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二百零六章:你喜歡我嗎?

第二百零六章:你喜歡我嗎?

    罌粟突然想到,這一路走來,確實是有各種做生意的,唯獨沒有客棧,可見,這里確實很少有人來,在這被山圍繞的地方,有這般一個小鎮,想必沒有人想到吧,不過,顏以清倒也真是速度,這般快便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來到院中后,水靈子同罌粟來到了右手邊的一間房屋,剛才在山峰上,水靈子只是將她的外傷止了血,還有很多傷處未處理,剛走近屋內,水靈子語氣便也有些責備的說道“將你身上的衣物褪去,我給你上藥。”

    罌粟看了看水靈子,水靈子并不看她,她自是知道顏以清那般一說,水靈子定也是在責備自己。

    “我去打盆熱水,你不要亂動。”水靈子說道。

    罌粟聽話的點了點頭,想起剛才在那山峰之上自己同顏以清說的話,心中便有些不舒服。

    水靈子將水打來,看到她的身上全是傷口,有新的傷疤,也有些老舊的傷疤,她正要給她擦傷口的手在空中頓了頓,便又拿起在熱水中浸泡過的毛巾向她的傷口處擦去。

    水靈子說道“罌粟姐姐,你身上哪來這么多的傷疤?”

    罌粟輕笑道“一個人從小便在這江湖上游蕩,身上沒有傷疤反倒是不應該。”

    水靈子笑了笑,心中想道,罷了,不問她,問了她也不愿意再提那些過去的事情了。

    可是,有一件事,水靈子卻是必須要問的,她說道“今日,在那山峰上,玉衡道人所說的事可是真的?”

    罌粟身子突然動了動,今日,在山峰之上,玉衡一點都不顧她生氣的樣子,同她說道,你如今的功力,就算加上我們大家,你像今日這般,拼了命,也殺不了赤焰獸的,罌粟知道玉衡要說什么,她想阻止他,可是,玉衡依然不顧她的生氣,繼續說道,世間萬物相生相克,唯有三把神器才能徹底將赤焰獸殺死。

    罌粟聽到他這般說,大聲沖玉衡說道,什么萬物相生相克,我不信,沒有那三把神器,我一樣可以將赤焰海殺死。

    玉衡根本不顧她眼中的悲傷,繼續說道,你已經去了赤焰海兩次了,可殺了他了?

    罌粟眼中滿是絕望與憤怒,沖玉衡說道,我不想看見你。

    許久,玉衡將自己激動的心情漸漸的恢復了下來,一個人向山峰下走去,他早就知道會是這般的結果,罌粟不會去尋那第三把神器,可是,事實就是這樣,他必須將所有事實都告訴她。

    罌粟回過神,看向水靈子,說道“假的,玉衡嘴里沒有幾句實話,不用信他。”

    “可是,我看他今天說話時很認真,不像是……”水靈子說道,話還未說完,便被罌粟打斷了。

    “就是假的。”罌粟說道。

    水靈子便不再說些什么,只是認真的給她將傷口擦拭干凈,給她上藥。

    罌粟內心恐懼極了,她從未這般害怕過,當年,娘被人用玉剜心,出現了如今的那把長云劍,若宇哥哥被人殺害,出現了那把暗雪劍,每一把神器的出現,都是要她失去至親至愛之人啊,誰說只有三把神器才可以將赤焰獸殺死,她偏不信,總有辦法可以將赤焰獸殺死,那第三把神器永遠不會出現在這世間。

    過了許久,水靈子將她身上的傷口均涂抹上了藥膏,就連之間的傷口也都涂抹上了,那藥膏是可以去疤的,女孩子家,沒有人愿意身上留下疤痕。

    罌粟將衣衫穿好,看向水靈子,說道“若是,若是練芙蓉游,三日內是否能大成?”

    水靈子驚訝的說道“罌粟姐姐,你是要……”

    “我沒有選擇了。”罌粟語氣很是沉重的說道。

    水靈子想了一下,說道“芙蓉游的心法你早就熟記于心了,想來心法已不是問題,三日應該不成問題,只是,你可想好了,若是二人同練了芙蓉游,一人損便是兩人傷,芙蓉并蒂便是這般結果。”

    罌粟沉默了一下,隨即說道“我知道了。”

    夜色漸漸黑了下來,罌粟一人坐在床沿,三日之后不知一切又都成了何等局面,可是,她卻始終邁不出那沉重的腳步,她與顏以清之間是有深仇大恨的,永遠無法抹去的深仇大恨,而如今,她亦是沒有任何選擇,想到這里,罌粟站起了身,向顏以清的房間走去,屋內的燈光還亮著,她站在門前,幾度躊躇,卻沒有能敲響那扇門,她緊張的閉上了眼睛,一雙細嫩的手還是鼓起了勇氣在那門上敲了敲,一顆心像是吊在了空中一般,讓人難受,可是,屋內卻沒有任何的聲響,罌粟不禁想到,難不成顏以清還在生自己今天白天那般說他的氣,或許是吧,他一個人離開,直到現在都沒有見到他。

    罌粟又敲了敲門,還是沒有任何聲音,罌粟便推開了門,只見屋內空無一人,她的心不禁踏實了許多,想道,顏以清不在屋內,會去哪里呢?

    正這般想著,便聽見了腳步聲,罌粟便又緊張了起來,顏以清推開屋門,走了進來,一雙腳卻停在了那里,他的神色之中有些驚訝,說道“粟兒,你怎在這里?”

    “我,我……”罌粟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么。

    顏以清走上前,看向她,眼中充滿了疑惑,罌粟心中不禁怨起了自己,竟是這般吞吞吐吐的樣子,突然之間便想到了赤焰獸,想到了玉衡同自己所說的話,心中的緊張突然之間便消失了。

    只聽得罌粟說道“顏以清,你還在為今日白天的事生氣嗎?”

    顏以清抬眼看了看他,眼中確實還有一些不悅,隨即,他嘆了嘆氣,說道“自是生氣。”

    罌粟說道“我答應你,以后再不那般拿自己的性命不當回事了。”

    顏以清被她的話驚了一驚,他沒有想到,她竟會這般溫和的聽話。

    只聽得罌粟又說道“顏以清,你可還喜歡我?”

    顏以清的眼皮微動,一雙眼睛深情的看著她,卻不明所以,不知她為何會有此一問。

    見顏以清征在了那里,罌粟又說道“喜歡是嗎?”

    “粟兒,你怎么了?”顏以清問道,他知道,這不是她。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