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六十三章 是誤會就得解釋清楚

第六十三章 是誤會就得解釋清楚

    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風景,想到方才云夏說當晚嚴易澤為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去找蕭項算賬的事,秦怡深鎖起眉頭:難道……我真的誤會他了?可凌琳的事情又怎么解釋?

    眼看時間還早,秦怡掏出手機給蕭項打了個電話,約他一個小時候在醫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見面。

    嚴易澤的辦公室門口,蕭項收起手機,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表哥,你找我!”

    “恩!那晚的事你調查的怎么樣了?”

    嚴易澤沉身問,這幾天羅琦一直在調查那晚秦怡被人下藥差點流產的事,可因為事情發生在蕭家,調查進行的很不順利,到現在也沒有什么結果,他這才把蕭項叫來了。

    沒記錯的話,當初給的三天期限已經到了。

    “差不多已經調查清楚了,是云夏干的!我已經把她趕走了!據她自己交代,那晚……”

    蕭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嚴易澤冷笑著打斷了,“阿項,你當我是傻子嗎?同樣的話是不是還要我再提醒你第二次?”

    “表哥。我……”蕭項臉色有些尷尬,苦笑著嘆了口氣,“我還沒查不出到底是誰干的!你能不能再給我點時間?”

    蕭項很憋屈,也很無奈,按說依他現在的身份地位無需在嚴易澤面前低聲下氣。

    可實際上呢?別看蕭氏集團現在做的很大,和嚴氏集團比起來卻依然不夠看。從一開始蕭氏集團就是嚴易澤的爺爺,也就是嚴家的老太爺一手扶持起來的。

    至今蕭氏集團還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掌握在嚴老太太手里,真要是嚴易澤想要動蕭氏集團,即便無法整垮他們,也能讓蕭氏集團元氣大傷,這是蕭項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蕭成風不愿意看到的。

    “時間我可以給你!但有一個條件!”

    “表哥,你說!只要我能辦到,我一定不含糊!”蕭項一臉認真的看著嚴易澤。

    “好!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嚴易澤豁然起身,走到蕭項的面前,目光灼灼的說,“我要你娶云夏。明媒正娶!”

    “這……”蕭項愣住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嚴易澤居然會提出這么一個要求。

    這對他來說太強人所難了,可最終他還是點頭答應。

    “你也不用這幅表情,云夏畢竟為了生了個兒子,你給她一個名分也是應該的!而且這也是你表嫂的要求!如果這件事你做到了,那晚的事不管你查不查的出來,不管是不是你們蕭家人干的,我都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

    嚴易澤的話讓蕭項很意外,內心里還有些失望,他本以為嚴易澤讓他娶云夏是為了讓他絕了再和秦怡破鏡重圓的念想,可沒想到這竟是秦怡提出來的。

    由此可見,秦怡心里確實已經沒有他了,可越是這樣他越是不甘心,只不過這種時候他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答應。

    “一個星期之內,我就娶她過門,給她一個名分!”

    “好,我等著喝你們的喜酒!行了,你可以走了!”

    蕭項離開后,一直立在嚴易澤身后的羅琦不確定的問,“少爺,你真要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嗎?”

    “動我老婆和孩子,我能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嚴易澤一陣冷笑。

    “那您剛才還……”

    “這件事和蕭項無關,他沒有膽子,也不會那么蠢!”

    嚴易澤輕輕搖頭,眸子微微一凝,“那晚動車子手腳的家伙找到了嗎?”

    見羅琦搖頭,嚴易澤眉頭皺的更緊了,“難道真的是蕭項?”

    “我也覺得應該是表少爺!那人那么滑溜,在我們眼皮子地下溜了。要說沒人給他通風報信,打死我也不信!”

    “給我盯緊他,密切注意一切和他有過接觸的人!如果真的是他,遲早總會露出破綻!”

    蕭項離開嚴氏集團趕到和秦怡約定的咖啡館時,時間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個半小時。

    “不好意思,有點事耽誤了!沒等著急吧!”

    蕭項笑著坐到秦怡的對面問。

    “我也剛到一會兒!”秦怡點頭示意劉嬸去幫蕭項點一杯咖啡。

    “找我有事?”蕭項攪動著手中的咖啡,抬起頭好奇的問。

    秦怡沒回答他,抬頭沖劉嬸說,“劉嬸,你回避下,我和表少爺有些要緊的話要說!”

    “看樣子你要找我說的事很不一般!說說,到底什么事?”

