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六十一章 你別想離開我身邊

第六十一章 你別想離開我身邊

    可許久后秦怡卻只是深吸了口氣,抽出被嚴易澤攥著的手,要往門口走。

    “老婆,你干什么去?”

    嚴易澤來拉她,秦怡縮了下手,面無表情的說,“回去!”

    “這就要回去?”

    “不然呢?”秦怡眉頭微微一挑,“這飯也吃了,驚喜也看了,不回去難道在這過夜?”

    說完秦怡轉身大步離去,嚴易澤愣了一秒,反應過來趕緊追了出去,“我送你!”

    一直到上車,秦怡都沒有再理會嚴易澤,就好像嚴易澤是個透明人。

    車子緩緩啟動,見秦怡始終別著臉不看他,嚴易澤小心翼翼的問,“老婆,你怎么了?不高興?”

    “高興!我很高興!”

    秦怡轉頭看了他一眼,臉色淡然的告訴他。

    “別裝了,你高不高興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嚴易澤一口道破秦怡強顏歡笑的事實,旋即陪笑道,“是因為我沒有提前告訴你,就弄了這么大場面嗎?”

    秦怡不理會他。嚴易澤又接著說,“如果是這樣,我向你道歉!”

    “不必了!你沒做錯什么,而且我也承受不起!”秦怡一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輕擺了下手。

    “別這么說行嗎?我知道瞞著你是我的錯,可我也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

    秦怡眉頭微蹙,“驚喜?你這分明是胡鬧?你好歹是嚴家的大少爺,現在又是嚴氏集團的總經理。手底下管著那么多人,你這么胡鬧就不怕人笑話嗎?”

    “誰敢笑我?”嚴易澤眸子一冷,秦怡越發不爽,點頭笑道,“是沒人敢當面笑你!可背后呢?你想丟人現眼別拉著我!”

    “怎么在你眼里我這就是丟人現眼了?你是我老婆,你的花店開張,我請人搞個隆重點的儀式這有錯嗎?不應該嗎?”嚴易澤滿不在乎的說。

    “你錯了,錯的離譜!”秦怡冷笑一聲!拔议_的只是一家不過二十平的小花店,你看看你整出了多大的場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開狂歡節呢!而且我根本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的花店也和你無關!”

    “和我無關?”嚴易澤的眉頭死死皺了起來,沉聲道,“你別忘了,我是你老公!”

    “我沒忘,但你也別忘了開這個花店從一開始你就不同意。所以這家花店和你沒任何關系,即便你是我的老公,也不能不經我的允許就亂來!”

    “你說我亂來?你不顧我的反對始終要租蕭項的店面開花店,即便我給你買了更大,位置更好的商鋪,甚至于把花店都給開起來了,你都不去看一眼!眼睛里始終只有花錢從蕭項手里租的那個小鋪子,你是根本不在乎我,還是你根本就忘不了蕭項?還想著蕭項破鏡重圓?”

    嚴易澤激動的看著秦怡,臉色鐵青。

    這些事嚴易澤不提還好,一提她就來氣,尤其是想到凌琳,秦怡心里就有一團火在燒,冷笑著看了他一眼說,“沒錯,你說對了!我是忘不了蕭項,我就是想和他破鏡重圓,怎么了?有本事你把我從嚴家趕出去,我求之不得!”

    “你……”嚴易澤氣喘如牛,眼睛紅的嚇人,惡狠狠的盯著秦怡,看的秦怡心里直哆嗦,下意識的縮了下脖子,她清楚的知道嚴易澤被她的氣話給徹底激怒了,她幾乎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嚴易澤惡狠狠的盯著她的臉很久,就在秦怡以為他要不顧一切的撲過來,狠狠的折騰她時,嚴易澤卻做出了一個讓她無比意外的舉動,他忽然緊緊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極為緩慢的呼出去,又深吸了口氣,又緩慢的呼出去。

    這一呼一吸之間,嚴易澤身上暴虐的氣息明顯的在消散,一分鐘后,嚴易澤緩緩撞開了眼睛,血紅的眼睛恢復了清明,粗重的喘息也恢復了輕柔,看著秦怡不解的眸子,嚴易澤的嘴角勾起一絲邪魅的弧度。搖頭笑道,“差一點,我就上了你的當了!”

    “你什么意思?”秦怡皺眉冷著臉問。

    “你故意激怒我是為了離開嚴家,離開我,好回到蕭項的身邊對嗎?你想的可真美!”嚴易澤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怡道,“你給我記住不管你心里有沒有我,你都只能留在我身邊,只能乖乖當你的嚴家少奶奶!這輩子都別想離開我身邊!”

