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她救過我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她救過我

    吃晚飯才晚上八點多,凌穆揚提議兩人去酒吧喝一杯,莫雨說還要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樣才能讓羅雪一無所有,還不會讓人懷疑到她的頭上,沒有應約。m

    凌穆揚也不在意,沖莫雨笑著點了點頭,“也好,這事兒確實要好好計劃一下。不過你也不用太著急,時間好多的是。走,我送你上車!

    莫雨原先是不想凌穆揚送的,其一凌穆揚腿腳不便,其二她擔心去停車場的路上會出什么意外,可一轉念,莫雨就改變了主意。

    凌穆揚如此向她示好,她不能不有所表示,至少也要給他一個善意的信號。

    路上莫雨裝作無意間提起白天凌穆揚去找嚴易澤的事,凌穆揚毫不掩飾的承認,看著莫雨半開玩笑的說,“怎么?擔心我對嚴易澤不利?”

    “之前確實有這種擔心,不過現在……沒有了!蹦甑哪_步在她的座駕旁落下,轉頭看向凌穆揚點了點頭,“謝謝你送我。我就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凌穆揚目送莫雨的車緩緩行駛出停車場,眸子里閃過一絲莫名的笑容。

    回嚴家途中,莫雨給羅琦去了個電話,大概說了下晚上和凌穆揚吃飯時兩人的交談內容,就掛斷了電話。

    這種事并不需要她親自出手,莫雨完全相信羅琦可以處理好。

    凌穆揚很順利的拿到了羅光福公司的股份,付出的代價微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簽完字,做完公證。凌穆揚正要和羅雪分開,羅雪突然擋在了他面前,問他什么時候著手營救羅光福。

    凌穆揚笑了笑說,“稍安勿躁,這事急不來!

    “急不來?你這話什么意思?你想過河拆橋?”羅雪臉色一變,語氣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幾分。

    “這事比較麻煩,得花點心思。一時半會兒很難有結果,好在時間還有段時間,應該是足夠了!

    凌穆揚的話里面敷衍的意味比較重,可羅雪卻不敢再多說什么。

    凌穆揚現在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又能量把她爸羅光福完整的撈出來的話,凌穆揚絕對是她最容易接近的一個。

    至于其他有能力幫得上忙的人,要么是不想趟這趟渾水,明哲保身,要么她沒有那個路子聯系到對方,即便是聯系上了,她也不一定給得起對方要的東西。

    “那我爸的事就仰仗凌總多幫忙了!

    “客氣,客氣!绷枘聯P微笑著沖她客套了兩句,“我接下來還有點事,就先告辭了!

    “我送您!

    羅雪親自把凌穆揚送到停車場,親眼看著保鏢把他弄上車,就在車門關閉的那一刻,羅雪突然一把拉住了車門,緊抿起嘴唇盯著凌穆揚。<>

    “羅小姐還有什么事嗎?”凌穆揚好奇的問。

    “凌總,我爸的事就拜托您了!

    遲疑了再三,羅雪只憋出了這么一句話。

    凌穆揚了然的點頭,“羅小姐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凌穆揚走了,獨留下羅雪一個人看著停車場出門愣愣的出神,也不知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透過后視鏡看著面無表情的羅雪,凌穆揚的嘴角閃過一絲輕笑。低聲呢喃道,“真是個單純的女人!

    莫雨沒有去刻意的關注凌穆揚的動向,更加沒有主動打電話詢問事情的進展,可即便如此,她還是第一時間知道了凌穆揚以極低的代價拿到了羅光福的公司股權的事。

    她清楚的知道,應該做些準備了。

    想到這莫雨拿起桌面上的座機,撥通了內線電話對電話那頭的秘書吩咐了句,“讓羅總有時間過來一趟!