    蕭項詫異的看了眼走遠的劉嬸的背影,皺眉看著秦怡。

    “我聽說你把云夏趕出來了?”秦怡頓了下,“我希望你可以讓她回去!”

    “她找過你了?”蕭項立馬皺起了眉頭,冷笑道,“她的本事倒是不!居然有臉求到你那去!”

    “我們只是碰巧撞見!”秦怡稍解釋了句,“我知道你一直懷疑那晚害我肚子里孩子的人是云夏,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是!這件事和她半點關系也沒有!”

    “她說的?”蕭項說完眉頭猛地皺了起來,不確定的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秦怡點頭,“你說的沒錯,我確實知道!”

    “是誰?”

    “你打聽這個干嘛?”秦怡戒備的看著蕭項。

    “你是在我們蕭家出的事,不管怎么說我也必須給表哥和外婆一個交代,給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個交代,所以這個人是誰對我來說很重要!”蕭項沉著臉一字一句的說,“哪怕拋開這些不談,光是我們曾經的關系,這件事我也得弄個清楚!”

    蕭項的反應讓秦怡有些意外,但也僅僅是有些意外而已。

    沉吟了良久,秦怡決定告訴蕭項。

    嚴易澤不和凌琳計較。不代表她也不計較,可她不想和嚴易澤攤牌,不想兩人撕破臉皮。

    所以她只能通過蕭項,蕭項知道了,嚴老太太就會知道,到那時候就算是嚴易澤再維護偏袒凌琳,嚴老太太也不會放過凌琳。

    秦怡到現在依然誤會著嚴易澤,依然以為嚴易澤和凌琳之間有不清不楚的關系,甚至凌琳是嚴易澤在外面的女人,才當做什么也沒發生過。

    “你說是凌琳?誰告訴你的?”

    看著蕭項臉上吃驚的表情,秦怡苦笑,“是她親口說的!”

    “這件事表哥知道嗎?”蕭項驚疑不定的看著秦怡問。

    “他……”秦怡沉默了許久,臉色凄苦的說,“他知道!”

    “你說他知道?這個混蛋!”

    蕭項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切的罵了句。

    有一部分是為秦怡不值,更多的還是為他自己,他忽然發現自己被嚴易澤給算計了,可再生氣也沒用,他答應嚴易澤的事情還是得做,一念至此,蕭項心里有了主意。

    秦怡沒有激動,依然一臉平靜的看著蕭項,“現在你也知道這事和云夏無關了,能讓她回去了嗎?”

    “既然你開了口。我肯定會請她回去的!”蕭項笑道,“不僅如此,我還打算娶她!”

    “?”秦怡愣了下,不解的看著蕭項。

    “你沒必要這么驚訝!不管怎么說云夏也替我替我們蕭家生了兒子,也早該給她一個名分了!以前之所以不給,是因為我始終放不下,可現在……我都想通了!”蕭項目光灼灼的看著秦怡,“不管是出于讓表哥安心,還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我都會娶她!即便給不了她愛情,我也會給她一輩子衣食無憂的生活!至少這樣,我們還可以當朋友不是嗎?秦怡,你愿意當我是朋友嗎?”

    “當然!否則昨天我就不會收你那么貴重的禮物了!”

    秦怡笑著說了句場面話,生怕蕭項改變主意。

    “說的是,看樣子到時我鉆了牛角尖了!那我現在就去接云夏,改天請你喝我們的喜酒!”

    說完蕭項起身走了出去,上車后蕭項給莫明漢打了電話,讓他去把云夏接回蕭家去。自己則開車去了嚴家找嚴老太太。

    秦怡回到病房沒多久,嚴易澤就趕來了,帶了一束鮮花,笑瞇瞇的遞給秦怡。

    “老婆,送你的!”

    秦怡沒接,示意劉嬸放到床頭柜上。這才抬頭看向嚴易澤皺眉問,“你今晚還打算留下?”

    “你在這里一天,我就守你一天!”

    嚴易澤笑的很燦爛,秦怡卻絲毫不領情,心知趕他走也沒有用,隨口回答!澳请S你了!”

    嚴易澤坐到床邊詢問她今天都干嘛了,秦怡理都沒理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電視機里播放的電視劇。

    嚴易澤吃了個癟,表情有些尷尬,訕笑著剛想說點好話哄秦怡高興,羅琦突然推開門走了進來!吧贍!老夫人打電話來叫您回去!說是有要緊的事!”

    “知道了!”嚴易澤轉頭看向秦怡柔聲道,“老婆,你在這乖乖等著我!我很快回來!”

    說完還不忘囑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