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四十一章 摘下星星送給你

第四十一章 摘下星星送給你

    云夏見秦怡看她羞憤的看了秦怡一眼,咬牙跑了進去。

    “易澤,云夏她……”秦怡不解的轉頭希望可以從嚴易澤這里知道答案,嚴易澤沖她搖了搖頭示意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壓低聲音說,“有什么事回去再說!”

    秦怡不甘,還想再問,嚴若華已經笑著招呼她和嚴易澤進去了。

    蕭家客廳,嚴若華熱情的和嚴老太太閑聊,不時招呼嚴易澤和秦怡喝茶,氣氛倒也算是融洽。

    云夏在嚴若華的指使下,不時給四人添茶,經過門口的一幕后,此時的云夏看上去臉上倒是挺平靜。至于心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費盡心機懷上蕭項的孩子,為的就是能擠掉秦怡成為蕭項的妻子,成為蕭家未來的女主人。

    某種程度上來說她算是成功了,秦怡最終沒有能嫁給蕭項,而她也給蕭項生下了兒子。

    本以為可以母憑子貴,借著這個孩子敲開蕭家的大門,讓她成功嫁入豪門,卻沒想到理想和現實差距那么大。

    她是成功的進了蕭家,可不是以未來女主人的身份,而是一個低賤的女傭。

    反觀秦怡,雖然沒有嫁進蕭家,卻嫁給了比蕭家更加有錢有勢的嚴家,而且還得到了嚴家大少爺嚴易澤的萬般寵愛,即便最終她成功嫁給蕭項,也得畢恭畢敬的叫她一聲表嫂,依然要被她壓一頭。

    這讓云夏心里極不平衡,她覺得老天爺對她很不公平。

    憑什么她費盡心機,怎么也得不到她想要的,而秦怡卻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享其成?

    曾經她和秦怡是好姐妹。都是普通人,可現在兩個人的身份卻天差地別,秦怡高高在上,她卻低賤的仿佛一只狗。

    如果可能她真的不想待在這里,不想被人看她的笑話,可沒有嚴若華開口,她根本不能走。也不敢走。

    “夫人,小少爺又哭又鬧的,好像是餓了!”

    一個女傭跑了過來,著急的給嚴若華說,嚴若華轉頭看了下云夏,見她像是完全沒聽到,臉色一冷!霸葡,還傻站著干嘛?沒聽到孩子餓了嗎?還不快去喂奶!”

    “夫人,我立刻就去!”

    云夏回過神,歉意的沖在座的眾人點了下頭,快步向樓上跑去。

    熟練的抱起嚎哭的孩子,解開衣服,吸允到甘甜的乳汁,哭鬧的小家伙漸漸安靜下來。

    云夏坐在凳子上,一邊給孩子喂奶,一邊低頭看著身上的傭人服。

    想到樓下的秦怡,她憤恨的咬牙切齒,眼神閃著兇光。

    快中午時,蕭成風和蕭項從公司趕回來陪嚴老太太吃完飯就走了,嚴老太太又在蕭家稍坐了會兒,就帶著嚴易澤和秦怡回了嚴家。

    路上秦怡問起云夏的事,嚴易澤推說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

    面對秦怡的質疑,嚴易澤無奈的笑了笑,“好吧,其實過來之前我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訴我一聲,讓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秦怡有些不高興,嚴易澤拉起她的手,笑瞇瞇的看著她,“生我氣了?”

    “沒有!”秦怡鼓著腮幫子沖她搖頭。

    “還沒有,你看看你臉上的表情,分明寫著我不高興,很不高興!”

    秦怡一下被嚴易澤的話給逗笑了,白了他一眼,“我哪有?”

    “好了。沒事先告訴你是我的錯!但這也不能怪我,我關心的是你,哪有空管一個不相干女人的死活?”

    看著嚴易澤深情的眸子,秦怡忽然有些心虛的不敢看他。

    “怎么了?”嚴易澤蹙眉,擔心的問了句。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云夏她挺可憐的,明明給蕭項生了兒子,現在居然成了蕭家的女傭。這蕭項也太沒人情味了!”

    “你呀,我還真是不知道該說你太單純呢?還是太善良?”嚴易澤無奈的笑了笑,“蕭家可不是普通人家,不是什么人想進就能進的!能讓云夏陪在她孩子身邊,已經算是很有人情味了。換了其他人,云夏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見那孩子一面!老婆,你不會是忘了她干得那些好事兒了吧?”

    “我沒忘!我只是為她不值!”

    嚴易澤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閃了下勸道,“好了,別想了!這事兒說到底是蕭家的家事,和我們無關!”

    秦怡沉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猶豫了一下,“嚴易澤,你能幫幫云夏嗎?”

