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四十八章 憤怒

第四十八章 憤怒

    秦怡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之前發生的一切,這對她來說簡直堪比噩夢一樣的可怕。

    不出意外的話,她再一次沒法下床。

    而且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嚴重,她稍微挪動一下就撕裂的疼。

    不僅如此,還到處是紫色的吻痕,淤青。

    她始終保持著一個姿勢,仰面躺在床上,眼角的淚痕沒干透,腦袋兩邊濕濕的特別不舒服。

    嚴易澤始終背對著她站在窗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煙,濃重的煙味彌漫的整個屋子里都是,嗆得秦怡特別難受,可嚴易澤卻似乎完全不知道,依然故我的繼續點煙,深吸。直到火光快要燃到指節,翻手狠狠掐滅在窗臺的煙灰缸里,然后再點上一根……

    短短半個多小時,煙灰缸里就全是煙頭,秦怡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知等嚴易澤抽完煙還會對她做什么。

    放過她,讓她休息?或許吧,更大的可能是繼續折磨她,直到天亮。

    嚴易澤又掐滅了一根煙頭,這一次他并沒有再點煙,而是緩緩轉過身來,秦怡一直盯著他,盯著他漸漸展現在她視線中的那張神色復雜的臉。

    嚴易澤并沒有說話,而是緩步向她走來,坐下觸碰她的淤青,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忍。

    干裂的嘴唇緩緩翕動,吐出兩個字,“疼嗎?”

    秦怡冷冷瞪著他,沒有說話,不是她無法開口,而是她根本不想搭理嚴易澤。

    把她弄成這樣,F在又來問這么無聊的問題,這樣的做派簡直惡心的讓人作嘔。

    嚴易澤緩緩抬起手來觸摸她的臉,秦怡想躲卻怎么也躲不過,開口沖他低吼,“別碰我!”

    嚴易澤的手停頓在半空,眸子閃了閃又閃,盯著她看了許久緩緩起身往外走去。

    聽到開關門的聲音。秦怡這才松了口氣,他總算是走了。

    可沒過幾分鐘,嚴易澤居然又回來了,手里提著個藥箱,重新坐回床邊,打開藥箱一臉心疼的為她上藥,秦怡怒瞪著他低吼!安灰阊b好心!滾開!”

    嚴易澤的手略頓了下,轉頭復雜的看了她一眼,沒有理會,繼續著手里的動作。

    秦怡忍著劇痛,扭動身子想要離他遠一點,剛動了一下就疼得冷汗直冒,可還是強撐著要躲遠點。

    嚴易澤一把按住她,皺眉沖她搖頭,眸子里滿是心疼,“乖乖呆著別動!”

    “嚴易澤,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滾開,別碰我!”

    秦怡費力的掙扎,額頭的冷汗越老越多,死死咬起的嘴唇也泛著慘白,沒有一絲血色。

    “別動!”嚴易澤聲音一沉,臉色一冷,秦怡頓時懟上去,“我憑什么要聽你的!”

    繼續忍著劇痛想要遠離他,嚴易澤充耳不聞,捏著她的手瞪了她一眼,在秦怡心神微顫的瞬間,溫柔的把她攬進懷里,手中蘸著藥水的棉簽輕柔的從她的淤青上撫過。

    他的好意秦怡不接受,她不要他好心,不接受他的示好,剛要開口,嚴易澤卻已經先一步開了口,“對不起!剛才我不該那么對你!”

    秦怡愕然的看著他的臉。怎么也沒想到他居然會道歉。

    “嚴易澤,你到底想干嘛!把我弄成這樣說一句對不起就行了嘛?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放開我!”

    見秦怡又要掙扎,嚴易澤立刻緊了緊手臂,抿著唇沖她搖頭,“別動!等下再弄傷你就不好了!”

    “我說了,放開我!”

    看著秦怡怒瞪著的雙眼,嚴易澤遲疑了下點頭!昂,我可以放開你!但你必須向我保證,乖乖躺著別亂動!讓我給你上藥!”

    “我為什么要聽你的?”秦怡嘴角一扯,不屑的冷笑。

    “那我只能繼續抱著你!”嚴易澤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苦笑,手中的棉簽繼續往秦怡下一處淤青撫去,動作輕柔,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弄疼了她。

    看著眼前嚴易澤謹小慎微的樣子,和方才折磨自己時簡直判若兩人,秦怡不想對嚴易澤妥協,更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好,我答應你!但你也必須答應我一件事,不許再那樣對我!”

