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一百一十八章 稍等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稍等下

    莫雨已經忘了自己站在這里多久了,可即便是再久她也依然覺得不夠。

    這是她來美國之后第二次見到莫天銘和宋文倩,顯然也應該是最后一次。

    莫天銘和宋文倩死了,盡管神態安詳,可他們兩人完整的衣服下的傷口卻不會愈合,這些只有手指粗細的傷口要了他們的命,讓莫雨和他們從此陰陽兩隔。

    莫雨眼中的淚水已經流干了,充斥她整個腦海的是關于莫天銘和宋文倩的所有記憶。

    他們是莫雨的父母,盡管直到莫雨長大成人,結婚生子都沒見過他們,甚至于她一度以為自己是被父母拋棄的孤兒。

    三年前的那次墜海,讓她和嚴易澤原本還算美滿的幸福的生活天翻地覆,卻也因此讓她回到了父母的身邊。

    三年的時間相對于人生漫長的幾十年來說并不是很長,甚至可以說短到可以忽略不計。

    可這三年對莫雨來說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意義,莫雨曾經想過十幾二十年之后的場景。想過當小羽長大成人,娶妻生子時,白發蒼蒼的莫天銘和宋文倩滿是皺紋,激動欣慰的笑容。

    可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他們死了。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小羽還不知道,莫雨也不敢讓他知道。

    盡管小羽和莫天銘夫婦接觸的時間并不長,可莫雨看的出來小羽是真的很喜歡他們,很依賴他們。

    疼他愛她的嚴老太太剛去世沒多久,就告訴他莫天銘和宋文倩的死訊。小羽根本接受不了。

    “你沒事吧!

    嚴易澤一直靜靜的守在莫雨的身邊,輕聲的問了句。

    莫雨只是定定的看著莫天銘和宋文倩安置在冷凍柜里面的尸體,許久也沒有出聲,就那么看著,靜靜的看著。

    嚴易澤不確定她要在這里呆多久?炊嗑,他唯一確定的是他會一直陪在莫雨的身邊,陪著她從莫天銘和宋文倩的悲痛里走出來,一如嚴老太太去世后莫雨為他做的那樣。

    凌晨時分,一直沒有任何反應像是木頭人一樣的莫雨終于動了,她轉頭看著嚴易澤問,“能把爸媽帶回去嗎?”

    “很難,而且最近天氣很熱……”

    后面的話嚴易澤沒有說,莫雨卻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了,只不過她還是沒有死心,“不能坐飛機嗎?實在不行我們包機!

    見嚴易澤一直苦笑,莫雨眼神漸漸黯淡下來,嘆了口氣想嚴易澤道歉,“讓你為難了!

    嚴易澤搖頭,莫雨不舍的看了眼莫天銘和宋文倩的尸體,又看了眼不遠處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沖嚴易澤坑求道,“可以再等一段時間嗎?”

    “可以!眹酪诐苫卮鸬暮芨纱,絲毫也沒有猶豫,“我們回國前他們都會在這里,你可以隨時來看他們!

    “謝謝!蹦挈c點頭,目光始終落在莫天銘和宋文倩的尸體上。

    由于冷凍柜溫度過低的關系,裝在透明的尸體袋里面的兩人的眉毛頭發上有一層細碎的冰屑,隔著袋子莫雨輕輕替他們抹去,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拔覀冏甙!

    豁然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她不敢回頭,她怕她舍不得離開這里,舍不得離開莫天銘和宋文倩。

    嚴易澤看著她瘦弱的身影,眼中滿是心疼,看了眼莫天銘夫婦的尸體,抿了下嘴追了出去。

    回到酒店時,天已經快亮了。

    莫雨卻始終沒有睡意,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呆呆的看著對面的墻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嚴易澤看上去很困,可他卻依然守在莫雨的身邊,寸步不離。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后,莫雨回過神來發現嚴易澤一直在旁邊守著她,而且眼睛里滿是血絲,心里不忍,抿了下嘴唇說,“易澤,你去睡吧!

    “沒事,我不困!眹酪诐蓳u了搖頭,小心翼翼的看著面無表情的莫雨問,“你還好嗎?”

    “我沒事!蹦険u頭,伸手拉住嚴易澤的手,“謝謝你一直陪著我!

    “你忘了,奶奶去世后的這些天,你也是這么陪著我的!眹酪诐伸o盯著莫雨,安慰道!岸椅也环判哪!

    “那……走吧!

