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天庭幼兒園> 第八章 紅線

第八章 紅線

    白澤:“……”這話聽著怪怪的,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這才意識到,天尊能變出一雙手估計已經很不易了,作為臨時的師長,自己應該及時表揚一下。于是,迅速換上一張笑臉。

    “浮黎,你太了不起了,怎么做到的?”白澤手中握著的那雙手,漸漸又縮了回去,變成了肉呼呼的小手。

    “按你說的,匯集法力于一處,著實可以變大,但時效很短!备±韬唵蚊髁说刈隽藗總結,招來無字天書,將自己的心得記載進去。這些經驗都是很有用的,必須記下來,以備下一次滄海桑田到來時應對。

    做完這些,浮黎拍了拍白澤的腦袋,白澤愣了一下,低頭看看一臉嚴肅的天尊:“怎……”話沒說完,就見小小的浮黎張著嘴巴,打了個哈欠,清亮的眼眸中,染上了一層霧氣。

    原來是困了。

    打從上次睡過白澤的毛毛,天尊大人就喜歡上了這種觸感。白澤屬水,夏天的毛毛充滿了冰涼的水汽,躺上去一點也不熱。

    白澤認命地變回原形,趴在地上。浮黎便揪著毛毛爬上去,躺在白澤的脊背上,腦袋枕著他的腦袋,在毛毛間蹭了蹭臉。

    次日,玉帝準時把王母送來,丟到稚子園門口就跑,連句話都沒跟白澤說上。

    “嗚哇——”嘹亮的哭聲,把還在呼呼大睡的白澤驚得炸起了毛,李靖從玉席上滾下來,蹭地一下爬起來,迅速把衣服穿上。

    “乖啊,不哭!卑诐勺兂扇诵,抓耳撓腮地圍著王母轉了一圈,抬手把人抱起來。王母掙扎著跳下來,抱著玉清宮柵欄門上的玉柱不撒手,望著凌霄殿的方向嚎啕大哭。

    “玉帝不要你了,略略略!”老君沖王母伸舌頭做鬼臉。

    這話一說,王母頓時哭得更兇了。

    “晚上他就會來接你了,別聽老君瞎說!卑诐傻闪死暇谎,示意他趕緊交出一顆糖豆哄人。

    老君抱住自己的葫蘆,噘著嘴猶豫半天,倒出來三顆,挑了個最小的出來,剩下兩個還倒進去,封好!敖o你吃!崩暇岩活w糖豆伸到王母面前。

    “我不要……”王母扭頭,揮開老君的手。

    “我要!我要!”李靖像一陣風一樣跑過來,卷起糖豆就跑。

    “誰給你了!”老君立時去追,兩人又開始圍著院子瘋跑。

    “那你想要什么?”白澤耐心地問道,作為一個瑞獸,他的脾氣還是很好的,尤其面對小孩子的時候。

    “我要相公……嗚嗚……”王母抽抽噎噎地說了起來。她覺得自己變小了,玉帝肯定是變心了,竟然不喜歡她叫人織的雞腿云。

    “何以見得?”浮黎飄過來,面無表情地看著王母。

    “?”王母吸了吸鼻涕,愣愣地看著倒掛在她面前的浮黎天尊。

    “玉帝可有什么異常?”浮黎正過身子來,抱著手臂問她。雞腿云這件事,昨天就說過了,當時王母也沒有哭,今天早上哭得這么兇,定然是昨天發生了什么事。他們雖然變小了,但是作為上仙的直覺還在,能讓王母哭成這樣,估計是有什么特殊的征兆。

    王母咬咬牙:“還不是那個九尾狐仙!”有一只九尾狐,最近修成了仙,因為跳舞跳得好,被玉帝留在凌霄殿做舞仙。那狐貍一直恪守本分,對玉帝非常敬重,昨天晚上卻不知怎么了,突然朝玉帝拋了個媚眼。

    “恭迎玉帝回宮!本盼埠柘煞毓虬,玉帝叫了起,她便站起身來,幽幽地抬頭,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欲語還休。

    玉帝愣怔了一下,似乎有些迷惑。

    九尾狐笑著退下,臨走時,沖玉帝眨了眨眼。

    玉帝又是一愣,而后甩了甩腦袋。

    “你說,他是不是變心了?”王母哭哭啼啼地問。

    白澤干咳一聲:“我覺得不至于……”玉帝千百年來,什么美人沒見過,九尾狐再美,也就那樣。玉帝的人品雖然不怎么樣,但以他對玉帝的了解,那家伙還不至于做出這種當著正妻的面跟別人調情的下作事。

    “嗚嗚嗚……”王母還是不停地哭,白澤無法,只能把九尾狐的事先放下,帶著王母去找月老。

    “咱們找月老要段紅繩,把你和玉帝拴在一起!卑诐珊逋跄傅。月老的紅線,名叫姻緣線,可以定天下的姻緣,凡是被紅線所牽的兩人,就是有緣人,只要紅線不斷,就可以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王母一聽這話,頓時不哭了,點點頭抱著白澤的脖子要抱抱。白澤彎腰把王母抱起來,院子里的其他小家伙聽到他要去月下仙宮,立時吵著也要去。

