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最強狂兵> 第1432章 深夜里的刺殺者

第1432章 深夜里的刺殺者

    既然張斐然能夠判斷出來張立越是在撒謊,那么和石偉交代出來的信息兩相印證的話,就已經確定這位張家大管家參與此事了。

    “你是怎么判斷出來的呢?”蘇銳饒有興趣的問道,他已經看出來了,張斐然并不是死學知識不懂靈活變通的人,她已經把活學活用做到極致了。

    “大多數人在說謊的時候,都會有很多不自覺的小動作,即便他們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眼神不躲閃,但是一些細節還是會出賣他們的內心!睆堨橙徽f道:“我從小就比較善于觀察,和張立越已經相識很多年了,對于他的一舉一動,我真的再熟悉不過了,每當他說謊的時候,他的右手大拇指會不自覺的與中指輕輕的搓幾下!

    “這么細節的東西都被你發現了!碧K銳微笑著說道,他確實挺佩服的。

    “其實每個人都有這種習慣性的動作,只是他們自己都覺察不出來而已!睆堨橙徽f道。

    “那你有沒有這樣的習慣?”

    “我沒有,因為我曾經對著鏡子仔細的糾正過!睆堨橙宦柫寺柤纾骸澳阒赖,很多時候心理醫生都要先學會自欺欺人!

    蘇銳笑著點了點頭:“嗯,這是我聽到過的關于心理醫生行業最精辟的形容了!

    看來他對這行業的偏見在一時半會還是沒法消解。

    “蘇銳,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睆堨橙豢吭谏嘲l上說道。

    她的眸光看起來有些沉重,身體似乎也有些無力。

    的確,發生了這種事情,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好過。

    張立越和她認識已經二三十年了,張斐然也從來沒有把對方當成傭人或者下屬,一直都是尊敬有加,可是現在,這位讓她無比信任的人,卻在背后深深的給了她一刀,這讓張斐然覺得心在滴血。

    哪怕她的自我調整能力再強,此時此刻也是很難走得出來。

    “那就好好的睡一覺,醒來之后就會好許多!

    其實,蘇銳本來想要在張家囂張的亮個相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對張斐然并沒有半點好處,反而會讓她陷入更加兩難的境地。此時,整個張家上上下下,唯一能夠讓蘇銳沒什么惡感的,也就只有張斐然了。

    “你今天晚上睡我的房間吧!痹诖_認了張立越是在撒謊之后,張斐然更加沒有安全感了。

    她連一個人洗澡都不敢,又怎么可能一個人睡覺呢?

    “好!

    蘇銳倒也沒有任何的推辭,不過卻主動在張斐然的床邊地板鋪了個被子,直接睡在上面。

    看著蘇銳的動作,張斐然覺得非常過意不去,但是讓蘇銳上床睡覺,她又做不到。

    “蘇銳,謝謝你!标P了燈之后,張斐然說道。

    “這有什么好謝的!碧K銳笑著擺了擺手,并不介意:“抓緊睡覺吧,明天白天還得打起精神來戰斗呢!

    張斐然點了點頭,有蘇銳在旁邊,她睡的十分安心。

    很難想象,如果到了明天后天,蘇銳不在身邊的時候,張斐然又該如何自處?

    她從來都認為自己是個很有勇氣的女人,但是現在看來,這種觀點要被徹徹底底的推翻了。

    凌晨三點鐘,蘇銳的平穩呼吸忽然停止了,他睜開眼睛,兩道目光如同利劍一樣,在黑暗中非常明亮!

    他的耳朵輕輕的動了動,然后便悄無聲息的起身,被子卷成一團放在角落里。

    而此時,張斐然還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蘇銳已經翻身上床,捏住了張斐然的鼻子。

    她睡覺的時候是用鼻子呼吸的,此時一憋氣,立刻本能的睜開眼睛。

    迷迷糊糊的看到蘇銳正壓在她的身上,張斐然非常吃驚,整個人登時清醒了過來。

    “你要干嘛……”

    張斐然知道蘇銳并不是要侵犯自己,畢竟在這兩天的相處過程中,她對蘇銳的為人已經是非常的知根知底了。

    不過,張斐然的這句話并沒有說出來,而是被蘇銳捂住了嘴巴。

    只見他用眼睛示意了一下。

    張斐然頓時明白了什么,她渾身的皮膚已經驟然緊繃了!

