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六十八章 到底誰的種

第六十八章 到底誰的種

    嚴易澤回來聽說蕭項來過,臉色有些不太自然,問秦怡他有沒有說什么。

    秦怡搖頭,“也沒說什么,就是瞎聊了一陣!對了,去年蕭項結婚時的事我給他解釋了,他應該是信了!”

    “我知道了!”嚴易澤眸子一閃,笑著點點頭,看著秦怡身邊的孩子問,“今天小家伙沒胡亂折騰吧?”

    “沒有,他一直很乖的!吃飽了就睡,一點也不折騰人!”秦怡笑瞇瞇的伸手輕輕拂過孩子嬌嫩的臉蛋一臉幸福的說道。

    “那就好!你早點休息,我還有點事處理下,晚點再過來!”嚴易澤點頭打了聲招呼去了隔壁的書房。

    不久羅琦推開門走了進來,恭敬的叫了句,“少爺,您找我!”

    “恩!讓人給我盯緊蕭項和他身邊的人,只要有任何的風吹草動。第一時間通知我!”

    “少爺,您這是……”

    羅琦不解的看著嚴易澤問,嚴易澤眉頭輕輕一蹙,“今天蕭項來過了,這可是他結婚之后第一次登門,我不得不小心點!”

    “好的。少爺!我明白了!”

    羅琦了然的點頭,自從蕭項結婚后,蕭氏集團就一直在試圖擺脫對嚴氏集團的依賴,最近幾個月更表現出了和嚴氏集團打擂臺的意思。

    凡是嚴氏集團看中的項目,他們都會插一手,盡管敗多勝少?蛇是給嚴氏集團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也讓所有人意識到嚴氏集團和蕭氏集團的蜜月期過了,要從合作伙伴變為競爭對手了。

    蕭項和云夏結婚快十個月了,都沒有來過一次,這次突然登門,卻是有些突兀了。

    要說沒有什么目的。誰也不信。

    秦怡回到嚴家第三天,薛晚晴來看秦怡和孩子。

    見到小家伙喜歡的不得了,抱在懷里怎么也不愿意撒手。

    “這小家伙好可愛!尤其是他的眼睛,忽閃忽閃的像是在說話,真是太讓人羨慕了!我要是有個這么可愛的兒子就好了!”

    “那還不簡單,你趕緊和羅琦結婚生一個唄!”秦怡笑著打趣道。

    薛晚晴的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卻還是笑道,“我還沒打算這么早嫁人!過兩年再說吧!”

    “再過兩年,你都快奔三了!怎么,你還打算等我兒子長大了給你當花童?”秦怡半開玩笑的說了句。

    “那感情好,我求之不得呢!”薛晚晴笑瞇瞇的說著戀戀不舍的把孩子遞還給秦怡,猶豫了下說,“秦怡,我能不能和你商量個事兒?”

    “我們姐妹間,至于商量嗎?直說就是了!我還能駁了你的面子?”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決定了,我要當著孩子的干媽!哈哈哈哈,秦怡你可不許反悔!”薛晚晴一臉得意的樣子,看的秦怡直搖頭,“多大點事兒!不就是干媽嘛!就算你不想當,我也得讓我兒子認你當干媽!”

    “還是你夠意思!快,讓我再抱抱我的寶貝乖兒子!”薛晚晴風風火火的來接秦怡懷里的孩子。

    “你小心著點,別摔著他了!”秦怡叮囑了句,才把孩子遞過去。

    薛晚晴抱著嚴易澤和秦怡的孩子,興奮的大呼小叫了好久,突然一皺眉,“秦怡,我怎么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呢?”

    “不對勁?哪兒不對勁?”秦怡皺眉問了句。

    “你看孩子的眼睛,他居然是單眼皮哎!我沒記錯的話,你和嚴易澤都是雙眼皮。生出來的孩子也應該是單眼皮才是!”

    薛晚晴臉色猛然的一變,壓低聲音說,“這孩子該不會是你和別的男人……”

    “你亂說什么!我沒有!”秦怡臉色一冷,薛晚晴趕緊賠笑,“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有點奇怪!”

    “你們在聊什么呢?什么奇怪?”

    說話間嚴易澤端著個果盤笑著走了進來,方才薛晚晴和秦怡說的話他全聽見了,但他卻依然假裝什么都不知道。

    見到嚴易澤,薛晚晴趕緊尷尬的笑笑說,“沒什么,我們在瞎聊呢!”

    “那你們繼續!水果我讓這里,你們記得吃!”

    說完嚴易澤和兩人打了聲招呼,轉身走了出去。

    薛晚晴聽到關門聲這才小心翼翼的問,“剛才我說的那些他應該沒聽到吧?”