    “不行!卑诐上胍膊幌氲鼐芙^了,月下仙宮中,滿地都是代表凡人的泥塑,紅線牽連兩個泥塑,就是把這兩個人的姻緣綁定。老君和李靖那兩個調皮鬼,去了之后還指不定怎么搗亂的,萬一把人家的紅線弄亂或是泥塑打翻,可就闖大禍了。

    “我跟你去!碧熳鸶±柰蝗婚_口。

    白澤瞧瞧浮黎認真的小臉,莫非天尊察覺到什么問題了?來不及細想,白澤便點了點頭,帶著兩個小豆丁往月下仙宮而去。

    幾日沒出門,白澤覺得天界的氣氛似乎有些詭異。

    “啾——”一聲嘹亮的鳳鳴劃破長空。白澤抬頭,就看到一只巨大的鳳凰從頭頂飛過,艷紅色的羽毛遮天蔽日,翅膀扇動,宛如垂天之云,所過之處,白云都被點燃,變成了一片赤紅。三界唯一的一只火鳳,乃是鳳王。

    緊跟在鳳王身后的,有一只五彩斑斕的孔雀,那孔雀速度極快,瞬間繞到了鳳王的面前,翩然起舞,而后,緩緩展開了那華美至極的尾羽。

    “青耀仙君,這是……開屏了?”正站在南天門曬太陽的千里眼,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鳳王是只雄鳥吧?”順風耳張大了嘴巴,“青耀也是只……雄鳥吧……”

    “世風日下!”坐在他們身后喝酒的巨靈神嘆了口氣,如今的天庭是越來越亂了。

    白澤也很是驚奇,他記得鳳王早就心有所屬,但絕對不是這只雄孔雀。鳳乃百鳥之王,這青耀雖然仙階高,但也受鳳王管轄,膽敢挑釁王者,當真是……勇氣可嘉。

    鳳王看到孔雀開屏,著實愣了一下,在原地盤旋了片刻,忽然,噴出一口烈火。

    “嘎嘎!”孔雀被燒得哇哇亂叫,慌忙收起尾羽往一邊躲,這時候,鳳王已經飛到他面前,張口就是一下。

    “嘎嘎嘎!”孔雀叫得更慘了,鳳王毫不留情地啄它,用鳥類最原始的方法,拔掉它滿腦袋的毛毛,讓他消停點。

    白澤收回目光,搖了搖頭,抱著王母,拉著浮黎轉身離開。浮黎伸手,接住一根掉落的孔雀毛,五顏六色很是漂亮,隨手裝進了袖子里。

    “咦?白澤神君抱的那是誰?”巨靈神看到白澤拖家帶口的模樣,很是好奇,轉頭就問起身邊的包打聽千里眼。

    “這個……”千里眼偷瞄了一眼白澤,特別想上去刺兩句,奈何什么也不能說,面對巨靈神那雙銅鈴大的眼睛,憋得面色漲紅。好在他本就是紫色面皮,憋紅了也看不出來。

    但是,有閑話不能說,真是……太憋屈了。

    白澤并不能體會千里眼的憋屈,他已經被一路上的見聞驚呆了。高傲的百花仙子竟然跟總給她搗亂的青蟲大仙眉來眼去,南極仙翁的神鶴居然追著太白金星的金雕跳求偶舞……天界,著實有點不尋常啊……

    白澤跟浮黎對視了一眼,他明白問題出在哪里了。白澤駕起云,帶著浮黎快速向月下仙宮飛去。

    月下仙宮,位于月宮的正下方,常年仙霧繚繞,很是美麗。宮中以瑩白玉石為柱,九天雪紗為簾,院中央的水池中開了滿池的并蒂蓮。

    王母到了月下仙宮,就掙扎著要下去,邁著小短腿就往屋里跑:“月老,月老,快給我一把紅線!”

    “咯咯,你要紅線啊,等著!”重重白紗后面,伴隨著清脆的鈴鐺聲,傳來一道軟軟糯糯的聲音。

    白澤心中一沉,看來猜對了,月老也變小了。

    浮黎站在水池中央的木板橋上,盯著一朵并蒂蓮看,彎腰,信手將之摘下,直起身子……因為腦袋大身子小,一個不穩,往水里栽去。

    白澤眼疾手快地一把將人抓住,撈在懷里,大步往內室走去。掀開層層帳幔,一瞬間有些眼暈。但見滿地的泥塑四零八落,無數的紅線纏繞其中,仔細瞧,許多完全不相干的人都被扯到了一起。

    有王公大臣扯上了九五至尊,有田間老農扯上了千金小姐,有青年才俊扯上了賣肉大漢……甚至還有什么公雞配母鵝,白蛇配書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