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四十九章 爆發沖突

第四十九章 爆發沖突

    端著杯咖啡的凌琳看到嚴易澤從樓上下來,隨手放下咖啡,笑著站起來,叫了聲,“易澤!”

    嚴易澤點頭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接過女傭遞過來的熱茶放下,抬起頭問,“聽說你找我?有事?”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啦?”凌琳半開玩笑的說了句,嚴易澤眉頭一皺,“我很忙!”

    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凌琳眸子一閃,收起笑容看了眼不時走過的傭人說,“好吧,我找你確實有點事兒!能換個對方嗎?這里人多有些話不太方便說!”

    “跟我來!”嚴易澤起身,徑直往樓上的書房去。

    凌琳看著他的背影,愣了一秒,快步跟上去。

    “對了,易澤,你今天怎么沒在公司?我不是說了今天要去找你的嘛,結果害我在那苦等了好久,都沒見你人!要不是吳總路過告訴我,我還不知道你已經回來了!”

    凌琳緊跟在嚴易澤身邊,哀怨的看了嚴易澤一眼。

    嚴易澤直接無視了她哀怨的眼神,腳步一頓。眉頭輕鎖。

    “你不知道嗎?難道秦怡她沒告訴你?”

    不用嚴易澤開口,凌琳就知道他為何會這樣,一臉詫異的問了句。

    嚴易澤搖頭,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眸子里閃過一絲明悟。

    見嚴易澤對她愛答不理,凌琳咬了下嘴唇,又追了上去。

    推開門,兩人一前一后進了書房,凌琳正要轉身關門,嚴易澤突然開口道,“不用關門,這里很少有人經過!”

    “這……”凌琳遲疑了下,發現嚴易澤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也只得無奈的點頭,心里有點失望。

    “坐!”

    嚴易澤見她坐下這才,跟著坐在了她對面,“找我什么事?”

    “是這樣的,我得到消息,蕭項聯系了嚴氏集團的幾個董事,準備針對你,所以來提醒你小心一點!免得著了他們的道兒!”

    “蕭項?”嚴易澤眉頭輕蹙了下,旋即舒展開點頭說,“我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嗎?”

    “易澤,你別不以為是!這一年多蕭項兼任著嚴氏集團的總經理,可是籠絡了不少的董事,收買了不少部門的一二把手,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一句,蕭項真動手對付你的話,以你現在的威信,和在公司的能量,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凌琳有些著急,她說這些是希望嚴易澤能重視起來,可嚴易澤依然一臉云淡風輕的樣子。

    “我知道!謝謝!”

    輕描淡寫的五個字,讓凌琳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毫不受力的郁悶感覺,她根本無法理解嚴易澤為什么會這么的平靜。

    “易澤,我知道你一向心高氣傲,看不起蕭項!可現在不是從前。你還是不要太輕敵了!”

    “我從來不會輕視我的對手!”嚴易澤點點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起身,“這件事我自有計較,多謝你的關心!我還有事,就先失陪了!”

    “等等!”

    “還有事?”

    嚴易澤停下腳步,轉頭問,凌琳遲疑了下說,“那天你勸我回去的事,我……”

    她本不想這么快提這件事,可惜形勢逼人。

    “你這么快就想通了?”嚴易澤眸子一閃,臉上出現一絲淡淡的笑容!澳悄愦蛩闶裁磿r候回去?”

    “我還有點糾結,而且我遇到事兒了,身邊也沒一個可以商量的人,你能不能幫我參謀參謀?”凌琳無奈的看著嚴易澤,像他求助。

    嚴易澤剛要拒絕,凌琳已經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低下頭弱弱的說了句,“我現在只有你一個朋友了!”

    這是嚴易澤認識凌琳這么久以來,第一次見她這種樣子,遲疑了下重新坐下。

    “說說到底怎么回事!

    “洛夫這個人,你還記得嗎?”凌琳緩緩抬起頭看著他問,見嚴易澤點頭,她才繼續說下去!拔仪皫滋旎厝ッ绹褪且驗樗!他要我回到他身邊不然就把澤琳賣給人販子!”

    “澤琳又是誰?”

    這個名字讓嚴易澤眉頭猛地一皺,凌琳苦笑著說,“澤琳是我的女兒,也是……”

    嚴易澤臉色陡然一變,揮手打斷她,“我知道了,繼續說!”