    “去哪兒?”嚴易澤皺眉問,莫雨瞥了他一眼道,“休息,睡醒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莫天銘和宋文倩的死,讓莫家上下都沉靜在悲痛中。

    管家,保鏢,別墅里的傭人都很不安,這不僅僅是因為莫天銘夫婦的突然離世,更多的還是關于他們的未來。

    慕容燁陪著藍星來到莫家時,莫家沉悶的氣氛才稍稍的輕松了些許。

    慕容燁很忙,并沒有多做停留,喝了口水就去了公司,留下藍星一個人在莫家。

    “小姐,您這次回來打算住多久?”

    管家小心翼翼的看著藍星問。

    “怎么?有事?”坐在沙發上的藍星抬起頭問。

    “是這樣的,因為老爺和夫人的去世,家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在擔心……您看能不能和大家說幾句?”

    “說什么?”藍星面無表情的看著管家。

    見她這樣,管家頓時閉上了嘴巴,什么也沒敢再說。

    “我上樓整理下東西,沒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許上來!

    說完藍星踩著高跟鞋上了樓。管家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二樓,無奈的嘆了口氣。

    莫天銘的書房里,藍星四處打量翻找,也不知道到底在找些什么。

    幾個多小時后,藍星確認翻遍了書房所有的角落,這才皺著眉頭走了出去。

    樓下管家已經讓人準備好了午飯,藍星一邊吃飯,一邊看似隨意的看口問道,“管家,爸爸在世的時候有沒有留下什么重要的東西?”

    “重要的東西?小姐,您指的是什么?”管家費解的問道。

    “遺囑!彼{星沒有繞彎子,直截了當的說出了她的目的。

    管家認真想了想,輕輕的搖了搖頭,“沒聽說過!

    “是真的沒有聽說過,還是你不愿意說?”

    “老爺從來沒在我面前提過遺囑的事!惫芗覔u搖頭。無奈的苦笑,“而且老爺夫人去世的太突然,根本來不及……”

    “直到了!彼{星點了下頭,制止他繼續說下去。

    吃完飯,藍星又去了樓上。翻了一會兒后,藍星去樓下叫了幾個傭人上來,讓他們去翻找,自己則坐在一旁看著。

    整整一個下午,藍星都沒有下樓一步。

    慕容燁下班過來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吃完晚飯,慕容燁帶著藍星上樓,剛一進房間慕容燁就皺眉問,“東西找到沒有?”

    “沒有,我讓人幾乎把整個二樓都翻遍了?墒鞘裁炊紱]找到?礃幼铀麄儾]有留下什么遺囑!

    “真沒有?”慕容燁死死皺著眉頭不確定的看著藍星。

    “確實沒有!

    慕容燁點了下頭,看著藍星說,“你在這呆著!

    “你去哪兒?”藍星下意識的問了句,慕容燁突然轉身冷漠的看著藍星,嚇得藍星花容失色,“主人,我錯了。我……”

    “閉嘴,你忘了我說過什么了?”慕容燁的眸子里閃過凌冽的寒光,直刺向藍星脆弱的心房。

    “慕容,對不起。我下次再不敢了!彼{星心驚膽戰的低著頭等待著慕容燁的審判?沙龊跛饬系氖菄酪诐筛緵]和她計較。

    “下不為例!

    慕容燁走了,藍星總算是松了口氣,整個人癱軟在床上。

    這一夜慕容燁沒有再回來,藍星擔驚受怕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昏睡過去。

    一連兩天,慕容燁再沒有來過,就像是徹底把藍星這個人遺忘了一樣。

    期間聯程集團的律師來過一次,和藍星通了下氣,大概透露下莫天銘遺囑的事,讓她做好接手聯程集團的準備。

    第三天一早。慕容燁出現了,簡單在莫家吃了早飯,就帶著藍星去了聯程集團。

    聯程集團巨大的會議室里,董事們已經全部來齊,看到下面黑壓壓的人頭。藍星顯得有些緊張。

    她是來接收聯程集團的,以莫天銘唯一血親的身份,唯一繼承人的身份。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在聯程集團的御用律師公布了莫天銘的生前遺囑:將他在公司的所有股份全部交由莫雨繼承,有人提議莫雨接任董事長。在座的董事并沒有任何人跳出來反對。

    眼看著藍星就要順利成為聯程集團的董事長,慕容燁的眉頭死死皺了起來,眼睛一直盯著會議室的大門。

    他本以為莫雨會出現在這里,會不顧一切的公布她的身份,搶回屬于莫天銘夫婦。屬于她的聯程集團,可她卻并沒有出現。

    “難道是我估計錯了?”慕容燁低聲呢喃起來。

    “既然大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