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捕龍印> 第39章

第39章

    青媚娘發出一聲驚呼。

    這聲驚叫在公良至頭頂上傳出,他沒來得及拉住少婦,對方被黑霧圈著腰一下拖走。四下同時發出一連串巨響,黑色霧氣蔓延開始,像幾條發了瘋的蛇,瘋狂地抽打著天頂。

    走過了幾道關卡,這里距離終點只有一步之遙,按部就班地再走過一層就能到達最下層,或者說地塔“頂部”。殺死了所有競爭者,走到這里的魏昭已經是最后的贏家,只需要一點耐心而已。

    魏昭沒這種東西。

    青媚娘剛說的話讓他心中一跳,從未料想過的破綻像最后一根稻草,把他最后一點忍耐耗盡,狂亂的世間惡念占據上風。就不該放任她多嘴多舌!魏昭一不做二不休,開始集中力量沖擊天頂。他毫不猶豫地做出了取舍,那把劍以外的寶物都是細枝末節,無足掛心。

    地塔開始震動,無數古老的禁制因為非正常通關方式明明滅滅,最終不甘心地黯淡下來。轉靈真君的地塔說到底不是殺局,而是留待后人開啟的機緣,如此蠻干也不會反噬攻擊者,只會帶著其中的珍寶一起毀掉。仿佛牛嚼牡丹,仿佛莽夫用寶劍斬斷死結,此處要是還留有一個歡喜宗的魔修,又或者只是哪個識貨的修士,他們一定會為這種驚人的浪費捶胸頓足。

    終點前的過道上有不少天材地寶,法器遺寶,比如黃甲尊者取下的天罡玄武秘金盾。如今周圍所有盒子都沉入地塔當中,在整個地塔的鳴響中毀于一旦。剛才強行打破陰陽壁導致的輕微混亂不斷擴散,終于席卷整個九層地塔,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無數盞琉璃燈驟然熄滅。

    紅塵燈的焰火在上面幾層擴散,泥土里的蚯蚓爬蟲都在燈光下一瞬間幾乎入道,又在下一瞬間化為塵埃。生生世世、無數時光被壓縮在小小地塔中,在失去限制的幾息間將這一方寂靜土地化作凡人國度,這毫無人煙的繁華人間沒能維持住幾息,便失控地席卷開來,變淡,消失,如同炸裂水球中四下散開的水珠。無數鮮亮偶人變得陳舊、腐敗,書生或新娘,鬼神或凡人,只剩下一抔黃土。

    紅塵道最后的遺產在地下幾十丈的地方泯滅,如同煙花消散。

    但見證人無意對此投去一瞥,道士抬著頭,他頭頂上的魔修割開了少婦的胳膊,把她的鮮血抹在半空之中。明明看上去空無一物,青媚娘的鮮血卻停留在了空氣里,血液涂畫出一道門的形狀。這位鼎爐臉上猶帶著淚痕,她瞪大了眼睛,感到有什么東西正在呼喚。

    青媚娘此生第一個機緣,正向她飛來。

    策劃了一切的魔修并不清楚為何地塔這把絕世寶劍選擇了青媚娘,因為血脈,心性,時機或是別的。魏昭也懶得去探究,只要直接拿她一試即可。

    僅剩的三人看見了從天而降的光團,它朦朧得像一團霧,卻明亮得好似整個地塔的燈火都集中在了上面。它一出世,每個人的眼睛都要集中在它身上,因為它太美了。

    若非親眼所見,很難想象這種宛如名山大川的壯美會出現在僅僅一人高的光團上,或許只有早就離開昆華界的瑞獸麒麟才能有此等光輝。它的魅力無法用語言形容,華麗而樸素,銳利無比又厚重無鋒,盯著它看多久都難以確定它的形態,因為它本來就是“不定”的。要如何描述流云,如何描述水流呢?從某種角度看,它竟與魏昭身上不定型的黑霧有相似之處。只是,黑霧的基調是邪惡,它卻沒有基調。

    無色無相無形之劍,無窮可能之劍,紅塵道轉靈真君窮盡一生也沒能煉制成功的瑰寶,青劍娘子的斬魔劍,未來的化神大能蕭逸飛的屠龍劍。

    不過在此時此刻,它還只是一團剛出世的劍胎而已。

    它不知從何而來,去向則十分明顯。青媚娘呆呆地看著這從未想過的寶物慢慢向她飛來,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等機緣。她的眸子被這微光照亮,讓她充滿風塵之氣的美貌也變得博大而圣潔起來。她顫抖著伸出手,想碰上這無相劍胎。

    沒能碰到。

    何為機緣?