    “我也不知道!”秦怡搖頭,“或許知道了,或許不知道吧!放心好了,易澤的心胸寬著呢!不會生氣的!”

    “我知道!可……”薛晚晴猶豫了下,看了眼秦怡的孩子皺眉說,“我總覺得這孩子不像是你和嚴易澤的!

    “就因為雙眼皮,單眼皮的事?你肯定是想多了,說不定這是隔代遺傳,我那不知道在哪的爸媽或許其中有一個就是單眼皮!”

    秦怡笑著給出了解釋,薛晚晴點頭笑道,“好像你說的也有道理!肯定是我想多了!”

    薛晚晴走后,秦怡也就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后。

    時間過的飛快,眼見小家伙滿月了,也有了一個動聽響亮的名字嚴子羽。

    滿月酒這天,嚴家所有人都忙的團團轉,來的客人實在太多,其中只有一部分是嚴家正式邀請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不請自來。

    換做平時,這些人根本別想踏進嚴家大門半步,可今天不同是嚴家小少爺嚴子羽滿月大喜的日子,自然沒有把客人拒之門外的道理。

    人一多就亂糟糟的,好在嚴老太太當機立斷,臨時請了不少人來幫忙,這才不至于手忙腳亂。

    嚴老太太,嚴易澤在樓下招呼客人,秦怡則在樓上休息,不時應付一下跑來看孩子的各女眷。

    好在這些人也知道分寸,只是略停留一下,留下見面禮就走了,可即便如此還是讓秦怡感覺心累。

    “少奶奶,你要累了就歇會兒!后面的人就不要見了!”

    劉嬸過來勸道,秦怡搖頭,“不行,今天這么大喜的日子,可不能這樣!到時人家要說閑話的!”

    “那要不這樣?我把小少爺帶去嬰兒房,剩下的人我來招呼!反正今天小少爺才是主角,一時半會兒應該沒事!”

    秦怡仔細想了想點頭答應,“劉嬸,您可一定要看好了!千萬別出什么岔子!”

    “您放心好了,我知道的!”

    劉嬸點點頭,輕手輕腳的抱起熟睡的孩子走了出去。

    秦怡一直目送他們消失在門口。這才收回視線,走到窗邊看著樓下熱鬧的場面,滿臉幸福的看著在人群中穿梭的嚴易澤。

    悅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房間里寧靜的氣氛,秦怡轉身走過去好奇的拿起手機想看看這會是誰打來的電話。

    看到上面一竄陌生的號碼,秦怡皺了下眉以為是騷擾電話,隨手掛斷,沒曾想對方居然接二連三的打來了電話。

    秦怡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沒好氣的說,“誰!”

    “喲!火氣好大!怎么,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電話里的聲音很熟悉,可秦怡卻怎么也想不起這個聲音的主人。

    想到這幾年網上披露的假裝熟人的電話騙局,秦怡臉色一冷,“你到底誰?不說的話我掛了!”

    “我說,我說還不成嗎?我是凌穆揚,這才小半年你就把我忘干凈了?”

    凌穆揚這個名字一出現,秦怡的腦海中就不由的浮現出了關于這個名字的所有事。

    她真的沒想到消失了這么久的凌穆揚居然會在這一天突然給她打電話,不過他們畢竟是朋友,秦怡頓時笑道!霸瓉硎悄惆!怎么不早說,我還以為是騙子電話呢!”

    “我的聲音很像是騙子嗎?”

    “不是!”秦怡愣了下趕緊解釋,“我只是……”

    “好了,我開個玩笑而已!不用那么認真,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是你和嚴易澤的兒子滿月的大喜日子吧?”

    “你怎么知道的?”秦怡愣住了。好奇的問。

    “這小半年我人雖然不在潤城,可依然關注著那邊的消息!還記得我走的時候答應你的事嗎?”電話那頭的凌穆揚笑著問。

    秦怡稍想了下,臉色猛的一喜,“你該不會是要趕過來吧?來得及嗎?”

    “你猜?”凌穆揚呵呵一笑,“好了,不逗你了!我在路上了。待會見!”

    掛斷電話,秦怡笑著放下手機,靠在床上休息了會兒。

    嚴易澤推門進來見她在休息,剛要轉身秦怡叫住他,“你怎么剛進來就走啦?”

    “我看你在休息!”嚴易澤笑著走過來拉著秦怡的手心疼的說,“累著了吧?”

    “一點也不累!累的人是你。從下午就一直忙著招呼客人,到現在都沒休息一下!看你這滿頭的汗水!”秦怡心疼的抽出一張紙巾,小心翼翼的替他擦拭掉頭上的汗水。

    這期間,嚴易澤一直深情的凝視著她的眼睛,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