    “幫她?”嚴易澤眉頭一皺!澳愦_定?”

    “恩,不管怎么說她也曾經是我的姐妹,我……”秦怡欲言又止,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要向嚴易澤開口。

    她對嚴易澤有一種莫名的信心,只要他肯,這世上沒什么事能難倒他。

    “你想讓我怎么幫她?”

    嚴易澤的回答讓秦怡很是意外,她想過嚴易澤會推脫,想過他會拒絕,卻怎么也沒想到他居然答應幫忙,一時間竟愣住了。

    “要不這樣,讓蕭項娶她!這樣一來,蕭項也該對你死心了!”

    “你真的能讓蕭項娶云夏?”秦怡不確定的看著嚴易澤,她原本的打算只是想讓嚴易澤幫云夏提高些許在蕭家的地位,從沒奢望嚴易澤能左右蕭項,左右蕭家人的決定。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放心吧,這事兒交給我!”嚴易澤大包大攬的樣子,讓秦怡感覺特別幸福。

    她知道這件事很難,可越是這樣越能讓她體會到嚴易澤對她的在乎。

    “謝謝你,易澤!”秦怡感激的看著嚴易澤,心神激動。

    “傻瓜,只要你開口。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會想辦法摘給你,更別說這種小事了!”

    嚴易澤轉頭吻了下秦怡的額頭,目光飄到了窗外,想到蕭項和云夏帶給秦怡的傷害,眼底閃過一絲淡漠的冷意。

    回到家,凌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笑著起身和他們打招呼。

    “琳丫頭,來找易澤的吧?你們聊,我老太婆就先上去了!”

    嚴老太太笑看了凌琳一眼上了樓,秦怡看了眼凌琳,又轉頭看了眼嚴易澤眸子閃了下也要上樓,不想卻被嚴易澤給一把拽住了。

    “別急,等下我們一起上去!”嚴易澤笑著拉她坐下,磚頭臉色淡然的看著凌琳問,“找我什么事?”

    “是這樣的,晚上我打算約幾個生意場上朋友聚聚,想請你一起過去。剛好你不是打算近期回嚴氏集團擔任總經理嘛,我覺得你有必要現在就和這些人聯絡下感情,畢竟你已經一年多沒有……”

    凌琳一臉微笑的看著嚴易澤,話里話外全是在為嚴易澤考慮,可嚴易澤明顯很不領情!爸x謝你的好意,我今晚沒時間,改天吧!”

    “這樣?”凌琳顯得有些失望,還想再勸他兩句,嚴易澤已經拉著秦怡起身要走。

    “易澤!”秦怡看了嚴易澤一眼沖他搖了搖頭,轉頭沖凌琳笑笑,“凌琳小姐。不好意思!易澤晚上有空的,到時候他一定到!”

    凌琳看了眼不時蹙眉好奇看著秦怡的嚴易澤,沖兩人笑笑,“那就這么說定了!到時候我聯系你!”

    凌琳一走,嚴易澤就皺眉問秦怡為什么要幫他答應凌琳的邀請,“你難道就不吃醋?”

    “我為什么要吃醋!”秦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著搖頭,“況且今晚的聚會對你有不小的幫助,不管怎么樣你都應該去!”

    “你就不怕我和她發生點什么?”嚴易澤驚疑不定的看著秦怡,秦怡的這一番話,讓嚴易澤對她有了新的認識。

    “你會嗎?”秦怡突然目光灼灼的看著嚴易澤,輕笑。

    “好吧,我確實不會!”

    嚴易澤無奈的笑了下。

    “那不就完了?那我就更沒必要擔心了,不是嗎?”

    “說的也是!”嚴易澤盯著她看了會兒。拉著秦怡回了房間,剛關上門就一把將秦怡緊緊摟在懷里,狠狠的吻了上去。

    這個吻很突然,讓秦怡根本反應不過來,足足過了三五分鐘,兩人的唇才分開,秦怡臉色通紅的瞪他一眼。怪道,“大白天的,嚴易澤,你想干嘛呀?!”

    “你說我想干嘛呢?”嚴易澤邪魅的笑了下,一把抱起秦怡放倒床上,伸手去解扣子。

    “嚴易澤,你瘋了!這是大白天,被人聽到怎么辦?”秦怡趕緊起身攥住嚴易澤的手,氣的沖他叫。

    “我才不管白天晚上呢!我只知道我想要你!現在就要你!”

    說完嚴易澤把她推到,撲了上去……

    秦怡郁悶的不知道說什么好,嚴易澤這家伙屬狗的嗎,動不動就往她身上爬,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足足一個多小時嚴易澤才繳械投降。

    秦怡一把推開他,虎著臉說,“嚴易澤,你太過分了!”

    “過分嗎?要不,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