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一百八十三章:終日飲酒

第一百八十三章:終日飲酒

    她的笑容變的有些僵硬,雖然罌粟說她并沒有錯,可是她卻始終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她在擔心,在害怕,其實,一直是那件事在她心底,從未被她遺忘過。

    丁凝松看她有些不舒服的樣子,問道“你是不是累了,想必定是的,你這兩日都沒有好好休息了。”

    “是,是有些累了。”水靈子說道。

    “那便去歇著吧,等到了夜晚,你休息好了,我帶你去街上看夜景,順天府的街市晚上可是熱鬧了。”

    水靈子看了看他,點頭道好,滿懷心事的離開了。

    不管怎么說,丁木蓮始終是死在自己的劍下,雖然,她只是為了報仇,可是,即使這般,這件事卻始終壓在她的心底,她本以為為了報仇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殺了她,她便徹底解脫了,可是,丁木蓮死了,她才發現在她心中重要的人和事有很多,以前只是被她忽略掉了罷了,若是她自認為自己問心無愧,可是,她又是為什么始終不敢與丁凝松說出當日煉玉閣發生的事呢?

    想是,她終是覺得自己錯了。

    到了晚上,外面的街道格外的e明亮,燈火通明,水靈子被外面的叫賣聲吵醒,心中有些不悅,不過,見外面天已經黑透,想是丁凝松定是早就等著她醒來,一同去賞夜景了。

    果真如同她心中所想,她在樓上一眼便看到了在一樓一個角落里坐著的丁凝松一個人在那里吃茶,他總是這般,想是等了許久,不舍得打擾她。

    水靈子整理了下衣衫與發髻,便下樓去了“師兄。”

    丁凝松看到她走開,臉上滿是笑意“你醒了。”

    “嗯,走吧,咱們出去。”

    丁凝松站起身,抓起她的小手,緊緊攥在他的手心“走,我帶你逛一逛這順天府。”

    水靈子笑的很是開心,自古便是兩情相悅飲水飽,這般般配的二人,在一起讓人看著便好生羨慕。

    走在大街上,水靈子睡了一覺,倒是餓了,手里拿著一串糖葫蘆吃的很是香甜,她可是,剛吃完了一盒糕點,不知等下她還要吃些什么?

    丁凝松走了一路,便看著她吃,見她手中的食物馬上就要吃完了,便趕忙問道,你還要吃什么,我去給你買,水靈子,一開始還興致很是高昂,到了最后,笑笑的說道,師兄,你再讓我吃,我可要被撐死了。

    丁凝松便笑她“每次,我下山同師兄來順天府時,看到那些好玩的就會想要是你在,定是喜歡的不行,每次看到那些熱騰騰的食物也總是會想著你定是喜歡吃,如今,你就在我身邊,我便想讓你將所有你喜歡的都嘗個遍。”

    丁凝松說的認真,水靈子看著他,有幾分傻傻的樣子,她不自主的笑了笑,點了下他的額頭“師兄,你真傻,若是你想讓我都嘗一嘗,咱們便在這里多待幾日便是了,正好,罌粟姐姐也在,我也想與她多待幾日呢!”

    “好,你若喜歡,便多待幾日。”丁凝松說道,不過他的神色中閃過一絲不悅,隨后便又道“你與罌粟交好,按說,我不應該說什么,從初見她時,我便覺得她挺好的,可是,這次,她哥哥真的不是師兄害得,而她非要一次次的傷害師兄,我從未見過師兄待任何一個女子有待她的千分之一好。”

    水靈子見丁凝松說起來,滿是愁悶,便說道“罌粟姐姐她突然一下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待過幾日,她定是會想明白的。”

    “但愿吧,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事,且不說風玉師叔的事,師父也已經傳信過來,讓我與師兄盡快回玉溪山。”

    丁凝松嘆了嘆氣“不過,已經給師父回了信,如今,這江湖不太平,便過些時日再回去。”

    水靈子輕輕點了點頭,如今玉溪山風玉一脈算是徹底沒有了,他離開了,他的兩位親傳弟子,一個死了,一個犯了大罪,如今玉溪山大傷,只剩下風翠一脈,發生了這般變故,顏師兄與丁師兄又都不在,不知現在玉溪山是什么模樣了,不過,好在玉溪山并沒有什么大事,那么多的弟子之中,定也能找出些能管事的,風翠師父也還年輕。

    二人將順天府整個街道轉了一圈,便回到了客棧,一樓吃飯的人也只剩幾個人了,就這般走了一圈,時間竟是過的這般快,與心中喜歡之人同行,時間總是飛快的,丁凝松不舍的松開了水靈子的手,說道“去休息吧,明天見。”

    水靈子沖他笑了笑,有幾分俏皮卻也帶著幾分心事,她想與他說什么,可是,卻只說出了一個好字,她的腳步一點點的挪動,向自己的房間走去,她心中想道“若是沒有勇氣與他說,就算回到房間也是睡不著的,還不是一樣備受著煎熬,以前她將這件事放在心底,本以為就這般可以隨著時間過去,可是,丁師兄若是自己發現了,會怎樣呢!”

    她終是戰勝了自己,轉過身來,看向丁凝松“師兄,我有話對你說。”

    丁凝松站在那里,看著她回房間,見她突然這般轉過身來,有些疑惑,本能的說道“嗯?”

    水靈子走向他,走到他面前,她一直在做心理斗爭,兩只細嫩的小手都快被自己掐出血來,終于她說道“那日,在煉玉閣,你娘與我爹同時離開了,其實,是我……”

    “水靈子。”

    丁凝松打斷了她的話“提那些過去的事做什么?都這般晚了,快去睡吧。”

    水靈子看著他的眼睛,明亮而有力,他的目光中有對她的疼惜,她突然間便什么都明白了,罌粟說的對,他早就開始懷疑了,而此刻的他,已經知道了一切,并且,選擇了原諒她。

    她將身子湊近他,揚起腳尖,輕輕在他額頭吻了吻,一滴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知道,這是他的選擇,他的原諒。

    水靈子轉身離開,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神色,她埋在心底無法抹去的事終是被他的溫暖撫平了。丁凝松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輕輕的笑了笑,說道“一直以來都是你自己不愿意放過自己,而我早已原諒了你。”

    夜色已深,在順天府一處深深的巷子里,一處院落的燈火卻依然明亮,院中坐著一女子,身穿紅衣,如血一般的鮮紅,她手里捧著一壺酒,桌上放著幾壺酒,喝的著實暢快,那紅衣是哥哥給她挑選的,她很是喜歡,這幾日便一直穿在身上。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