    嚴易澤啞然失笑,看著面前瞪著眼和自己講條件的女人緩緩點頭。

    秦怡終于脫離了嚴易澤的懷抱。躺回到床單上,閉上眼睛任由嚴易澤替她上藥。

    藥水涂抹到淤青處清清涼涼,痛楚也隨之減弱了少許,秦怡的眼皮在打架,卻還是強撐著不讓自己睡過去。

    許久許久之后,當嚴易澤手中蘸滿藥水的面前輕柔的拂過最后一處淤青,他掀過被子輕輕蓋在閉著雙眼的秦怡身上,輕手輕腳的收拾好藥箱,起身神色復雜的盯著秦怡看了許久許久。

    見她始終沒什么反應,苦笑著嘆了口氣,“傻瓜,你明知道我那么愛你,為什么還要說那種話來刺激我?我真的不想這樣,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聽到嚴易澤的話,秦怡猛地睜開眼扭頭看著嚴易澤,嚴易澤一驚,微皺起眉頭,“你沒睡?”

    “我睡沒睡你會不知道?別以為你說了這種話,我就會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秦怡咬牙瞪著他,眼神很冷。

    “我沒奢望!”嚴易澤搖頭,臉色一肅!皠偛攀俏业男睦镌!我愛你,不然也不會輕易被你一句話刺激成那樣!”

    嚴易澤笑了,可他笑容里卻充滿了苦澀和后悔。

    愛我?呵,秦怡心里一陣冷笑,剛要開口,嚴易澤已經提著藥箱走了出去。

    秦怡強撐了好久,也沒見他回來,再也抗不住,昏沉睡去。

    這一夜,秦怡噩夢纏身,驚醒了無數次,每一次睜眼第一眼看到的都是嚴易澤緊張萬分的臉。

    傳入她耳朵里的也是嚴易澤擔心的詢問,“做噩夢了,別怕,我在!睡吧!”

    秦怡沒搭理他,繼續閉眼睡去。

    最后一次睜開眼,天已經亮了,這一次她沒有在看到嚴易澤。

    看看時間差不多應該就八九點了,嚴易澤應該是去公司上班了。

    他守了她一夜,總不可能繼續守下去,畢竟他昨天才是第一天回公司上班。

    秦怡想要坐起來。剛一動就渾身疼的想要散架,只能頹然的躺回去,雙眼盯著天花板無奈的苦笑。

    她根本動不了,嚴易澤又不在,她今天一日三餐怎么辦?要上廁所怎么辦?餓著,憋著嗎?

    想到這一切都是嚴易澤造成的,秦怡心里就是一陣氣。

    一會兒后秦怡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大聲叫了句,“誰在外面進來下!”

    一個女傭推開門走了進來,恭敬說了句,“少奶奶,您有什么事嗎?”

    “我餓了!去幫我拿點吃的過來!”

    嚴易澤不在,她又行動不便,只能自己想辦法。

    “這……”女傭有些為難,秦怡眉頭一皺,“怎么了?”

    “少爺吩咐了,不讓……”

    女傭后面的話還沒說完,秦怡就氣的揮手把她趕了出去。

    嚴易澤這個家伙,居然這么欺負她!太過分了!

    秦怡氣的躺床上直哼哼,結果這時候又傳來了開門聲,秦怡以為是剛才的女傭。沒好氣的說,“給我出去!”

    “火氣這么大?誰惹你了?”

    是嚴易澤的聲音,秦怡費力的昂起頭看到一臉疑惑的嚴易澤哼了聲,“你!”

    “我?”嚴易澤愣了下,漸漸笑了,“餓了吧,我去給你拿吃的!”

    幾分鐘后。嚴易澤端著一碗紅豆稀飯走了進來,隨手放在床頭,伸手來扶秦怡起來。

    “來,起來吃飯!”

    秦怡有心拒絕,可實在是餓的緊,瞪了他一眼,任由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扶起讓她靠在嚴易澤剛塞在她身后的枕頭上。

    眼見嚴易澤手中的勺子往她嘴邊湊過來,秦怡皺眉說,“不用你喂,我自己可以!”

    抬了抬手,卻怎么也使不上力。

    “行了,別逞強了!乖乖張嘴,啊……”

    他那眼神完全是把秦怡當成了連飯都不會吃的小孩子,看著嘴邊香氣襲人的粥,看著嚴易澤的臉,秦怡心一橫,緩緩張開了嘴巴。

    裝滿粥的勺子伸進她嘴巴里,秦怡登時就吐了出來,呼哧呼哧的哈著氣,眼睛死死瞪著嚴易澤。

    “怎么啦?不好吃嗎?”

    見秦怡不說話,嚴易澤皺了下眉。把勺子放進嘴里,下一刻閃電般的拿出來,也變得和秦怡一樣,呼哧呼哧的哈著氣。

    見他如此,秦怡幸災樂禍的撲哧一笑,心說:這回自己也被燙到了吧?活該!

    嚴易澤也跟著笑,見他傻笑,秦怡笑容一收,“笑什么笑!”

    “沒什么!”嚴易澤趕緊收住笑容,重新弄了一勺粥放在嘴邊吹了好久,又小心翼翼的試了下溫度,這才遞到秦怡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