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馭房有術> 第196章 有瑕疵

第196章 有瑕疵

    陳可夫讓張禹和鮑佳音落座,他則是坐在主位。眾人難免要客氣一番,交流幾句,因為張禹是新人,年輕最輕,自然也要逐個打招呼。

    別人看他穿的是阿瑪尼,身邊還有鮑佳音這位美人女朋友,誰也不會小視的。

    蕭銘山雖然心中疑惑,可照樣跟張禹、鮑佳音打了招呼。方濤對張禹根本沒有理睬,若不是顧及眼下的場合,只怕還得說點難聽的呢。

    意思完之后,輪到陳可夫說了番開場白。最后進入主題,“咱們這次交流,主要是看看大家伙這半年來有什么收獲,彼此談談經驗。沈老爺子沒來,這次由我拋磚引玉......”

    說到此,他就從一旁的包里取出來一塊玉佩,跟著微笑著說道:“這塊玉佩,是我年初去外地朋友那里游玩,在他家看到的。因為我喜歡玉佩,我那朋友跟我交情深厚,便原價勻給了我。我不說這塊玉佩是什么年代的東西,以免諸位先入為主。你們幫我漲漲眼,也讓我看看,我當時的判斷對不對!

    言罷,他就將玉佩交給了自己最近的蕭銘山。蕭銘山喜歡搞收藏,但是年頭不久,最初交了不少學費,現在算是有點眼光了。

    可讓他判斷玉佩是朝代的,沒這個本事?戳丝从衽,說道:“肯定是老物不假,但說來慚愧,我入行較晚,還真看不出來是什么朝代的。隋兄,你是這方面的行家里手,還是由你來點評一下吧!

    說著,蕭銘山將玉佩交給身邊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名叫隋家蟠,做造紙生意的,從父輩就喜歡收藏,所以在這里,隋家蟠算得上是權威之一。

    隋家蟠看了一番之后,給玉佩做出做出點評,東西是北宋的,上面雕刻的花紋是北宋的特點。不過這玉佩不是出自名家之手,玉是和田玉不假,奈何不是上等的和田玉。因為年代久遠,價值也是很高的。

    其他的人也都逐個觀賞,進行點評,說一說自己的簡介。輪到方濤的時候,他也能說上幾句,可到了張禹的手里,張禹哪能看明白這個。

    不過玉佩在手里的時候,張禹有些感覺。第一,玉佩上有一種溫潤感,第二,玉佩之上有一些古老的氣息。這一點,倒是和金印上的古老氣息挺像,只是其古老的氣息似乎要比金印濃郁。

    他看了之后,也沒說話,就傳給了別人。

    接下來,輪到蕭銘山拿出東西給大伙鑒定,說是自己花了兩百萬買來的景鎮瓷瓶。這東西一落入隋家蟠的手里,馬上得到了一個讓人備受打擊的回答,“假的!

    其他的人也都輪流觀看,有的人認為是假的,有的人認為好像是真的,只是隋家蟠太過權威,很少走眼,所以給人一種先入為主的感覺。

    瓷瓶到了張禹的手里,張禹沒有半點感覺,絲毫古老的氣息都沒有。

    到了最后,東西來到陳可夫的手中,陳可夫做出評價,這東西確實是贗品,現代仿造的。

    蕭銘山在聽了隋家蟠的話之后,心都涼了半截,等陳可夫發了話,那就可以徹底死心了,肯定是假的。

    其他的人又開始傳遞古董,跟著的兩件,上面都有古老的氣息。張禹通過這一次,似乎受到了啟發,好像上面有古老氣息的,那就是真的,沒有氣息的,那就是假的。

    方濤今天來也帶了東西,是一枚萬歷通寶,這是專門回家里取的。當時他還在心里罵張禹呢,本來可以拿出建炎元寶炫耀一番,現在可好,只能用萬歷通寶湊了和。

    他這枚萬歷通寶可不簡單,乃是五十名珍中大錢,價值過百萬。

    方濤故意炫耀道:“年前我在外地的古玩街看到這東西,花了一千塊錢塊錢買到手,請諸位前輩幫我漲漲眼?次沂遣皇菗炝寺!

    這純是胡說八道呀,這枚萬歷通寶大錢是他花一百五十萬買的,能是假的嗎?

    果然,他旁邊的馬上表態,這東西是真的,還恭喜方濤撿了大漏。方濤還能舔著臉謙遜幾句。

    然后大錢就到了張禹的手里,張禹從來也不表態,這次和前幾次一樣,感覺到大錢上面有古老的氣息,料想是真的。

    方濤見張禹總不說話,確定張禹肯定不懂,便故意說道:“張禹,我看你一直也不說話,能不能給我的這枚萬歷通寶大錢做個點評呀?”

    “這是真的!睆堄碚f道。

    方濤登時露出鄙夷之色,說道:“還用你說!

    張禹把大錢傳了下去,也不跟他廢話。

    傳了一圈,得到的答案當然都是一樣的。

    跟著輪到方濤旁邊的那位老兄,先前打招呼的時候,得知這位名字唐晉,做模具加工生意的。

    唐晉從包里掏出一把扇子,說道:“這個扇面是唐寅的作品,我生平最喜歡唐伯虎的字畫,扇面是我前段時間有個朋友急于用錢,一百五十萬賣給我的。小兄弟,你先幫我漲漲眼......”

    說著,他把扇面遞給了張禹。

    其實他也看出來張禹好像是不懂,但總得客氣一下,畢竟都坐在一起。

    方濤馬上輕蔑地說道:“他能漲什么眼呀?”

    張禹接過扇面,撫摸了一番,并沒有感覺到古老的氣息。他跟著展開扇面,是一幅美女圖,畫工如何,張禹自然也看不出來。東西看起來是挺舊了,始終也沒感覺到有古老氣息。

    再看落款,寫著“唐寅”二字,還蓋著幾個印章。

    張禹雖然文化水平不高,倒也不至于把“寅”當成“演”,畢竟學的是風水,子丑寅卯還是認識的。

    他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也沒有多少經驗,只能這般說道:“這扇子不太像真跡,上面有瑕疵!

    這話一出口,在場眾人都是一愣,這小子是不出口則已,一出口就斷定人家的扇面是假的。

    “不是真跡?不可能吧!”扇子的主人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東西是假的。這可是花一百五十萬買的,如果走了眼,自己豈不是成了sb。而且他看出張禹也不太懂,所以更加不愿意相信。

    方濤覺得自己找到了機會,他旋即說道:“你懂嗎?還上來就說人家的畫不像真跡。你把扇面給我,我來瞧瞧!

    張禹把畫遞了過去,方濤對于古董,也就是一知半解,見這扇面上紙挺舊的,而且用的材質,好像也頗有古風,于是說道:“哪里是假的呀,明明是真跡。你說上面有瑕疵,那你給指出來瑕疵在哪?”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