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天庭幼兒園> 第十五章 傳言

第十五章 傳言

    “你不是要玩打仗嗎?咱們這就開打!”老君向口中扔了顆糖豆,笑嘻嘻地湊過來。

    “哼!”李靖被捆住腰,手還是可以動的,先發制人地給了老君一拳。老君躲開,拍了一把仙鶴的屁股。仙鶴頓時受了驚嚇,展翅飛起來。

    普通的鶴自然是帶不動這么重的孩子的,何況這孩子還穿著一身盔甲。但玉清宮的仙鶴早已成仙,別說帶起一個孩子,就是馱著天尊飛到南海都不成問題。于是,李靖就這么被仙鶴帶走了。

    一群孩子呆呆地仰望著上方,月老小聲說:“一會兒白澤出來,會不會罵我們呀?”

    “我可什么也沒看見!崩暇D身就走,跑到竹林邊,裝作在挖蟲子的樣子。王母吐了吐舌頭,拉著月老到一邊去翻花繩。浮黎沉默了片刻,抬頭就看到烙完餅回來的白澤。

    “過來吃東西,”白澤笑著招呼幾個孩子,左右看了看,“李靖呢?”

    老君跑拿了一塊烙餅就跑開,沒有回答白澤的話。王母過來拿了兩塊,準備帶去給一邊還撐著花繩的月老。浮黎則坐在蒲團上,不為所動。

    “王母,李靖去哪里了?”白澤覺得情況有點不對,以前如果李靖調皮跑到一邊去玩竹馬,老君肯定會第一個告狀,王母也會跟著說兩句,現在竟然都閉口不談。

    “唔……被仙鶴駝走了!蓖跄敢Я艘豢诶语,含含糊糊地說。

    “什么?”白澤立時轉頭去看玉池,池中原本有兩只長腳白羽的仙鶴,每天優雅地在水中梳白羽,飲清露。如今,只剩下一只了。

    最近,這些變小的家伙躲在玉清宮里,跟著白澤吃吃喝喝。天界的仙人,都以為幾位上仙在玉清宮聽天尊論道,不敢打擾。如果驟然被他們看到仙鶴腳上綁著的小李靖,也不知會是什么表情。

    白澤趕緊放下手中的烙餅,準備去追。

    “我跟你去吧!备±璨痪o不慢地起身。那仙鶴是他養的,自然聽他的召喚。

    這話聽在白澤耳朵里,那就是天尊要為沒有照顧好李靖負責,果然,即便變成了小孩子,還是天尊最靠譜!白澤點了點頭,把浮黎抱起來就走,忽而停下腳步,拿起一塊烙餅,塞到浮黎手中:“拿著路上吃!

    浮黎看了看白澤,優雅地抬手,慢慢接過來,垂目瞧著手中的餅子,賣相不怎么好,有些地方還糊了。抬眼看看滿眼期待地望著他的白澤,浮黎天尊抿了抿色澤淺淡的小小薄唇,試探著咬了一口。焦香的面餅味,通過舌尖傳過來,帶著濃郁的靈氣,意外的,味道還不錯……

    白澤見浮黎喜歡吃,不由得高興了幾分。不知是不是因為兩人之間的姻緣線,白澤現在總忍不住想對浮黎好一點,見他喜歡自己的烙餅,心情就跟著明亮起來,連李靖被仙鶴帶走的焦慮都淡了幾分。

    卻說李靖被綁在仙鶴腿上,從玉清宮一路飛出去,下面是仙霧繚繞的亭臺樓閣,時不時有仙人出沒。不過大家早已習慣頭頂匆匆飛過的各種仙鳥,并不會抬頭看。

    打從變成小孩子,李靖就沒有再騰云駕霧過,此刻被仙鶴帶著到處飛,覺得好玩極了,興奮得手舞足蹈。

    “哇哇,沖啊,沖上凌霄殿,保護陛下!”小小的李靖兀自演繹著自己想象出來的場景。

    仙鶴只是慢慢悠悠地飛著,并不理會腿上那聒噪的小孩,直飛到一處八角亭,輕盈地落在亭子頂上,開始悠閑地梳理羽毛。

    這處亭子,位于兩條溪流的交匯處,有一只通體雪白的仙鶴在水中優雅地踱步。亭子頂的仙鶴停下梳理羽毛的動作,癡癡地望著水中的那一只。

    李靖拽了拽仙鶴的羽毛,示意它繼續飛,仙鶴不為所動。只得自己動手,把紅繩解下,扒在飛檐上往下看,好像有點高,下不去。

    亭子里,幾位仙人正在閑聊。

    “昨日去給月老送花蜜,竟不見人影!卑倩ㄏ勺诱f起一件稀奇事。要說這天下的姻緣千千萬,月老每天都很忙,沒有大事絕不會離開月下仙宮。

    “聽說也去玉清宮聽道了!庇窈庑蔷Z帶羨慕道。

    “月老也去了?”百花仙子有些驚訝。老君那種論道狂,有跟天尊論道的機會自然會去;王母喜歡湊這種熱鬧,去聽聽也正常;李靖那種暴脾氣,聽說是玉帝指派他去聽道養性的。

    至于月老,作為主掌姻緣的仙人,他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道法。而且月老這人向來沒什么上進心,怎么突然開竅了?

