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冰戟之粟念> 第二百零七章:七情六欲

第二百零七章:七情六欲

    罌粟說道“既然你喜歡我,而我卻無法還你于我的深情,便用我自己來償還你待我的這一片深情吧!

    顏以清眼眸微動,目光靜靜的看著她。

    或許只有罌粟自己知道,她同顏以清講的看似玩笑的話,卻是出自她的真心,她這一生,給不了他感情,亦是給不了他陪伴,現在能給他的,便是這般片刻的溫情了吧。

    罌粟走上前一步,輕輕的伸出手解開了將自己腰間的絲帶解開,她將身上的外衫褪去,本就是夏天,褪去外衫,里面便是一件白色的紗衣,她將白色的紗衣正要褪去,顏以清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將她手中的紗衣放回穿好,罌粟疑惑的看向他,她眼中的驚訝,讓顏以清看了心中不禁有些難過,兩人離得很近,此刻,整個房間便只有那沉悶的呼吸聲,他緊緊將她的手握在手中,一雙深邃的眼睛那般柔情的看著她,罌粟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此刻,本來已經不緊張的她卻被顏以清的阻止弄的不知所措,腦中突然間便一片空白,唯一能感覺到的,便是她的嗅覺,她能清晰的聞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藥草的味道,很是好聞,許久,罌粟說道“為什么?”

    顏以清說道“我知你是為了芙蓉游,才會,才會這般說!

    罌粟睜大了眼睛看向他,他竟然知道她內心的想法,隨即罌粟又想,既然顏以清知道她要做什么,那便一切都好辦了,罌粟說道“既然,你都知道,那便同我同練芙蓉游吧!

    顏以清松開了她的手,轉過身去,說道“我可以與你同練芙蓉游,但是我有個條件!

    罌粟聽到他這般說,有些生氣,如今,都到了這般時候,顏以清這般不知后果,競還與她講起了條件,雖是厭煩,卻還是說道“什么條件?”

    “芙蓉游須得男女有夫妻之實才能練至大成,我要你嫁給我!鳖佉郧逭J真的說道。

    罌粟聽到他這般說,不假思索的說道“顏以清,就算我們不是夫妻,只要有了男女之事,便也可以將芙蓉游功法練至大成!

    顏以清說道“男女授受有別,你我不是夫妻,我自是不能做世間小人之事!

    “顏以清,你,你故意的!”罌粟有些生氣的說道。

    她說的沒錯,顏以清確實是故意的,為了她的名節,也為了自己的私心,他這一生所求的東西不多,唯有一個她最讓他不知所措。

    罌粟看了他一眼,徑直的離開了他的房間,也顧不得自己的外衫是否還在他的房間,便離開了。

    過了有一個時辰,顏以清的門又被敲響了,他打開門,看到站在門前的人是罌粟,問道“粟兒,你可是想好了?”

    罌粟不想與他生氣,便只是點了點頭,說道“想好了,我嫁給你!

    “好”顏以清說道“現在,便將大家都叫出來,給我們做見證!

    罌粟本想拒絕,顏以清卻已經抓起了她的手,將他們三個都叫了起來,三人出了房門,看到他們二人緊握的手,有些不明所以,不過,水靈子瞬間便明白了,玉衡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只有丁凝松還有些迷迷糊糊的樣子。

    “我們要成親,結為夫妻!”顏以清說道

    玉衡呵呵的冷笑了兩聲,走到顏以清罌粟面前,他看了看顏以清,又看向他們緊握著的手,玉衡竟是那般伸出手去,將兩人緊握在一起的手掰開了來,還一邊說道“你們在開什么玩笑”玉衡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繼續說道“我這還沒睡著呢,怎么就開始做夢了?”

    罌粟說道“玉衡,你認真一點,沒有人同你開玩笑!

    玉衡抬起的頭呆呆的望向月亮,隨即,他像往常一般,看向罌粟,只不過此時他的眼神中多了些認真,說道“罌粟,我知道,你是為了練芙蓉游,可是,你怎么會愿意嫁給他!

    顏以清聽到玉衡這般說,兩只手不禁握成了拳頭狀,他不是在怪玉衡這般說,而是玉衡正說中了他內心的悲傷。

    只見丁凝松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一把拉住玉衡,說道“玉衡道人,出家人本就以慈悲為懷,常言道,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這是做什么?”

    玉衡并不理會丁凝松,一雙眼睛認真的看著罌粟,罌粟本覺得玉衡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她從他的眼神中竟看到了認真的樣子,看著玉衡看她的目光,罌粟心中突然便很不是滋味,她輕輕說道“玉衡,你,你怎么了……”

    玉衡沉默了一會,突然冷笑了下,說道“你是否已經下定了決心要練芙蓉游?”

    罌粟點了點頭,說道“玉衡,你知道的,我沒有選擇!

    玉衡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顏以清,轉過身向門外走去,便走便說道“新婚快樂!”

    “玉衡,你去哪?”罌粟下意識的喊道,卻沒有聽到玉衡的回復,其實,玉衡在問她時,便已經知道了她的答案,只是還是不死心的又問了一遍,罌粟既然拋開了一切,愿意去做這件事,自不是他可以改變的。

    罌粟沒有去想玉衡是如何知道關于芙蓉游的事情的,她只是目光看向顏以清,看到的卻是他的臉色如天上的烏云一般的黑,玉衡的話還是傷到了他,可是,他本就知道啊,她愿意嫁給他,不過是為了芙蓉游罷了,當初云前輩一心想讓他們二人同練芙蓉游,為的是可以因此消去罌粟心中的仇恨,讓罌粟想要殺顏以清時能夠有所顧慮,不至于讓顏以清死在罌粟手中,如今,卻成了這般模樣。

    氣氛有些沉重,幾人站在那里,丁凝松看了看玉衡離開的方向,不禁說了句“這玉衡道人是出家人,看他這模樣,難不成是動了七情六欲!”

    他這句話說出口,他們三人均看向他,顏以清眼中有些疑惑,罌粟眼中更多的卻是驚訝,隨即自己告訴自己,丁凝松胡亂說的罷了,可是,剛才玉衡看她的目光,為何會讓她覺得那般難過呢,罷了,不去想了。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