    機緣是法寶丹藥天材地寶,是成道之基,是命定之緣。機緣里命里該有終須有,機緣是天若不予,我自取之。

    青媚娘沒有發出一聲慘叫,她的尸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而在半空之中,魏昭抓住了劍胎。

    劍胎震蕩起來,變得滑膩,像一尾企圖溜出漁夫手心的魚。魏昭面無表情地抓住它,爪子深深陷入其中,發出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能切金斷玉的爪子在劍氣中斷裂,龍爪登時千瘡百孔,鮮血淋漓,然而半點沒有放松。魏昭用上了兩只手,他抱緊了想要逃脫的劍胎,惡念混入鮮血,覆蓋了整個劍體。

    他能感覺到劍胎中傳來的反抗,這初生寶劍還未生出靈智的雛形——今后也不會有機會生出了,魏昭不需要一個有自我意識的伙伴,他只要一個足夠好用的道具。說不定就是預料到了這種命運,寶劍才不斷想要逃脫吧。劍胎先選了青媚娘,待青媚娘身死后,又拼命向下方的公良至飛去,就是不選魏昭。魏昭冷哼一聲,這事可由不得一個靈智未開的鐵疙瘩。

    他渾身上下都是黑霧,黑霧遮不住劍胎的微光,但落到上面的鮮血卻讓光輝閃爍不定。黑色的血漿粘稠如楓糖,一點點、一寸寸舔舐著無色的光芒,直到它被引誘,被馴服,被同化。紅塵道的法寶本無善惡之別,無相劍無善無惡,以紅塵為心,而誰又能說,魏昭這一身怨念不算人間煙火?

    劍胎終于不逃了。

    魏昭手心的劍胎不再打滑,與之相反,它變得完全貼合魏昭的手掌。微光蛻變,終于與他身上的黑霧渾然一體,兇戾、殺戮之氣從劍刃上騰起。魏昭將新出爐的寶劍在空中一揮,劍身震動,嗡鳴聲仿佛龍嘯。

    無相劍胎出,此后不會有斬魔劍,也不會有屠龍劍。到了魏昭手中,此劍名為——

    逆命!

    命該隕于此劍下的魏昭,將持此劍誅仙,逆天,改命!

    魏昭低笑起來,聲音越來越大,讓人不寒而栗的狂笑在此處回蕩。失控的劇情終于再次回到他手中,他無所畏懼……他為什么要畏懼?他為什么要被絆住手腳?有什么可以阻他?哈哈哈!能者居上,適者生存,本該如此!阻攔者,殺殺殺殺殺殺殺!

    不愧是主角的佩劍,它在持劍人手中如臂指使,仿佛自身意志的延伸,像用爪子一樣方便。吞吐不定的黑色劍刃催促這他試劍,魔修向下看,塔里還剩一個活人。

    他揮劍。

    劍光由上而下劈落,仿佛九天落雷,轉瞬間突破層層防護,在距離公良至幾步之遙的地方,將整個地塔一分為二。本來就在崩塌之中的地塔終于土崩瓦解,對內對外的防御全部粉碎。這塊小小的空間震蕩起來,公良至從地面摔向了另一個地面——顛倒的重力恢復了原狀。

    地塔要塌了。

    魏昭在空中轉了個身,像在水中轉向的游魚。公良至沒這么輕松,讓自己不被落石砸中已經耗盡了他全部的精力。他狼狽地摔了個跟頭,踉蹌著爬起來,四處搜尋著。

    “過來!”魏昭說。

    公良至沒過來。

    他很快找到了在找的東西,居然轉身向魏昭的反方向跑去,跳進了逆命劍劈出的裂痕中。魏昭萬萬沒想到他居然做出這種近乎自殺的蠢事,不得不放棄之前抓住他立刻遁走的打算,用黑霧定住不少向那里砸去的石塊。他飛了過去,跟下去一把扯住公良至,想知道什么東西讓他如此找死。

    公良至被提著腳撈了出來,裂痕在他前方閉合,碾碎了掉進其中的寶物和尸體。魏昭沒空細看,卷起黑云,飛快地逃出了地塔,一飛沖天。

    荒原之上,幻術波動了幾下,最終因為再也遮蔽不了的巨大空洞而消失。進入時的活板門碎裂,地面上塌陷出一個巨大的開口,地穴像一張猝然張大的嘴巴,開到極致后又在崩塌中收縮。就在魏昭和公良至沖出地面的下一秒,荒原變成了流沙地,洞口閉合了。

    他們摔到了半里外的地上,饒是魏昭也耗空了力量,只能靠雙腿站到地上。他看著遠處揚起的沙塵,回頭看向公良至,去看他到底搶救了個什么上來。

    公良至手上,抓著青媚娘的半截尸體。

    “死都死了,尸體你也要救?”魏昭冷笑道。

    “我答應了她,要將她送回故土。”公良至平靜地說。

    大驚,大喜,大怒,大悲,如此以后,也只剩下一片平靜。

    鬼召把青媚娘扯過去之后,公良至沒找到問問題的機會。而等鬼召殺了青媚娘,奪取機緣,強占劍胎,將地塔和死者的遺體一并斬斷后,又沒有了詢問的必要。

    鬼召怎么會是魏昭?

    公良至看著魔修手中的黑色長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