    “嚴易澤,你……”

    秦怡氣的轉過頭去不想搭理他,一路上嚴易澤也再說一句話,只是盯著秦怡的后腦勺眸子不停的閃動,也不知道具體在想些什么。

    劉嬸見他們這么早回來有些吃驚,但見兩人臉色都不好,也沒敢隨便開口。

    “劉嬸,回去吧!”

    嚴易澤沖劉嬸揮了揮手,劉嬸點頭剛要走,秦怡轉身叫道,“劉嬸,回來!”

    “少奶奶,您有什么吩咐?”

    “今晚你留下來陪我,某些人在這里我根本睡不著!”秦怡毫不示弱的看了嚴易澤一眼,弄的嚴易澤臉色一片鐵青,劉嬸小心翼翼的看了嚴易澤一眼為難了,“這……”

    “劉嬸,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走!”

    劉嬸好奇的打量了兩人一眼,沒等秦怡幾乎開口轉身就跑了出去。

    站在病房外,聽到秦怡大聲叫她回去,劉嬸假裝沒有聽見,皺眉看了眼病房的門,快步走向電梯。

    嚴易澤和秦怡,一個是嚴家的大少爺,一個是嚴家的少奶奶,兩夫妻在這鬧別扭,她這個外人夾在中間實在是很為難,倒不如趕緊躲掉的好。

    “別叫了,她不敢回來!”

    “嚴易澤,你……”秦怡氣的跑到嚴易澤面前抬頭瞪他,嚴易澤眉頭一挑,“我什么?”

    “你讓我覺得惡心!”秦怡氣呼呼的沖他叫了句。

    “哦!”嚴易澤點了下頭。拿起遙控打開電視,仰面躺在了旁邊的病床上。

    “你給我起來!”

    秦怡跑去拽嚴易澤的手臂,嚴易澤順勢起身問她干嘛。

    “出去,你給我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不管秦怡怎么用力,都沒有辦法推動嚴易澤氣的她臉色通紅,瞪向他,“你到底走不走?”

    見秦怡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嚴易澤忽然覺得很好笑,卻還是繃著臉搖頭。

    秦怡一邊大喘氣,一邊不停點頭,“好!好!好!你不走,我走!”

    說完她轉身就往外跑,嚴易澤始終沒吭聲。

    等到她打開病房的門看到鐵塔一樣堵著大門的兩個保鏢,她才意識到嚴易澤為什么會那么沉得住氣,這家伙早知道她走不了。

    “讓開!我叫你們讓開,沒聽到嗎?你們耳朵聾了嗎?”

    不管秦怡怎么大喊大叫,怎么推他們,兩個保鏢始終不挪一下腳步,甚至連表情都沒有變一下,要不是清楚知道面前是活生生的人,秦怡差點以為他們是兩尊雕塑。

    “好了,別白費勁了,我不點頭,你根本哪兒也去不了!

    身后傳來腳步聲,還有嚴易澤略微軟化的聲音,秦怡轉頭對上嚴易澤浮現著淡淡笑容的臉,“嚴易澤,你到底想干嘛?叫他們給我讓開!”

    “你覺得我會讓你大晚上的單獨跑出去嗎?”嚴易澤拉住秦怡的手,輕輕搖搖頭,將她拽向床邊,“好了,別鬧了!看會電視趕緊休息!你就算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他可經不起你這么折騰,真要出個好歹怎么辦?”

    “嚴易澤,你少給我假惺惺的!其實你根本不在乎這個孩子的死活,何必還要裝出一副很在乎的樣子,你這樣不累嗎?!”

    嚴易澤一提孩子,秦怡就怒不可解,咬牙切齒的盯著他的臉冷笑。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嚴易澤緊鎖著眉頭問,秦怡又是一陣冷笑,“這個問題該問你自己!哼!”

    秦怡冷哼一聲,甩開他的手,坐回床上,低著頭生悶氣。

    她不想提凌琳做的事,更不想提起愿意做輕輕放過凌琳的事,哪怕只是想一想就覺得整個人都要炸。

    “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是不是我的某些做法讓你誤以為我不在乎你和孩子?老婆,你說出來,我可以解釋!”

    嚴易澤走到秦怡身邊,來拉秦怡的手。

    “夠了,我不想說,也不想聽你解釋!”秦怡拍開他的手,沉著臉沖他搖頭。

    不管嚴易澤怎么問,秦怡就是一個字也不說,最終嚴易澤嘆了口氣,“算了,你既然不愿意說。那我也就不問了!但我想讓你知道你和孩子在我心里的分量比我的生命還要重要,這不是開玩笑!”

    秦怡撇了撇嘴,沒搭理他。

    嚴易澤越是如此的信誓旦旦,秦怡越發覺得他惡心,虛偽,越是不愿理會他。

    嚴易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閃爍了許久,轉身走了出去。

    羅琦正巧從電梯那邊過來。好奇的問,“少爺,您沒有過去春秀路那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