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三十一章 陪我一晚就扯平了

第三十一章 陪我一晚就扯平了

    “敗家?哪有那么夸張!”嚴易澤忽然笑了。

    秦怡氣的瞪他,“不夸張?嚴易澤,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是怎么的?你知不知道光這幾個lv的包包就夠一個普通人家舒舒服服的過好多年了?”

    見秦怡生氣,嚴易澤趕緊收起臉上的笑容點頭,“我知道,可我們嚴家并不是普通人家!”

    一句話直接把秦怡堵得說不出話,嚴易澤說的是沒錯,可也不至于這么花錢吧?

    照他這種花法,家里就算有座金山銀山遲早也要被花光了。

    “好了,別生氣了!再生氣就不好看了!”

    嚴易澤伸手攬住秦怡的肩膀,柔聲細語的哄她。

    “我沒生氣!”

    “這還叫沒生氣?你嘴巴都能掛油瓶了!”說著嚴易澤笑瞇瞇的伸手刮了下秦怡的鼻子,“小傻瓜,別氣了,來笑一個!”

    “嚴易澤,你你玩夠了沒有?把我當三歲孩子呢?告訴你,我不吃你這套,你明兒個就給我把這些都給退了!不然休想我再搭理你!”

    “你這不是為難我嘛!發票都丟了,怎么退!”嚴易澤苦著臉看她,“再說了,就算我愿意,奶奶也不會同意!你現在是我老婆,是我們嚴家的媳婦,出門在外代表的可是我們嚴家的臉面。沒幾套像樣的衣服包包怎么行?你讓外人怎么看我們嚴家?”

    “那……也不用這么多吧?”

    “不多的!大不了,我答應你以后不再亂買東西了,還不行嗎?”秦怡心里這才舒服了一點,起身要把床上的袋子全部收起來。

    嚴易澤卻攔著不讓,非要她現在就一件件試,免得衣服不合身,鞋子不合腳。

    秦怡拗不過他,只能不厭其煩的充當模特,每換一套衣服,嚴易澤就拼命的夸,嘴巴甜的像是抹了蜜,哄的秦怡心里美滋滋的。

    不得不說嚴易澤這家伙做事還是挺靠譜的,所有的衣服鞋子都特別合適,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樣。

    等到全部試完,都已經快十二點了,不用秦怡動手,嚴易澤就搶著把衣服鞋子包包什么的全部收進了柜子里,拿出被褥鋪在地毯上,沖秦怡說了句晚安,鉆了進去。

    今晚的夜色很美,月亮又圓又亮,皎白的月光透過窗戶灑進來,猶如給房間里披上了一層銀紗。

    房間里很安靜,隱約能聽見嚴易澤緩慢深沉的呼吸聲,秦怡轉了個身,看著月光下嚴易澤那張異常英俊的臉,想起柜子里那些昂貴的衣服鞋子包包,想起方才嚴易澤在她面前吃癟認錯的樣子,一絲幸福的感覺漸漸在她心底滋生,蔓延……

    新的一天開始了,秦怡起床依然沒有見到嚴易澤,下樓吃早飯時更是連嚴老太太也沒見著。

    問了傭人才知道,就在半個小時前嚴老太太帶著嚴易澤出去了,說是可能要很晚才能回來,讓秦怡不用等他們回來吃午飯了。

    吃完早飯,秦怡感覺挺無聊的,出去逛了逛,無意間路過薛晚晴所在的公司,剛想叫司機停車,過去找她,就見薛晚晴抱著一個紙箱子一臉沮喪的從公司門口走了出來,往附近的公交站走去。

    “晚晴!”

    “秦怡,你怎么在這?”

    聽到秦怡的聲音,薛晚晴愣了下,轉頭若無其事的問了句。

    “奶奶和易澤有事出去了,我一個人在家無聊,隨便出來逛逛!”秦怡看了眼她手里的箱子皺了下眉頭,“你這是……”

    “我剛辭職了!”

    “辭職?你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說辭職就辭職了?”

    “不想干就辭職了唄!”薛晚晴盡管一臉輕松,可秦怡還是感覺很突然,要知道當初為了進這個公司,薛晚晴可是費了老大的力氣,怎么可能說不干就不干了?

    “那正好,上車陪我去吃飯,晚點咱們去逛街看電影!我一個人實在太無聊了,都不知道要干嘛!”

    秦怡不顧薛晚晴的反對,硬把她給拽上了車,讓司機開去市里的步行街。

    一路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大多數時候都是秦怡在說,薛晚晴不時的恩一聲,算是回應了。

    這越發讓秦怡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不過薛晚晴不愿意說,秦怡也沒追問,只是盡可能的挑一些輕松愉快的話題,希望可以讓她的心情好一點。

    兩人在步行街吃完飯,就漫無目的的穿梭在各家女裝專賣店,逛了幾個小時,兩人也沒買一樣東西。

    逛累了,秦怡拉著薛晚晴找了家咖啡館一邊喝咖啡,一邊休息。

    離開的時候,秦怡起身太急,包包不小心碰翻了服務員手里的托盤,一杯熱咖啡頓時撒了滿地,秦怡剛想說對不起,旁邊一個年輕時尚的女人站起身來,氣勢洶洶的指著秦怡說,“你怎么走路的?長沒長眼睛?”

    秦怡這才發現女人身上的一條白色的連衣裙上沾上了星星點點的咖啡漬,趕緊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完事了?你知不知道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條裙子,才穿了沒一個小時就被你弄成這樣?你讓我以后還怎么穿?”

    女人虎著臉沖秦怡吼,一旁的薛晚晴看不下去了,跑過來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說,:“切,不就是一條裙子嘛!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們出錢給你拿去干洗下就是了!至于這么咄咄逼人嗎?”

    “我咄咄逼人?這么說,還是我不講理了?”

    見薛晚晴還要跟她理論,秦怡拉了她一眼,客氣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說,“小姐,弄臟你的裙子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這條裙子值多少錢,我賠給你!”

    “賠?呵,我這條裙子一萬多呢,你賠得起嗎你?”女人不屑的掃了區秦怡一眼,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秦怡現在還真賠不起,她身上統共也就一千塊現金,卡里也就只有兩千多,嚴老太太倒是給過她一張信用卡說是讓她隨便刷,不用擔心不夠用,可她出門的時候根本就沒帶,這事兒可就有點難辦了。

    “一萬塊?你當我白癡?就你身上這種破裙子,我一百塊錢買三條!秦怡,別理她,我們走!”

    薛晚晴說完拉著秦怡就走,身后傳來那個女人的冷笑,“想跑?沒門!強哥,幫我攔住她們!”

    一個手臂上紋著個狼頭一臉兇神惡煞的光頭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伸手攔在秦怡和薛晚晴面前,色瞇瞇的看著她們,“其實不賠錢也行,陪我一晚上這件事就扯平了!兩位美女,考慮下唄?”

    “你……”

    看著面前這個足有一米九身體壯的像頭牛的光頭,秦怡和薛晚晴雙雙色變,這下麻煩大了。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