    凌琳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卻并沒有繼續解釋,而是把她和洛夫之間的事情事無巨細的說了一遍。

    這一說就說了一個多小時,嚴易澤不時蹙眉,對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感到意外。

    據凌琳說,五年前她跑去美國嫁給洛夫,剛開始洛夫還對她不錯,也很上進,好景不長,在凌琳懷澤琳的最后幾個月,凌琳發現洛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

    以凌琳的個性完全無法容忍這種事,幾乎和洛夫撕破了臉皮,洛夫這才收斂起來。

    誰知道沒過多久,洛夫又染上了賭癮,不僅輸掉了他父親的公司,還把他父親氣死了,那段時間他們差點流落街頭。

    洛夫也痛定思痛,向凌琳保證會戒賭,凌琳心一軟就原諒了他。

    為了養家,剛過哺乳期的凌琳就出來工作養家,洛夫則在家照看孩子,日子過得倒也算平靜。

    可就在兩年前,凌琳發現洛夫根本就沒有悔改,依然在賭,一起之下帶著澤琳和洛夫分居,再也沒管過他的死活。

    凌琳的生活也重新恢復了平靜,她的事業也走上了正軌,成了一家跨國集團的公司高層。

    前幾天,凌琳突然接到美國那邊的電話,說她女兒澤琳不見了,調查之后才知道是被洛夫帶走了,她動用了很多關系也沒找到洛夫把孩子藏在了哪兒。

    兩人攤牌,洛夫提出要凌琳回到他身邊,不然就把澤琳給交給人販子,賣到非洲去。

    凌琳不同意,兩人吵了一架。

    后來凌琳得知蕭項要對付嚴易澤,就怕跑了回來,美國那邊的事情就暫時懸置下來。

    而就在一早,洛夫又打電話來舊事重提,給凌琳下了一個星期的期限,如果她還不決定,洛夫就立刻把澤琳交出去。

    “易澤。我真的好后悔!如果當年我沒有一時沖動,或許事情也不會是現在這樣!或許我們已經結婚,有了我們自己的孩子!

    凌琳一臉后悔的表情,嚴易澤臉色一冷,面無表情的回了句,“人生沒有如果。自己選的路,趴著也要爬下去!

    “你說的對!人生沒有如果!”

    凌琳頹然的嘆了口氣,緩緩下頭,沮喪的不像樣子。

    “你準備怎么做?”

    “我不知道!”凌琳搖頭,遲疑了許久,才抬起頭來,“易澤。你……能不能幫我去和他談談?”

    嚴易澤眉頭猛地一皺,緩緩搖頭,“這種事我幫不了你!”

    “算我沒說!

    凌琳慘笑,嚴易澤的眉頭皺的更緊,“這種事你該去找凌叔出面,這也是你們父女和好的一個契機!”

    “我會考慮的!謝謝!”

    凌琳的回答很敷衍,嚴易澤也沒有在說什么,畢竟路他已經給凌琳指出來了,至于怎么走那是她的事。

    他嚴易澤無權過問,也沒有理由過問,更不想過問。

    從他的書房出來,嚴易澤直接回了房間。打開門秦怡正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怎么沒休息?”

    嚴易澤皺眉,秦怡看了他一眼,沒說話,緩緩閉上眼睛。

    嚴易澤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卻并沒有再開口問什么,而是重新回到梳妝臺前坐下,眼睛一直盯著床上的秦怡。

    凌琳從嚴易澤的書房出來后,去看了嚴老太太,聽說秦怡一個早上都沒有起床,眼中閃過一絲好奇,跑過來敲門。

    嚴易澤看到她皺眉問她還有什么事。

    凌琳笑著說!拔衣犝f秦怡不舒服,來看看!她怎么樣?要不要去醫院?”

    “她沒事!謝謝你關心!”

    嚴易澤不動聲色的堵在門口,絲毫沒有挪開身子請她進去的意思。

    凌琳臉色微變,點點頭,“沒事就好!替我向她問好,我先走了!”

    “慢走!”

    身后傳來嚴易澤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凌琳的嘴唇猛地一抿,快步走了出去。

    下樓上車,歐若蘭見她臉色不太對,擔心的問,“琳姐,事情不順利嗎?”

    凌琳轉頭看了眼嚴家別墅,眸子一閃,“先離開再說!”

    等到車子離得遠了,歐若蘭忍不住好奇又問了一遍。

    凌琳眼中閃過一絲不甘,咬牙切齒的說,“嚴易澤他根本不理會!”

    “是不是琳姐你演得不到位,被他看出了破綻?”

    “絕不會!我準備了這么多天,就是為了今天,絕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紕漏!”凌琳緩緩搖頭。

    “那嚴少爺他為什么不理會您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