    “月老跟老君他們是一輩的,估計被順手叫去了嘛!庇窈庑蔷簧踉谝獾啬眠^桌上的酒壺,倒了一杯百花釀。

    這是百花仙子釀的酒,很是香甜。他總愛找百花仙子聊天,其實就是為了蹭壺酒喝。百花釀好喝,跟玉衡星君懷著一樣目的的,還有千里眼順風耳兄弟倆。

    “白澤神君是不是還在天庭呀?”百花仙子看看一直不說話的那兄弟倆,開口問道。

    “對呀,一直沒走,也在玉清宮呢!鼻Ю镅垭S口說道。天庭里發生的大事小事,沒有一件能逃得過他倆的耳目,大家也都習慣了跟他倆打聽消息。

    聽到這話,百花仙子的表情有些奇怪:“白澤神君,也要聽道嗎?”白澤是上古神獸,又不用修煉道法,趴著睡覺就行,呆在玉清宮做什么?況且白澤先前還跟她說過,看到天尊那張冷冰冰的臉就犯怵,怎么可能跑去聽天尊論道?

    因為白澤要去照顧那些變成小孩子的大神們吶!要給那些小孩子當毛墊子呀!要給他們做飯烙餅呀!愁得毛都要掉光了哈哈哈哈哈……

    千里眼和順風耳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濃烈的渴望。好想說,好想說……

    然而,玉帝下的禁令還在頭頂,什么也不能說。千里眼憋得一張紫色面皮更加紫了,深吸一口氣道:“哎呀,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尊甚是喜愛白澤,自打白澤來天庭之后,就一直住在玉清宮里……”

    百花仙子眼睛亮了亮:“咦?快說說,怎么回事?”

    玉衡星君也放下了酒杯,豎起耳朵要聽后續。

    天尊千萬年來都是那樣冷冰冰的,長長的胡子遮住臉,看起來了無生趣。但據說,天尊本身是九天十地數一數二的美男子,只可惜總不愿以真面目示人。且浮黎一直無欲無求,從沒見過他對誰上心過,如今竟然表現出對白澤的喜愛,這簡直是開天辟地頭一遭。

    “天尊現在可喜歡躺在白澤身上睡覺了,白澤那個毛你又不是不知道,嘖嘖……”千里眼說得像模像樣的。

    “那白澤就同意嗎?”玉衡星君有點不信,以他對白澤的了解,雖然瑞獸和善,但也不喜歡別人隨便摸他的毛,更遑論躺在他身上睡覺。這么多年,他也就見過白澤在人間駝過小孩子,他想湊過去蹭一下都會被噴水。

    “同意,怎么不同意?他可高興了,”順風耳不甘寂寞地插話,“昨天晚上我還聽到白澤跟天尊說,什么‘你我有姻緣線相連’!

    “?”百花仙子嚇得打翻了手中的酒壺,姻緣線?白澤和天尊?

    “噗——”玉衡星君剛喝了一口酒瞬間噴了出來,嗆咳半晌,“你倆就瞎編吧,不愿意說就算了,拿我倆消遣作甚!闭f著,揮揮衣袖,將身上的酒液蒸干,搖著頭離去。

    百花仙子瞪了順風耳一眼,奪走他剛剛搶走的酒壺,柳腰輕擺,轉身跟著玉衡星君走了。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順風耳小聲嘟噥。

    “眾人皆醉我獨醒,哎,真是寂寞!”千里眼搖頭晃腦地感慨。

    李靖在亭子上面把這一番話聽得清清楚楚,已經出離憤怒了。這兩個大嘴巴,正事不干,竟然在這里編排白澤跟天尊,簡直罪無可恕。這一激動,就腳下打滑,嘩啦啦跌下去。

    順風耳聽到響動,立時抬頭,下意識地伸手去接,穩穩接住了掉下來的小小李靖。

    “呦,元帥大人……哎呦!”順風耳一句話沒說完,就被李靖照著眼窩打了一拳。

    “元帥,你這是作甚?”千里眼趕緊去拉架,頓時也被揍了。

    李靖雖然縮小了,但打人的力氣一點也不弱,沒幾下就把這兄弟倆打得滿頭包。兩人沒搞清楚狀況,就開始抱頭鼠竄,被小小的李靖追著一頓好打。

    哪吒跟著白澤過來找爹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頓時一個頭兩個大,上前一把將李靖抱。骸暗,你在干嘛呢?”

    “這兩個混球,竟說白澤先生與天尊有染,真真是氣煞我也!”李靖蹬著小短腿還要去打人。

    白澤正抱著浮黎站在一邊,聽到這話,臉刷地一下紅了:“胡……胡說什么呢!”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