    這幢別墅里面有人進來了!

    而且是從正門進來的!

    由于別墅的正門是防盜門,因此打開的時候會發出聲響來,蘇銳在二樓,卻把這聲音聽的一清二楚。

    蘇銳指了指衛生間,然后便把張斐然攔腰抱了起來。

    緊緊摟著蘇銳的脖子,貼在他的胸膛前,張斐然一聲都不吭——一切聽他的安排。

    把張斐然放在衛生間后,蘇銳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便回到了臥室,把張斐然的床偽裝了一番。

    將兩個枕頭塞進被窩里面,如果不開燈的話,還真的以為里面有人在睡覺呢。

    更何況,張斐然的拖鞋還放在床邊,為此更添了佐證。

    蘇銳做完這一切之后,便回到了衛生間里面,并且把門打開了一條細縫。

    他再次對張斐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指了指外面。

    張斐然集中精力聆聽,似乎有很輕的腳步聲在接近。

    這樣的深夜,這樣的腳步聲,讓這間別墅顯得更加的陰森詭異起來!

    張斐然的心幾乎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她實在是太緊張了,本能的抱住了蘇銳的腰!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給她帶來一絲安全感!

    在這一刻,張斐然的心里面閃過了許多種猜測!

    來者是誰?

    是不是張立越派來的?

    是不是來要她性命的?

    難道說,張立越就那么的恨她,恨不得立即除之而后快?

    幸好,有蘇銳在身邊。

    這個張家,已經不是她的張家了。

    如果可以的話,張斐然真的不想再踏進這里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已經來到了臥室的門前。

    張斐然的心跳速度已經無法抑制了!

    蘇銳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臉,以示安慰,然而,他的眼睛卻一直望著門縫外面。

    臥室的門被輕輕的打開了,一個黑影走了進來。

    他的腳步很輕,先是站在床邊,看了看地上的拖鞋,而后又看了看床上的被子,輕輕的說了一句:“對不住了!

    聽到這聲音,張斐然的身體輕輕一顫!眼睛里面涌現出了濃濃的難以置信之色!

    蘇銳把她的手臂放開,繼續看著門縫。

    只見那個黑影陡然跳上床,一把掀開被子,另外一只手高高舉著閃著寒芒的匕首,猛然刺下!

    可是,一刀下去,他愣住了!

    他的匕首并沒有扎到張斐然的身體,反而是扎在了枕頭之上!

    然而這個時候,一陣風從他的背后襲來!

    蘇銳已經從浴室里面撲出來,一只手高高舉起,然后砸在了這個黑影的后頸之上!

    于是,此人便一頭栽倒在了床上!

    在暈倒之前,他甚至都沒有機會看到攻擊者到底長的什么模樣!

    蘇銳把臥室的燈打開,然后把渾身僵硬的張斐然從浴室里面拉出來,說道:“你認識這個家伙?”

    張斐然捂著嘴巴,難以置信的點點頭,她的眼睛里面已經滿是淚花。

    蘇銳知道,這眼淚是為她自己而悲傷。

    事實上,在聽到這名刺殺者說出“對不住了”幾個字的時候,張斐然就已經從他的音色里面判斷出來對方的身份了!

    有些事情,越是發展下去,就越是會讓人感覺到驚慌失措!

    就像現在的張斐然,她明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冷靜一下,告訴我,他是誰?”蘇銳的眸光冰冷。

    看來,這張家的玄機比他想象的還要深!

    不想著好好的團結起來對付蘇銳這個強大的“外敵”,在這種時候,還要想著把張斐然這個最大的助力給除掉,防止事成之后她分走張家的權力,這樣的家族,活該四分五裂!

    張斐然還在抽泣著,情緒十分激動,似乎完全控制不住了,短時間之內,根本別想冷靜的下來。

    蘇銳嘆了一聲,然后伸出手來,把張斐然攬進了懷里。

    “既然想哭,那就哭一會兒吧!碧K銳輕聲說道。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