,就在剛才水靈子要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她突然便覺得作為水靈子的朋友,她應該與她說“水靈子?”

    水靈子轉過身,沖她笑了笑,露出她那可愛的小虎牙,正所謂是久別重逢的歡喜吧“嗯?”

    罌粟走向她,輕輕在她耳邊說道“丁凝松想是已經在懷疑那日煉玉閣發生的事了。”

    水靈子聽后,神色突然變了,眼中很是不安。

    “如果,你相信他,也相信你們的感情,便如實同他說吧,水靈子,你并沒有錯,無須給自己太多的壓力,丁凝松為人善良寬厚,你應該相信他。”

    水靈子遲疑了一會,看向罌粟時,眼中已不再是那般的恐懼“我知道了,罌粟姐姐。”

    罌粟沖她笑了笑,她便轉身離開了。

    “我已經買了處院落,就在路東拐角處。”

    秦艽看向她說道。

    “辛苦了,帶路吧。”罌粟說罷,便同秦艽一同來到了那院落。

    看到那院子的布置,罌粟不禁看了看秦艽,這院子的布置同若宇哥哥在月流鎮的那處院落完全不同,簡直是沒有一個地方是相似的,想是秦艽也用心布置了。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