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迫不及待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迫不及待

    白露璐從衛生間回到大廳時,莫雨正愣愣的看著窗外發呆。

    地面上滿是碎裂的碟子碎片,在燈光下閃著璀璨的光華,一個女服務生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收拾著,她手邊的抹布上滿是污漬。

    白露璐不解的看著這一切,好奇的問,“嫂子,剛才發生什么事了嗎?”

    莫雨這才回過神來,勉強笑了下說,“剛才坐那邊那張桌子的一對小情侶吵架,鬧得不可開交,一激動就成這樣了!

    “嫂子,你沒哪兒傷著吧?”

    白露璐順著莫雨眼神注視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不遠處方才還有一對小情侶的桌子翻倒在地上,周圍一片狼藉,頓時緊張的問。

    “我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卑茁惰撮L舒了口氣,緊繃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她現在最擔心,最害怕的就是莫雨出什么事。

    她哥嚴易澤現在依然下落不明,如果莫雨再出什么事,小羽那孩子就太可憐了。

    “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

    莫雨起身離開座位,往收銀臺那邊走去,白露璐愣了下趕緊跟上,嘴里輕聲呼喚著,“嫂子等等我!

    “八號臺結賬,謝謝!

    莫雨停在收銀臺前,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了收銀,微笑著說。

    白露璐一把搶過莫雨已經遞到收銀員手里的信用卡,板著臉說,“嫂子,你干嘛呢?不是說好我請你的嘛!”

    “我那是和你開玩笑呢,怎么可能真讓你請我呢?”莫雨笑笑去拿白露璐手里的信用卡,白露璐說什么也不給,掏出錢包非要結賬。

    莫雨一把按在她的錢包上,輕輕搖頭,“露璐,行了。把你的錢包收起來吧,今天這頓飯嫂子請你。信用卡給我!

    “不行。說好是我請嫂子的,就必須我請!币娔赀要繼續,白露璐趕緊冷著臉說,“嫂子,你再這樣我生氣了哈!

    莫雨無奈的笑笑,“行,那我就不堅持了。不過你總的把信用卡還我吧?”

    接過白露璐遞過來的信用卡,莫雨收進提包里,看著白露璐肉疼的往外掏錢結賬,心里一陣好笑:這丫頭,明明就摳的很,非得打腫臉充胖子,何必呢?

    結果收銀員遞過來的發票。白露璐下意識的想放進錢包,當她僅剩的幾張毛爺爺,臉色一陣發苦:就剩這么點錢了,還有十來天呢,這日子可怎么過喲。

    莫雨假裝沒看到,笑著說,“飯也吃了,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白露璐謝絕了莫雨送她的好意,打了個車往公寓趕去。

    下車上樓推開房間的門,剛要關上,身后突然傳來一個讓白露璐心驚膽戰的聲音:“這么早就回來了?我以為還要再等幾個小時呢!

    白露璐轉頭看到坐在輪椅上的凌穆揚臉色一變,“你跑著干嘛?這里不歡迎你。給我走!

    “你確定要讓我走?”凌穆揚似笑非笑的看著白露璐,揚了揚手里的一個信封,“本來我還想著給你看看云兒的照片,順便把云兒給你寫的信拿給你看看的。既然你這么不歡迎我,那我現在就走!

    說完凌穆揚揮了揮手示意身后的保鏢推他去電梯那邊。

    白露璐很不像見凌穆揚,更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可當她聽到云兒這個名字,聽說凌穆揚要給她看云兒的照片,給她看云兒特意給她寫的信,白露璐趕緊叫住了他。

    “等等!

    “怎么?改變主意了?”凌穆揚笑瞇瞇的看著白露璐問。

    “你真的只是來給我看云兒的照片和信?你會突然這么好心?”

    白露璐將信將疑的看著凌穆揚不確定的問。

    “不信我?也罷,那我還是走吧!

    “不,我不是不信,只是……”怕了。

    白露璐的話并沒有說完。咬了咬牙說,“那你進來吧。不過先說好,如果有什么附加的條件,我寧愿什么都不看!

    “進去就不用了,東西給你!绷枘聯P隨手把信封丟給白露璐,點了下頭說,“我先走了,改天見!

