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一直都在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一直都在

    羽看到莫雨的走過來,甩開云夏拉著他的手,迫不及待的飛奔過去。

    “媽媽!

    莫雨趕緊蹲下身子張開雙臂接住羽,原地轉了一圈才把這股沖擊力完美化解掉。

    看著懷里一臉依賴的羽,這些因為嚴易澤去世積壓在她心里的悲傷情緒也隨之消散了不少。

    母子許久不見,自然有很多話親密話要,只不過場合不對,莫雨簡單和雨交談了幾句,就把他人放到地上,拉起他的手往蕭項等人走去。

    簡單的和蕭項,云夏打過招呼后,薛晚晴拉著慕容武走了過來。

    “雨兒,好久不見了。最近你過的怎么樣?”

    薛晚晴站在莫雨面前,笑著問。

    “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毖ν砬缧χ鹉甑氖謫,“這次打算在這里呆多久?”

    “暫時還不確定,看情況吧!

    莫雨不經意的抽出手,隨口敷衍了句。

    薛晚晴臉上的笑容隨之一僵,接著笑的更加明媚了,似乎并沒有太過在意。

    “莫姐,我們又見面了!

    相對于薛晚晴的隨意,慕容武的表現就要規矩的多,只是略沖莫雨點了下頭,簡單打了聲招呼,就退到了一旁。

    看到慕容武的表現,莫雨心里不由泛起了疑惑。

    似乎慕容武對她并沒有什么興趣,難道之前自己的猜測是錯的?

    就在莫雨驚疑不定的時候,她猛然間在慕容武的眸子深處捕捉到了一絲一閃而逝的愛慕,已經動搖的心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看來并不是自己的猜測錯了,而是慕容武這個人太善于偽裝自己。

    如果不是一直關注著他,根本發現不了他禮貌背后的覬覦。

    莫雨到米國來,對于她的這些朋友們來是一件大事,蕭項和云夏特意定了最好的飯店給莫雨接風洗塵。

    薛晚晴和慕容武自然也在邀請之列。

    不管背地里幾人之間具體是什么情況,至少表面上還是挺和睦的。

    因為羽和蕭蕭這兩個孩子的存在,這頓飯吃的很熱鬧。

    從頭至尾,眾人的焦點幾乎都在兩個孩子身上,身為主角的莫雨反倒被眾人無意間忽略了。

    對此莫雨到沒有什么想法,反倒樂見其成。

    沒有人關注她,正好方便了她暗中觀察薛晚晴和慕容武。

    可讓她失望的事,吃了整整兩個多時的這段飯,她并沒有發現薛晚晴和慕容武有任何的可疑。

    薛晚晴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放肆的吃喝嬉鬧,慕容武剛開始倒是有些拘謹,可隨著飯局的繼續,也漸漸放開,和蕭項頻頻碰杯,目光卻極少移到莫雨身上,除了兩人有限的幾次碰杯。

    要不是在機場時莫雨清楚的捕捉到了他眼底深處那一閃而逝的愛慕,莫雨甚至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神經質,懷疑慕容武根本就是個正人君子,只不過因為她是薛晚晴閨蜜的關系,愛屋及烏罷了。

    吃晚飯,已經很晚了。

    眾人先后走出酒店,和薛晚晴約好第二一起逛街后,莫雨,蕭項等人目送她和慕容武乘車離開,這才一起返回位于華盛頓郊外的莫家莊園。

    起先蕭項和云夏是打算帶著蕭蕭回去他們的公寓,可誰知道兩個孩子死活也不愿意分開,再加上莫雨還有事情要問蕭項,極力挽留下他們就住了下來。

    哄羽睡著后,已經是后半夜,莫雨怎么也睡不著,穿著拖鞋開門下了樓,獨自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口喝著滿臉倦容的傭人送來的卡布奇諾,莫雨腦海里不時閃過在這個莊園里她和嚴易澤的過往畫面。

    漸漸的莫雨的情緒開始低沉,不知何時,雙腳離開拖鞋,蜷了起來,她整個身子也隨著完全蜷縮在沙發里。

    茶幾上杯子里熱乎乎的卡布奇諾已經沒有了溫度,莫雨卻依然沒有再挪動一下。

    突兀的,客廳角落巨大的落地鐘鐺鐺鐺響了三聲,似乎在提醒莫雨時間已經很晚了。

    靜怡的深夜,清脆的鐘聲將莫雨從回憶里拉回來,微微揚起腦袋瞥了眼落地鐘的方向,這才慘列一笑,抬腳穿上拖鞋一步步的向著樓上的房間走去。

    經過蕭項一家人住的客房門口時候,莫雨隱約聽到里面傳來微弱的腳步聲,下意識的停下腳步,下一刻門開了,端著一只空茶杯的蕭項錯愕的看著門口的莫雨,微皺起眉頭。

    “你……這么晚還沒休息?”

    “睡不著。晚安!倍虝旱你渡窈,莫雨擠出一絲笑容簡單解釋了句,就要離開。

    “你又想表哥了?”

    身后傳來蕭項不確定的話語,莫雨很想否認,很像在蕭項面前故作堅強,可她卻發現她怎么也沒有辦法做到。

    見她愣愣的站在原地,昏暗的光線下,莫雨的背影顯得無比的單薄,無助,讓蕭項內心很是不忍。

    “他如果泉下有知的話,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變成現在這樣!

    莫雨緩緩轉過身來,無神的眼睛里有著一絲絲企盼,緊抿著的唇里吐出一句話。

    “阿項,你……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靈魂,真的有陰曹地府嗎?”

    “有!

    蕭項是個無神論者,可此時此刻,他卻不得不違心的肯定莫雨的法。

    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莫雨一一的這么情緒低落下去,不能讓嚴易澤的死帶給莫雨更大的傷害。

    即便現在莫雨是他的表嫂,是嚴易澤的未亡人,可畢竟曾經他愛過莫雨,深深的愛過她。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

    “這種事我怎么可能騙你?其實你剛才的問題,科學家們已經證實了,靈魂是真實存在的。至于是不是有陰曹地府,或許有吧,但很明顯我們那邊的陰曹地府手還伸不到米國來!

    為了讓莫雨心情紓解點,蕭項難得的開了句玩笑。

    “恩,我也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莊園里太過安靜的關系,亦或是此時已經是后半夜,黑暗籠罩大地,合該是另一個世界最熱鬧的時候,莫雨突然展顏一笑,“我能感覺到易澤他就在我身邊,一刻也不曾離開!

    這話聽得蕭項直皺眉,卻又不好否定,只能無奈的笑著,“你能這么想就太好了!

    “你不信?”莫雨感覺到了蕭項的敷衍,表情略有些激動,“阿項,易澤他真的就在我身邊。前一段時間在看守所的時候,我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存在了,而且我還聽到了他熟悉的腳步聲!

    莫雨越越玄幻,蕭項只能順著她的話,心里卻暗暗為莫雨的精神狀況焦心。

    過了會兒,兩人的交談結束,各自回房,房門關起的一瞬間,莊園里重新恢復了寧靜。

    嚴易澤從樓下一個陰暗的角落里走了出來,看著樓上莫雨房間緊閉的房門,喃喃道,“老婆,你的沒錯。我一直就在你身邊!

    想看更多更勁爆的內容,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a

  鉛筆小說
  (www.atdqeh.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