    接下來的事,莫雨必須要和羅琦商量下大致的方向和想要的結果,至于過程莫雨并不需要去知道,很放心的把事情交給羅琦全權處理。

    一連好多天,潤城風平浪靜,羅光福還在看守所羈押著,凌穆揚也象征性的動用了一些力量著手營救羅光福。

    他的舉動讓一直懸著心的羅雪稍稍松了口氣,在把公司股權賣給凌穆揚之后,她最擔心的就是凌穆揚得了好處不辦事,現在看來是她想多了,凌穆揚還是很守信用的。

    只不過凌穆揚的幾次出手效果都不太好,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警察已經基本完成了調查取證,三兩天內就要把案件移交給法院進行審理。

    這讓羅雪有些坐不住了,她的耐心也逐漸的被消磨干凈。

    羅雪覺得有必要去見一下凌穆揚,讓他再多出點力,只要能救出羅光福,就算是讓她犧牲色相也在所不惜。

    可凌穆揚并沒有給她這個機會,在慕容集團大中華區總部枯等了一整天,她也沒能等到凌穆揚。

    眼看著慕容集團大中華區總部的員工已經陸續下班,保安準備關門了,羅雪才花錢從一個保安的口中得知了個讓她幾乎絕望的事。

    凌穆揚去美國總公司了,并不在潤城。

    可羅雪明明記得早上她過來時,前臺小妹告訴她凌穆揚在開會,在開一個很重要的會。

    羅雪不傻,第一時間就知道凌穆揚跑路了。

    她站在原嚴氏集團,現在的慕容集團大中華區總部辦公樓下一次又一次的撥打凌穆揚的電話。<>

    關機,關機,還是關機,撥打了凌穆揚助理和秘書的電話也同樣如此。

    十幾分鐘后,羅雪仰天嘶吼,聲音里滿是恨意,滿是懊惱和自責,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

    路過的行人像是看瘋子一樣看她,遠遠的繞著她走,似乎生怕被誤傷。

    在這里的發生的這一幕,出現在莫雨的手機屏幕上,視頻是凌穆揚的助理發來的,同時發來的還有一條凌穆揚的語音信息:“我的任務完成了,該你進場了!

    莫雨沒有心情去管凌穆揚的話,她一遍一遍的看著這段只有幾分鐘的視頻,心里并沒有任何報復的快感,甚至于她還反常的升起了一絲同情。

    “少奶奶。計劃是不是可以開始了?”羅琦不確定的看著莫雨問。

    莫雨收拾了下心情,目光從手機屏幕上移開,緩緩的挪動到羅琦的臉上,許久沒說話。

    不是她不想開口,而是她不知怎么開口,不知要說什么。

    開始計劃嗎?這是不是太殘忍了一些?

    放過了羅雪嗎?這樣她又心有不甘,莫雨陷入了兩難。

    羅琦跟了嚴易澤那么多年,從莫雨進嚴家的第一天起就沒有再離開過,見她這幅樣子,輕易就猜到了她此時的心思。目光微轉,開口道,“少奶奶,這事我看著處理吧。您就不用再管了!

    莫雨看著他嘴唇翕動了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身為女人,莫雨同情羅雪的遭遇沒有錯,可她忘不了羅雪對嚴易澤做的事,更無法原諒她所做的這一切,每每想到這一切,莫雨就恨得咬牙切齒。

    羅琦見莫雨點頭。笑著起身告辭,臨走時告訴莫雨一個好消息,嚴易澤已經徹底擺脫了那玩意兒的影響。

    這對莫雨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頓時她就把羅光福和羅雪的事拋在了腦后。

    問明嚴易澤所處的位置,披星戴月的趕了過去。

    一路上莫雨無數次的在腦海里演練過見到嚴易澤之后要做什么,說什么才不至于嚇到嚴易澤,還能讓他感受到自己對他的關心和在乎。

    可真等她看到嚴易澤那一瞬間,她在心里準備了一路的一切就都忘光了。

    她激動的看著從沙發上起身笑看著她的嚴易澤,看著他臉上和煦溫暖的笑容,淚水順著臉頰不受到控制的狠狠砸落下來。

    這一刻。她的眼里,她的腦子里,她的心里只有面前的的嚴易澤,周遭的一切都被她忽略了。

    莫雨看著嚴易澤的時候,嚴易澤也在看著她。<>

    嚴易澤不知道要怎么面對莫雨,不知道要說些什么,他只是笑,只能笑。

    寄希望于他的笑容能沖淡莫雨的淚水,能讓莫雨漸漸的冷靜下來。

    可他想差了,莫雨不僅沒能冷靜。反倒是越發激動,也不見她腳下怎么發力就飛撲了過來,狠狠的撲入了毫無準備的嚴易澤的懷里,滾熱的淚水瞬間的打濕了嚴易澤的前襟。

    她把頭深埋在嚴易澤的胸口,死死抱著嚴易澤的腰,被淚水打濕的臉龐不停在他的胸膛上摩挲,嘴里深情的呼喚著,“易澤,易澤……”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