    看著坐在輪椅上的凌穆揚被他的保鏢推進電梯間,看著凌穆揚身后的電梯門緩緩閉合起來,看著上面的樓層現實在一層層的往下降,看著手里厚厚的信封,白露璐怎么也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

    白露璐已經半年多沒有再見過云兒了,這段時間她刻意的的把對云兒的思念藏在了內心的深處,不敢去想,生怕一想起就撕心裂肺的難受,絕望。

    她以為一直不去想,或許以后的某一天她就把云兒徹底的忘了。

    可現在她才發現,她太天真了,云兒是她的兒子,是她十月懷胎經歷撕心裂肺的疼痛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

    云兒的身體里流著她的血,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只要她或者一天,她就不可能忘記云兒,不可能斬斷兩人之間的血脈聯系,不可能當做云兒這個孩子從來就沒有出現過。

    白露璐一邊進門一邊迫不及待的打開了信封,從里面掏出了一疊厚厚的照片,還有一封歪歪捏捏字跡的信。

    看著照片上云兒熟悉的臉龐,看著云兒眉眼中的一縷憂愁,白露璐心疼的同時又特別恨她自己,恨她自己沒有能力,恨她沒有辦法讓云兒回到她的身邊。

    白露璐一張張小心翼翼的翻看著云兒的照片,眼睛不自覺的已經紅了。

    看完一遍后,她有看了一遍這才依依不舍的把照片放在茶幾上,拿起云兒寫給她的信認真的看起來。

    “媽媽,你在哪兒?媽媽,你不要云兒了嗎?媽媽,我好想你!

    看到歪歪扭扭像是鬼畫符的這幾個字,白露璐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

    她完全可以想象到云兒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是多么的想要知道他的媽媽是誰,他的媽媽在哪里,為什么不在他身邊。

    多么的期盼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有媽媽的陪伴,白露璐很傷心很絕望,死死抱著云兒的照片眼淚怎么也止不住,最后經演化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

    不知哭了多久,她累了,抱著云兒的照片在沙發上睡著了。

    一早莫雨來到公司,剛坐下沒兩分鐘,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她下意識的說了聲,“請進!

    當她看到進來的居然是嚴易澤時,眸子微不可查的閃爍了下,“陸明威,你怎么來了?”

    “莫董,我來上班。昨天您讓曹經理通知我的,您忘了嗎?”嚴易澤隨手帶上辦公室的門,面無表情的走到莫雨辦公桌對面說。

    “我記得,不過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兩天吧。下周一再過來上班!蹦贻p輕搖了搖頭說。

    “為什么?”嚴易澤微蹙起眉頭問。

    “我沒記錯的話昨晚你應該被燙到了吧?給你放兩天假回去養養傷,這樣難道不好嗎?”莫雨笑著問。

    嚴易澤搖頭,“我沒事,后背只是被燙紅了一塊,已經上過藥了,不需要休息!

    “你確定?”

    “莫董,我自己的身體狀況難道還不清楚嗎?”

    嚴易澤的反問讓莫雨有些語塞,她點了下頭,“說的有道理。不過你還是必須回去休息,我可不想讓人覺得我對下面的員工太過苛刻。受傷了還得照常上班!

    說完莫雨有補充了句,“你放心。你休息這兩天的工資會不分不少的給你的!

    “莫董,我不在乎……”嚴易澤的話還沒說完,又想起了敲門聲,莫雨剛要起身去看看是誰,嚴易澤笑著說,“莫董,您坐著,我來!

    看著嚴易澤轉身快步去開門,隨后拿了一份文件走過來恭敬的放在了辦公桌上,“莫董,銷售部送來的這個月的銷售報表,你過目,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稍晚些時候我就送去財務那邊入賬了!

    嚴易澤此時儼然已經進入了狀態,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個合格的助理。

    莫雨手放在嚴易澤遞過來的文件上,輕敲了兩下,點頭,“這事兒先放著,我看完會讓人送過去。你回去休息吧!

    “莫董,我……”

    嚴易澤還想說些什么,莫雨頓時臉色一板,“怎么我的話也不聽了?記住你的位置,你是我的助理,必須無條件的服從我的一切安排!

    嚴易澤嘴唇翕動了兩下,默默的點了點頭,“是,莫董。我現在就走!

    眼看著嚴易澤就要出去了,莫雨突然叫住了他,嚴易澤停下腳步轉過身頭問,“莫董,您還有什么吩咐嗎?”

    “陸助理,昨晚的事謝謝你了!

    莫雨道了聲謝,不等嚴易澤回到就揮了揮手你,“去吧!

    嚴易澤詫異的看了莫雨一眼,心說昨晚不是已經道過謝了嘛,怎么又道謝?

    不過他也沒太在意,點了下頭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